狼血沸腾

我的lft是不是要挂了
已经这样一周了
留言也回不出去

旧烟雨 02

化了人的狐狸丝毫没变得收敛一点,甚至还更闹腾了些。夜里樱井在书案旁看书,二宫便要坐在人怀中,捏一块凉糕,有意无意地碰歪砚台,弄倒笔架,屋内宫女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

樱井有些无奈地放下书,将怀里坐得东倒西歪的人给扶正,“凉糕也给你了,怎么还不消停?”

二宫嘴里含着凉糕,哼哼唧唧不答,樱井看着他微鼓起来的脸颊,忍不住生了些逗弄他的心思,便趁他不注意用手蘸了墨往他脸上抹了一道。

二宫刚把凉糕吞下去,觉着颊边一阵凉,拿手一抹,弄得一手黑墨。樱井笑他,“狐狸变花猫了。”

二宫哼了一声,“幼稚。”

樱井又拿帕子给他擦手,“现在会嫌我幼稚了,你不是最爱蘸墨按爪印的么?”

二宫寻着时机,报复似的将手上的墨抹到樱井脸边,笑...

为什么lft还会吞评论呢,好气啊??

旧烟雨 01

dbq!因为前一世的内容量太大了!
不写的话就很难展开
所以需要插播一个前世的番外😭
不会很长的 我会写大纲似的刷刷带过的!
刷完前世我们就继续艾斯艾姆!
😭😭😭

————————

樱井捡到那只狐狸的时候,个头尚不足剑道场中的木桩高。狐狸蔫蔫的,雪白的皮毛被盛夏的雨水浇了个透,后腿上一条三寸长的伤口正往外渗着血。

樱井拿了宫中最好的伤药,抱着它到宫外清泉池中去,舀水给他清理伤口。狐狸在他怀中发着抖,两只爪子不安分地乱动着,抱着樱井的手狠狠咬了一口。樱井吃痛,将它甩到一旁,“我救你,你怎么还咬我!”

狐狸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呜呜唤了两声,浑身湿透了看上去可怜兮兮的。樱井又不忍心,重新将它抱过来。

“很疼...

活该 04

松本回家的时候见着二宫在试衣服,穿了上周新买的套头连帽卫衣,配上一头乖顺的黑发,显得特高中生。他在镜子前转来转去,问道:“好看吗?”

松本点点头,“要去干嘛呢?”

二宫答道:“去散步。”

“散步?散什么步?”松本把手里的袋子放在餐桌上,回头看二宫,这人最近总是有点反常。

“就……就是……”二宫摸摸头发,冲松本笑,“一会儿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松本不再问了,因为这人好像也不太想说。

二宫出了门,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他家跟樱井家根本隔不了几米,他却希望这条路再长一点,能让他把要想的该想的都想通才好。二宫几乎是一步一磨蹭着进了隔壁单元楼,以至于他真站在樱井家门口时,已经比约定的时间要迟了五分钟。

不等他敲门门便开...

活该 03


樱井每天早上都会来这儿买东西,黑咖啡或者冰拿铁,偶尔带上一块糕点。

那张笑意盈盈的脸总会出现在柜台后面,偶尔樱井来得早了,店里还没什么人,二宫就会偷偷趴在后面打个盹儿。

“你就是这么看店的?”樱井冷着一张脸,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柜台上。

二宫打个哈欠,抬眼看看面前的人,小声嘀咕着这会儿又没什么人。然后懒洋洋地帮他把账结好,另外附赠了一小块轻芝士蛋糕。

“这个送给你,”二宫用丝带在蛋糕盒外边打了个蝴蝶结,“别天天臭着脸了。”

樱井没接,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没能送出去的小蛋糕看着有些可怜,二宫重新把那个蝴蝶结解开,打开盒子,两只手指捏着全部送进自己嘴里。

“不吃我吃好了…”他含含糊糊嘟囔道,腮帮子边上鼓...

活该 02



————————
樱井眯起眼打量眼前这个高中生一样的少年,这人说得非常诚恳,完全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你说什么?”樱井又问了一遍,以确定不是自己幻听。

“我想问,我能追你吗?”二宫仍旧很诚恳地问道。

樱井没什么表情,他没有表情时看起来还是挺可怕的,“对不起,我对高中生没什么兴趣。”

二宫解释道,“我不是高中生啊,我已经大学毕业了,上回你也看到我的简历了……”

“好,这位先生,我们才认识多久?”

樱井往侧边退了一步,和二宫拉开一个适当的距离,就这么一会儿,他这么久以来积攒起来的对二宫的些微好感,已经荡然无存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表白让他觉得即反感又冒失。

二宫似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答道:“不到一天。...

活该 01

是「烟雨旧」的番外!
现代设定!
转世后的s和小狐妖n
依旧会有很多艾斯艾姆(……)

————————

樱井翔工作很忙,常常加班,会在十点之后到小区门口的24小时便利店里买贴上打折标签生鱼片和冰啤酒。

偶尔会带上一包香烟,他抽烟,但烟瘾不重。

这些二宫都知道。

樱井翔从小在美国长大,十岁时父母离婚,三年后各自组建了新家庭。那之后他一直一个人,靠打工挣来的钱读完了大学,二十三岁时回到日本工作生活。

这些二宫也都知道。

关于樱井翔,他没有什么不知道的。

松本把一份亲子丼佐料放进推车中,懒散地将两只胳膊搭在扶手上,斜眼看看身边那个人,“有那么麻烦么?”

二宫正透过货架间的缝隙悄悄观察那个正挑选生鱼片的男人。

“喂。”松本企图...

烟雨旧(一发完)

对的!是一发完的生贺!
没有什么情节,一点点爱而不得吧!

很纯粹的那啥那啥!

超长!六千字!抵十篇小作文了!
激烈的!艾斯艾姆那种!大噶都知道我的!
链接🔗在评论第一层!

在搞事!

人生大事 17

于是小侄子生日那天,樱井是一个人去的,带了小孩子一直想要的游戏机做礼物。门铃才响了一声小孩就跑过来开了门,开开心心地接过礼物,朝樱井身后探头探脑,问道,“小和哥哥呢?”

二宫喜欢打游戏,博得了樱井家小一辈的崇拜和喜爱,又因着他长得显小,小辈们一开口就哥哥地叫。二宫也没纠正他们,也没法纠正,总不能叫婶婶,叫叔叔也怪。樱井也没有异议,就这么叫了。

小孩们总特别盼望着小和哥哥来,虽然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小和哥哥总嫌弃他们打得不好,但嘴上嫌弃手上倒还是在好好教着的。

樱井蹲下身,摸摸小侄子的头,“他不会来了。”

小孩子想法总很简单,歪着脑袋又问,“为什么不来,小和哥哥生病了吗?”

樱井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摇了摇头,...

人生大事 16

这个进度真是慢得很啊……

—————————

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各自保留。财产分割协议做了变动,他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划到了二宫名下,城西那套公寓给樱井,他们没结婚之前一起在那儿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樱井的东西很多,他一直都是个挺讲究的人,因此收拾起来也格外麻烦。卧室里的衣柜有一半是空着的,是二宫之前搬出去时收走的。他慢慢地把剩下那一半的衣服移到行李箱里。樱井不太擅长家务,叠起衣服来也不得要领,几套本来平整的外套叠得歪歪扭扭,剩下的一柜子西装干脆全照原样扔进箱子里。

挂在衣柜最里层的是他们的结婚礼服,质地很好,婚礼过后送到干洗店去洗了之后就一直摆在这儿,这么多年过去仍像是新的一样。樱井怔怔看着,发了会儿...

人生大事 15

还是先搞一下这面破镜吧~

————————

“这周末我会搬出去。”

樱井端着餐盘的手顿了一顿。二宫很慢地走过来,把协议书放在桌上,说话的语气相当平和,不再一谈起离婚就怒气冲冲。

樱井低下头,将盘子摆好,然后解下围裙挂在椅背上。二宫也坐下来,将盘里的煎蛋拨了一个到自己那边。

“下周有复查,你记得去,我刚刚给小修发过邮件了,他会安排司机。”

樱井的心有那么一瞬间很酸,甚至他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想法是,你不陪我去那我就不去了。这样幼稚愚蠢而又不讲道理的话,他多年前曾经很理直气壮地说过。

现在没有人会再说这种话了。有很多话他们都不会再对对方说了,说不出口,或是说了也没用,所以他们之间充斥着越来越长的沉默。

切吐司的餐...

小满 (2)

我会好好更的!大噶监督我!


————————


二宫坐在自己屋里,和他前男友大眼瞪小眼。他母亲准备晚饭去了,进厨房之前特别叮嘱「带小翔在家里转转」。二宫不从母命,他不明白这两层小破楼有什么好转的,就像他不明白樱井翔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门口一样。

樱井站在那儿,好奇地四处打量,二宫不开口他也不开口。二宫屋子挺小,可那塞得满满整整两柜子周边手办倒还是挺让人震撼的。樱井看了好几眼,见着自己俩月前送给他的掌机也在那柜子里码着。

二宫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顿觉有点丢脸,那掌机是限量版,分手了他也舍不得丢,可不是抱着什么睹物思人的心把它留下的。

“你什么意思啊?”二宫开始转移那人注意力。

樱井耸耸肩,“我来之前...

小满 (1)

新坑了解一下!
破镜重圆梗

————————

二宫和也刚戴上耳机打开游戏,他母亲的电话便切了进来。他有些烦躁地按了接听键,那头传来他母亲特有的大嗓门。

“儿子,你干嘛呢?”

“打游戏呢。”二宫开了个免提,重新切进游戏,相叶正催着他挑角色。

“别整天只知道打游戏,地拖了吗?”那头的母亲叨叨道。

“拖了。”二宫有些敷衍地应了声,“要没什么事儿我挂了啊!”

“欸!别着急挂呀。”二宫妈妈又提了提嗓门,而后以极快的语速说道,“妈妈有个老同学,二十多年前到美国定居去了,这次放假这阿姨的儿子难得回来,得在咱家住一个月。这一会儿就到了,我要是还没到家,你就给人家开开门。”

完了又添一句,“听说是你校友呢。”

二宫脑袋都大了,“妈...

想问问,你们觉得我哪篇文最虐啊?

人生大事 14

所幸手术结果顺利,肿瘤是良性,后期复查也一切正常。樱井在家修养,二宫继续上班,经过了那么一场风雨,两人都不再有继续争吵的力气,一日一日过下来倒有了当年仍情投意合时的那番模样。

樱井不是个闲得下来的人,日日在家闲得烦闷,突发奇想开始捣鼓菜谱。二宫那几日很忙,没进过厨房也不知道樱井在搞些什么,直到那一盘土豆炖肉摆上桌,虽卖相差,但一入口竟足以称得上是好吃。二宫坐在桌边,虽早吃了晚饭但还是很给面子地吃了好些,樱井坐在一边看着他吃,紧张兮兮地问,味道还好吗,合不合你的口味。

这场景也太像当年,二宫犹记得那时做那一桌菜的心情,也是这么犹犹豫豫地等着樱井,忙了一下午想换来那人的一句夸。他知道樱井公司忙,也知道...

人生大事 13


二宫梦到过樱井的葬礼。

是在樱井刚住院的那段时间。他白日里陪着樱井做完了一堆的检查,夜里就睡在高级病房里的家属陪护床。虽那床上一股消毒水味儿,可人在累极困极的时候便没有了那么多讲究,二宫闭上眼,很快便入了梦乡。

他睡得并不怎么安稳,恍恍惚惚间,入目尽是一片白。雪白的墙,黑色的绸缎被束成几簇钉在墙上。二宫有些茫然地站在那儿,一时间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四处传来压抑着的低泣声,他转过头,见着那人的照片被印成黑白色,挂在墙面中央。二宫脑子里嗡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轰然崩塌散成一地,那些残骸每一片都准确无误地扎进心底。他想找个什么东西倚靠一下,可四周皆是空茫,能让他倚靠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有什么细密却蚀骨的痛...

1.大概再有三天吧!某考试结果出来了就能安心更了!
2.经济类专业(。 ́︿ ̀。)不好写(这世界上有毕业论文好写的专业吗!我重读!
3.阿圆……就当阿圆已经回家了吧!他其实已经回家了!只不过我还没写出来!
4.是亲妈!我是和和亲妈!!和和就像小动物一样可爱!(但是我很喜欢先欺负他然后再好好宠他(x
5.这是哪个小可爱!
6.那等结果出来了先更人生大事好了!
7.嘿嘿!我好像知道你是哪个小可爱了!
8.阿圆:我已经回家了!莫担心!
9.这又是哪个大可爱呀(⁎⁍̴̛ᴗ⁍̴̛⁎)
10.有哇,一年半前吧?情绪还会随着各种小事起起伏伏(?,不想饭了或者不想写了之类的。偶尔还会觉得追星或者写文影响三次元了之类的。但是现...

忙完了😖

但还在焦灼地等结果中

文档开了好几次都没心思码下去啊

又很空虚寂寞 很想说话

来玩一下这个过时的质问箱吧(●°u°●) 」

https://peing.net/zh-TW/ninososweet

来玩呀来玩呀!什么问题都可以~


lft坏特了
除了发东西其他啥也点不进去了

二宫不说话了,微阖上眼,扁着嘴将额头靠在墙面上。他想,这终究是自己选的男朋友,再不好也怨不得别人,自作自受罢了。这月黑风高夜,人家小情侣都争分夺秒地亲密着,只有他,二十几岁了,还在这里罚站,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樱井看那人默默不语,起了身走过去,月光下二宫脖颈的线条显得十分柔和,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碰上一碰。他不常运动,所以肩背柔软又白皙,樱井的指尖抚上去,只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想要把这人牢牢拽进怀里,一分一秒也不放开。

“怎么?”樱井把唇凑到二宫耳边,声音喑哑,“还是我欺负你了?”

二宫觉得耳根发热,偏过头故意不去看樱井,“我可没说……”

樱井将唇靠上他的耳窝,一点一点往上亲,亲至唇角边上,复又放开,轻...

等我忙完了一定要连写三天大卡车

祝大家新年快乐🎆🎉

有没有朋友一起吃鸡( ̥́ ˍ ̀ू )
手游的那种

二宫出来的时候裹了三层浴巾,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樱井眉毛一挑,微眯了眼看他,二宫敏锐地感受到了这股危险的气息。赶紧转过身朝樱井笑,凑上去往樱井脸侧吧唧一口。

樱井不为所动,二宫悻悻转过身,拿起水喝了一口,那人在他身后冷飕飕问:“你裹这么严实干什么?”

现在正是八月末,大夏天,热得很,二宫在家里奉行的穿衣原则是能不穿就不穿,洗了澡顶多用浴巾擦擦水就扔一边去换小短裤,这裹着三层浴巾别别扭扭地出来,樱井倒还是头一回见。

二宫转过头,又傻笑,“有点冷……”

樱井凑上去,“你酒醒了?”

“醒了……”

“冷?感冒了?让我摸摸。”

二宫如临大敌似的猛后退三步,樱井脸一沉,不由分说地把人拽过来,“干什么,喝个酒还把你喝傻了...

人生大事 12

樱井查出病前,曾经和二宫有过一次争吵。二宫执意不肯见他,一开始还愿意接电话,樱井说他听,后来连电话也不愿意接了,打一次便摁掉一次。樱井一急之下换了个陌生号码拨过去,强撑着摆出一副无赖嘴脸,他说你要再挂我电话我就到你公司找你。二宫向来不愿意在人前显露他们之间的矛盾,樱井这话几乎让他一点就炸。
 
樱井本意并不是争吵,只是两人都不是会妥协的人,吵到最后无非是双方都说了一堆伤人又伤己的狠话。樱井握着电话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二宫说我们不应该结婚的。

那一瞬间这句话让他如堕冰窖,浇灭了他所有的信心。他们在一起十年,有过许多矛盾,可是他自认也有过无比美好的时光,不至于因为这些矛盾就将他们整个过去否定。可

小兔番外 上

又!写了儿童文学……


————————


最近平安京里时兴养小青蛙。


二宫没有去领养。因为他觉得阿圆就是平安京里最厉害的山蛙了,其他蛙都没有阿圆好。


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他发现,阿圆和别人领回来的小青蛙不太一样。其他人的蛙小小一只很可爱,能捧在手心里,会戴上小草帽出门旅行,还会给主人寄来土产和信。阿圆丑丑的,只有一只大眼睛,最大号的草帽也戴不下,总是跟在自己身边,更别说出门旅行了。


二宫看着别人收到的卷心菜和梗米棒,心里羡慕得紧。大家都有了小青蛙,他只有一只丑丑的阿圆。二宫在城中逛了一圈,闷闷不乐地回了家。


阿...

生贺想看啥嘛

想做归档…可想到兄弟坑那六十多章就脑袋晕

1 / 7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