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11月15号再见!

Price of Love 婚前日常

wow!!我双更了!

“爷爷。”
二宫今天嘴特甜,站在老爷子办公桌前两只手交握在身前,“我想请两天假。”
老爷子瞥他,“请假去干嘛?”
“有…有事……”
“什么事啊?”
二宫吞吞吐吐地编理由,老爷子又瞥见办公室门口那片躲躲藏藏的衣角,顿时心下了然。
他一拍桌子,“出来!”
樱井乖乖从门外钻进来,“爷爷…”
老爷子就差没翻个白眼了,他想谁是你爷爷,臭小子嘴皮子倒是耍得溜。
“你俩想干什么?”
二宫知道他不喜欢樱井,他们之间的事他虽不反对,但也从来没有支持过。此番知道了他们要去订婚,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反应来。
于是他悄悄挪了一步挡在樱井前面,勾出一个乖顺的笑容,咬咬牙还是说了,“爷爷…我们要订婚啦!...

Price of Love 婚后日常

本子里的!

二宫赶到医院的时候樱井的伤已经被处理好了,正吊着胳膊疼得龇牙咧嘴直哼哼,见着二宫的脸色又赶紧朝他勾了个惨不忍睹的笑。
“小和你来啦。”
二宫没理他,站着跟医生讨论他的伤势,樱井识趣地坐在一边乖乖等。他们讲了很久,终了二宫拿了他的伤情报告塞进包里,樱井看着他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赶紧凑上去打哈哈。
“小伤,不疼,一点都不疼!”
二宫依旧没说话,只拎了樱井放在边上的包,抬脚往外走。
樱井跟上去,用另一只手去拉二宫,音调委屈,“小和…别不理我嘛…”
“樱井修那家伙是不是又夸张什么了?他是不是说我出车祸了?唉呀…又没那么严重……”
二宫甩开他,没个好气,“你真是…你还怪小修…!”
樱井急了,...

Price of Love 番外

我发现我真的很多乱七八糟的存稿
这个应该是被我废掉的一篇番外

spanking预警

爱情买卖 番外

小兔 番外

以前本子的番外 放一放

要说二宫回家了之后,又过了一年,寮中新来了好些小姐姐小哥哥。虽说二宫早来些,算是个前辈,但因为他身形一直娇小,来了一年了也不见长,于是那些小姐姐小哥哥们都将他当成小孩来宠,三天两头将他带出去玩,买些小零嘴哄他。知道了他和樱井睡一屋之后,又常常耍嘴皮子逗他。
新来的茨木小哥哥与他要好,知道了他最想长大,便逗他,“什么时候你的短尾巴长了,那你就长大了。”
这番胡诌二宫竟信以为真,日日到庭院中央晒尾巴,晒得蓬松柔软,又拿小尺来量,盼着它什么时候能长长一些。
因着二宫每日忙着晒尾巴,樱井想跟他玩时他也常常没空搭理。大阴阳师遭了冷遇,便将茨木叫过来说了一顿,让他以后别这么骗二宫了。...

旧烟雨 08

次日是个雨天,至了晌午天还是阴沉,外边潮气重,又冷,二宫赖在床上不肯起,樱井于书房内看书。有嬷嬷进来道午膳到了,樱井放下手中册卷,往屋外看了一眼,问道,“贵妃娘娘送来的那一位呢?”

嬷嬷答,“安排到外殿去了。”

樱井点了点头,不再言语,由侍女给他披上外披,穿过长廊到寝殿内去寻二宫。

二宫仍在床上,裹着绒毯缩成一团,樱井走过去,拍一拍他,“凉糕已经送过来了,再不起该没有了。”

这话是唬人的,自打知道了二宫喜欢吃凉糕之后樱井便没再碰过一口。二宫转过身看他,小声喊,“翔君。”

“怎么?”二宫甚少这么喊他,樱井连口气也软了两分。

二宫朝他伸出手,“我冷,你抱我。”

樱井忙伸手抱他,确是十分冷,寝殿内仍烧着地龙,樱井...

靠 翻到以前画的莫名其妙的傻屌东西
被笑死hhhhhh

突然想起来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开始在lft写文
三年原来这么快就过了
我还是在慢慢吞吞地写文
评论里眼熟的gn换了一批又一批
一直都在的已经很少很少了
深夜惆怅

旧烟雨 07

无糖无糖
下一章大概会很虐的

樱井由南边回京,恰巧四皇子由西北回京。国君一同召见了两位皇子,均赐了赏。樱井挑了那块上好墨玉,拿绳系了戴在二宫脖子上。

“保佑小和平平安安,万事顺遂。”樱井笑着说道。

二宫将那玉藏进衣领中,凑上前去亲樱井。

“殿下也要平平安安,”他看着樱井的眼睛,“万事顺遂。”

有琉璃瓶碎裂的声音从外殿传来,樱井牵起二宫的手走出去,是个眼生的侍女,正手忙脚乱地捡碎片,手上割了道口子,碎琉璃上也染上道鲜红。

有嬷嬷闻声由殿外进来,樱井问道,“这是谁?”

嬷嬷作了个揖,答道,“贵妃娘娘送过来的丫头,说是与殿下暖床。”

樱井多看了那侍女几眼,确是面容姣好,眼尾微弯,染一抹红,一双娇嫩玉手,笨手笨脚地打碎...

旧烟雨 06


入了秋之后南方水灾后患渐消,京里传来圣旨要樱井回去。这些年国君身体不如以往,常卧床静养,太医每日进宫,又派人到各地寻了好些名医来京,均是无甚起色。

二宫要走了,舍不得甜汤,又去了三尾狐那儿一回。夏日的暑气下去了,甜汤生意不好,三尾狐改卖橘子,见着二宫来,随手送了他一小筐。二宫只吃一个,拿兜装了剩下的,要全带回去给樱井。

三尾狐笑着看他,问道:“上次给你的小画本用上了没?”

二宫红着脸点了点头。

三尾又问,“屁股疼不疼?”

二宫是不好意思的,将菊瓣塞了满嘴,含糊答道,“不疼……”

三尾靠过去,调笑他,“那一位挺疼你呢。”

二宫想,我也疼那人呢,这一筐橘子只吃一个,剩下的都要拿去送给那人。

三尾的橘子买完了,二宫...

网上看到的小狐狸(⊙v⊙)

旧烟雨 05

链接🔗评论一楼

是一块大糖大肉!
(虽然总觉得两条线都一直在立flag
(但是让我们珍惜一下甜蜜蜜的时光!

突然冒出来的一个脑洞,码了一点点,大噶想看吗?

1.

二宫和也是一只鬼。小小的鬼,刚幻出来还不足二十年,桃木剑一劈就能把他劈成一道青烟的那种。

小鬼惧光,到了白天就要消失不见,只有夜幕降临时才能一点一点现出来,还轻飘飘的没有实感。

二宫很希望自己能稍微沉一点,这样樱井抱着他的时候也不至于一不小心就穿过他的身体。

“今天有感觉到吗?”

二宫摸摸樱井的手,用嘴在那上面吻了一下。樱井一下把他搂得死紧,大咧咧地亲了他的嘴,“有啊。”

二宫从他怀里钻出来,飘到空中看着他,又看着天边微微泛起的鱼肚白,“可是天马上就要亮了。”

2.

樱井给二宫看游乐园的照片,照片的主角是几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很漂亮也很可爱。樱井给她们拍的照...

活该 06


二宫走后这个复式公寓又变得一片冰冷,囚笼一样的房间关上,只剩下白色的木质扶栏,一尘不染的地板,从未使用过的厨房,大尺寸的液晶电视和摆放整齐的灰色抱枕。樱井站在楼梯上,看着他这个家,或许也称不上家,但的确就如同他这个人一般。

樱井慢慢走到沙发边上坐下,外面淅淅沥沥地开始下雨,打在窗台上,有些嘈杂,却又显得有点冷清。樱井点起一根烟,打火机在黑暗中擦出幽蓝色的火苗,又很快熄灭。

那个人不会喜欢这样的环境吧,樱井想。潮湿,黑暗,没有一丝生气。

他该是喜欢热闹和温暖的。灯一定总开到最亮,喜欢毛毯和绒面抱枕。不会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大概更常坐在沙发与茶几之间的地毯上。爱吃零食,不太规律地吃正餐,像大多数刚毕业的孩...

旧烟雨 04

要开始古今同步炖肉了!
见评论一楼~

朋友们有没有推荐便宜的/只需要满足日常打字需求的/速度快的/轻的好携带的笔记本电脑
球推荐!!!呜呜呜呜!!

活该 05

突然出现嘿嘿

现代番来一更
链接在评论一楼

旧烟雨 03


樱井进了宫门,见着殿里几位宫人抬了轿子来正候着,不自觉地存了丝期待,寻了几番却又不见小狐狸来接,便将那期待给掐了。南方灾情已过,人资皆安排妥当,樱井先去了主殿向国君复命,这一见便是两个时辰。再出主殿门时天已暗了下来,樱井殿内一位小宫女候在门边,见着樱井出来便急急忙忙赶上去。

“殿下,小狐狸被抓进刑殿去了!”

樱井皱起眉,“怎么回事?”

小宫女红着一双眼,似是要哭出来了,“小狐狸不知怎的……不知怎的乱跑了出去,冲撞了四皇子殿内的一位夫人,就……就被……”

“去刑殿。”樱井急急吩咐道。

二宫被关在笼中,押进了黑压压的刑殿,掌罚的大人拿着柄粗鞭子,正低声与那随行宫人谈着,“不知宫内何时溜进来的野狐狸,挠伤了夫...

我的lft是不是要挂了
已经这样一周了
留言也回不出去

旧烟雨 02

化了人的狐狸丝毫没变得收敛一点,甚至还更闹腾了些。夜里樱井在书案旁看书,二宫便要坐在人怀中,捏一块凉糕,有意无意地碰歪砚台,弄倒笔架,屋内宫女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

樱井有些无奈地放下书,将怀里坐得东倒西歪的人给扶正,“凉糕也给你了,怎么还不消停?”

二宫嘴里含着凉糕,哼哼唧唧不答,樱井看着他微鼓起来的脸颊,忍不住生了些逗弄他的心思,便趁他不注意用手蘸了墨往他脸上抹了一道。

二宫刚把凉糕吞下去,觉着颊边一阵凉,拿手一抹,弄得一手黑墨。樱井笑他,“狐狸变花猫了。”

二宫哼了一声,“幼稚。”

樱井又拿帕子给他擦手,“现在会嫌我幼稚了,你不是最爱蘸墨按爪印的么?”

二宫寻着时机,报复似的将手上的墨抹到樱井脸边,笑...

为什么lft还会吞评论呢,好气啊??

旧烟雨 01

dbq!因为前一世的内容量太大了!
不写的话就很难展开
所以需要插播一个前世的番外😭
不会很长的 我会写大纲似的刷刷带过的!
刷完前世我们就继续艾斯艾姆!
😭😭😭

————————

樱井捡到那只狐狸的时候,个头尚不足剑道场中的木桩高。狐狸蔫蔫的,雪白的皮毛被盛夏的雨水浇了个透,后腿上一条三寸长的伤口正往外渗着血。

樱井拿了宫中最好的伤药,抱着它到宫外清泉池中去,舀水给他清理伤口。狐狸在他怀中发着抖,两只爪子不安分地乱动着,抱着樱井的手狠狠咬了一口。樱井吃痛,将它甩到一旁,“我救你,你怎么还咬我!”

狐狸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呜呜唤了两声,浑身湿透了看上去可怜兮兮的。樱井又不忍心,重新将它抱过来。

“很疼...

活该 04

松本回家的时候见着二宫在试衣服,穿了上周新买的套头连帽卫衣,配上一头乖顺的黑发,显得特高中生。他在镜子前转来转去,问道:“好看吗?”

松本点点头,“要去干嘛呢?”

二宫答道:“去散步。”

“散步?散什么步?”松本把手里的袋子放在餐桌上,回头看二宫,这人最近总是有点反常。

“就……就是……”二宫摸摸头发,冲松本笑,“一会儿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松本不再问了,因为这人好像也不太想说。

二宫出了门,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他家跟樱井家根本隔不了几米,他却希望这条路再长一点,能让他把要想的该想的都想通才好。二宫几乎是一步一磨蹭着进了隔壁单元楼,以至于他真站在樱井家门口时,已经比约定的时间要迟了五分钟。

不等他敲门门便开...

活该 03


樱井每天早上都会来这儿买东西,黑咖啡或者冰拿铁,偶尔带上一块糕点。

那张笑意盈盈的脸总会出现在柜台后面,偶尔樱井来得早了,店里还没什么人,二宫就会偷偷趴在后面打个盹儿。

“你就是这么看店的?”樱井冷着一张脸,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柜台上。

二宫打个哈欠,抬眼看看面前的人,小声嘀咕着这会儿又没什么人。然后懒洋洋地帮他把账结好,另外附赠了一小块轻芝士蛋糕。

“这个送给你,”二宫用丝带在蛋糕盒外边打了个蝴蝶结,“别天天臭着脸了。”

樱井没接,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没能送出去的小蛋糕看着有些可怜,二宫重新把那个蝴蝶结解开,打开盒子,两只手指捏着全部送进自己嘴里。

“不吃我吃好了…”他含含糊糊嘟囔道,腮帮子边上鼓...

活该 02



————————
樱井眯起眼打量眼前这个高中生一样的少年,这人说得非常诚恳,完全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你说什么?”樱井又问了一遍,以确定不是自己幻听。

“我想问,我能追你吗?”二宫仍旧很诚恳地问道。

樱井没什么表情,他没有表情时看起来还是挺可怕的,“对不起,我对高中生没什么兴趣。”

二宫解释道,“我不是高中生啊,我已经大学毕业了,上回你也看到我的简历了……”

“好,这位先生,我们才认识多久?”

樱井往侧边退了一步,和二宫拉开一个适当的距离,就这么一会儿,他这么久以来积攒起来的对二宫的些微好感,已经荡然无存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表白让他觉得即反感又冒失。

二宫似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答道:“不到一天。...

活该 01

是「烟雨旧」的番外!
现代设定!
转世后的s和小狐妖n
依旧会有很多艾斯艾姆(……)

————————

樱井翔工作很忙,常常加班,会在十点之后到小区门口的24小时便利店里买贴上打折标签生鱼片和冰啤酒。

偶尔会带上一包香烟,他抽烟,但烟瘾不重。

这些二宫都知道。

樱井翔从小在美国长大,十岁时父母离婚,三年后各自组建了新家庭。那之后他一直一个人,靠打工挣来的钱读完了大学,二十三岁时回到日本工作生活。

这些二宫也都知道。

关于樱井翔,他没有什么不知道的。

松本把一份亲子丼佐料放进推车中,懒散地将两只胳膊搭在扶手上,斜眼看看身边那个人,“有那么麻烦么?”

二宫正透过货架间的缝隙悄悄观察那个正挑选生鱼片的男人。

“喂。”松本企图...

烟雨旧(一发完)

对的!是一发完的生贺!
没有什么情节,一点点爱而不得吧!

很纯粹的那啥那啥!

超长!六千字!抵十篇小作文了!
激烈的!艾斯艾姆那种!大噶都知道我的!
链接🔗在评论第一层!

在搞事!

人生大事 17

于是小侄子生日那天,樱井是一个人去的,带了小孩子一直想要的游戏机做礼物。门铃才响了一声小孩就跑过来开了门,开开心心地接过礼物,朝樱井身后探头探脑,问道,“小和哥哥呢?”

二宫喜欢打游戏,博得了樱井家小一辈的崇拜和喜爱,又因着他长得显小,小辈们一开口就哥哥地叫。二宫也没纠正他们,也没法纠正,总不能叫婶婶,叫叔叔也怪。樱井也没有异议,就这么叫了。

小孩们总特别盼望着小和哥哥来,虽然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小和哥哥总嫌弃他们打得不好,但嘴上嫌弃手上倒还是在好好教着的。

樱井蹲下身,摸摸小侄子的头,“他不会来了。”

小孩子想法总很简单,歪着脑袋又问,“为什么不来,小和哥哥生病了吗?”

樱井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摇了摇头,...

人生大事 16

这个进度真是慢得很啊……

—————————

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各自保留。财产分割协议做了变动,他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划到了二宫名下,城西那套公寓给樱井,他们没结婚之前一起在那儿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樱井的东西很多,他一直都是个挺讲究的人,因此收拾起来也格外麻烦。卧室里的衣柜有一半是空着的,是二宫之前搬出去时收走的。他慢慢地把剩下那一半的衣服移到行李箱里。樱井不太擅长家务,叠起衣服来也不得要领,几套本来平整的外套叠得歪歪扭扭,剩下的一柜子西装干脆全照原样扔进箱子里。

挂在衣柜最里层的是他们的结婚礼服,质地很好,婚礼过后送到干洗店去洗了之后就一直摆在这儿,这么多年过去仍像是新的一样。樱井怔怔看着,发了会儿...

1 / 8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