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そばにいるね 44

兄弟坑44肉

直至两人都释放出来了,樱井才发现二宫的手腕上那块深深的牙印。


“怎么回事?”樱井不悦道,拿了医用药箱过来给他清洁伤口。


二宫抬着手让樱井给自己贴上两块创可贴,“我不想叫出声音来…”


二宫的解释丝毫没能让樱井翔的脸色也没有变得好看一点,于是他避过这个话题,穿好裤子站起来,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


“是不是快吃午饭啦,我去厨房帮忙!”


二宫把门打开,又扭头冲樱井笑了一下,“我切菜切得特别好!”


樱井在屋里叹了口气,他跟那人较劲,气来得快去得也很快,无论二宫的行为让他觉得有多愤怒,他好像也从没在心里真正怪过他。




二宫走进厨房,保姆阿姨们在那儿准备食材,他凑过去,帮她们洗菜,一边洗菜一边跟她们聊天。大家都没见过他,只知道他是樱井修的朋友,但不明白为什么是樱井翔带着他来的。二宫便解释,他说Sho酱是我哥哥,是小修的哥哥也是我的哥哥。


他刚说完便见着樱井妈妈走进了厨房,赶紧低下头继续洗菜。


他听见她哼了一声,略带着嘲讽说道,“你哥哥。”


二宫见着那双高跟鞋在自己面前停了下来。


“你哥哥没教过你别随便给别人添麻烦么?”


刚刚还十分融洽的氛围顿时冷却了下来,二宫尴尬得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你哥哥是不会教小孩,要么也不能养了这么多年还落不着一点好。”


两个保姆阿姨从没见过女主人这么说话,听了刚刚二宫的解释也知道了他是樱井翔那个新家庭里的弟弟。看着二宫低着头莫名被数落了一顿,觉着他实在可怜,便赶紧帮忙打圆场,说他没给我们添麻烦,只是帮忙洗洗菜而已,说完了又拍拍二宫的肩,说你先出去吧,阿姨这边能忙得过来。


二宫便擦擦手走了出去,走回了樱井房间。樱井正无聊地看报纸,见着那人出去十分钟又回来了,转过身盯着他的脸看。


“怎么了?”


“阿姨说她们忙得过来,就不用我帮忙了。”


樱井站起来,皱了眉,“你怎么了?”


“没怎么了啊。”


“我妈说你了是不是?”


樱井一猜就中,二宫想着自己的表情很臭吗,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被看穿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樱井沉着脸往外走,二宫去拉他,“你去哪里啊?”


“我去问她。”


二宫慌了,“不要问了…”


他们拉扯了一番,二宫最终还是没能拉住他。樱井就这么沉着脸去了书房,他母亲正坐在窗边喝茶,他大跨步迈进去在她对面坐下。


“这么快就跟你告上状了?”


“有意思么?他做错了什么你就数落他。”


“我数落他什么了?”


樱井答不出来了,他也没问二宫,他妈不喜欢二宫,说话又一向很难听,自然不可能对着二宫说什么好话。


樱井答不出,他母亲便逼问,“我数落他什么了你就这么大脾气来找我?


“你倒是挺能护崽,说了他几句你就来跟我闹,几年前你那腿是怎么断的?你住院的时候他几个月没来看过你你跟他闹了么?你断着腿回去看他还被他推摔倒了的时候你跟他闹了么?


“你忙着给他打工攒学费还到处借钱的时候他感激你了么?是不是高中毕业就从家里搬走了?你倒是对人家尽心尽力,可人家说过你一分好了么?


“樱井翔你对人家什么心思我能看不出来,上赶着给人又是买车又是塞生活费的。人家这是大学还没毕业,等他一毕业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你别又坐那儿哭。”


樱井翔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疯了。”


“我疯了?你爸知道你们俩这事儿吗?你后妈知道了么?你看他们知道了之后什么反应。”


樱井翔站起来,“行,你不是不待见我更不待见他么,以后我再不回来了,我爸那边我自己会处理,不用你管。”


他说完便走了出去,看见走廊拐角处闪过一片慌慌张张的衣角便立刻明白了谁藏在那里。


“小和!”樱井追过去。


二宫跑下楼,樱井跟在他后面跑,“二宫和也!你给我站住!”


二宫平时不运动,跑起来倒是飞快。樱井硬是追出大门去了才追上他,死死地拽住了他的胳膊把人拉到自己跟前,看到他依然神色如常这才放下心。


“你跑那么快干嘛。”樱井跑了一段有些喘。


二宫低着头,“我想回家了。”


“要回家不叫上我一起。”


二宫不说话。


“不老实…谁让你躲那儿偷听的。”


二宫依旧没说话。


樱井拉着他走进车库,把他塞进副驾驶座,“回家吧。


“再也不来了。”


樱井修本是去洗水果了,他听见动静,急急忙忙地提着一袋子二宫喜欢吃的水果,拉开大门想问问他们怎么了,刚往出走了两步便见着樱井翔开着汽车绝尘而去。




二宫坐在副驾驶座上有些恍惚,侧身看着窗外闪过的街景,夏日的午时街面上没有什么人,只有几只热得喵喵叫的野猫。


樱井翔跟他说话,他没听清,心不在焉地应了几声便不再答了。


那边传来一声极轻的叹气声,二宫倒是听得很清楚。


他特别特别害怕樱井翔在他面前叹气,或者用那种很失望的眼神看着他,从小就怕,他宁愿樱井翔骂他一顿,或者罚他去面壁三小时。生气了是可以消气的,但是失望了的话好像就没法儿挽回了。


他刚刚的确是躲在门边偷听了,樱井母亲的话他也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


他从来不敢在樱井翔面前提过去的事,即使当初犯了错的自己自觉面壁了无数个小时,脑子里想的全是哥哥对不起这一句话。


但他不敢和樱井翔说,他怕说了之后会让两个人之间气氛变得微妙,他怕说了之后自己第一个举手放弃,没胆子再在樱井翔身边待下去了。所以他小心翼翼的,掩耳盗铃地觉得不提的话樱井翔就不会记得那些事,两个人都不记得那便是没发生,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待在樱井翔身边。


他还小的时候樱井翔和他说过一句话,他说错了就是错了,你犯了错,不道歉的话别人就会一直记着,时间拖得越长别人对你就越心寒。这话他一直记得很清楚。他以为自己侥幸逃过,可最终还是会有人帮他记得,记的一清二楚,让他无处藏身。


再把往事掀开,铺在两个人的面前,他没有道歉这件事就显得相当刺眼。




樱井翔把车开进了自家车库,二宫一路沉默,他一路上想了很多话题跟他聊,二宫都没听得进去。


樱井知道他听到了那些话,他知道他不开心,可能心里还非常委屈。可二宫不和他说,他又像过去那样,拒绝和他交流,不告诉他真正的想法,用沉默把自己保护起来。


他有时候宁愿二宫稍微脆弱一些,遇到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都跟他说,跟他撒泼打滚也比这么不说话来得强。


如今他们之间是比兄弟还要更加亲密的关系,可二宫还是老样子,不说不交流,和从前相比一点变化也没有。




樱井把车锁好,二宫有些木然地下了车,准备往外走,樱井拦住他。


“说话。”


二宫不说话。


樱井翔把他堵在墙角,“你要是一句话都不说,今天咱们就站在这儿别回家了!”


樱井突然大声吼他,话里隐隐含着的怒气吓得二宫轻轻一颤。


两人僵持了三分钟,二宫始终沉默,低着头看也不看樱井。


樱井放开他的手臂,语气平静下来,“行,不愿意说就别说了,走吧。”


樱井翔刚转过身便被二宫和也一把拽住,二宫看着他,眼睛一眨眼泪就掉下来了。


“哥…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去招惹那个女生的……


“我应该报警的…我那天不该给你打电话的…对不起…


“我害怕…害怕阿姨会怪我…我不敢进去…我太懦弱了…对不起…”


“你摔到地上的时候一定很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二宫哭得断断续续地跟樱井翔道歉,心里慢慢生出一股绝望感。他在为几年前的事情不停地道歉,可事情过去了这么些年,再道歉还会有什么用。


评论(80)
热度(243)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