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そばにいるね 47

二宫按时到了车站,松本先到了,相叶还没来,二宫坐在行李箱上发呆,松本去买了果汁给他。

“怎么突然又愿意来啦?之前不是说想在家里陪你哥?”

二宫抬头看他,“想出来散散心。”

松本拧开瓶盖,把果汁递给二宫,笑了笑,“真难得。

“和你哥吵架了?”

二宫喝一口果汁,“没有…”

“还说没有。”

松本这口气和樱井翔如出一辙,二宫抬起头看他。

从小学算起,他和松本认识的时间加在一起也超过十年了。当初转学后他的第一个朋友便是松本,他们一起打棒球一起写作业,一起到桂花楼里去蹭吃蹭喝一起帮相叶追他的小女朋友。除去樱井翔,他年少青春的所有时光几乎全是和这两个人呆在一起的。相叶年纪最长,但天然得很没个哥哥的样子,二宫比松本大上两个月,一直以哥哥角色自居。

可如今松本早从一个脾气不好的毛头小子长成了一个立派的大人,他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去了钟意的大学,读了最喜欢的法律,现在跟着导师在一家知名律所实习, 成了大律师预备役。

他把生活的一切都处理得井井有条,他知道在假期时约他们旅游,不至于因为不在同一所学校了而让三人的关系生分。他清楚二宫喜欢的果汁,买了之后会随手拧开瓶盖递给他。二宫看着他成长,看着他变得成熟温柔。

可再看看自己,好像一点变化也没有,外表没变,身高没变,连性格都一点改变也没有。

高中时期犯的错,一直到樱井翔他母亲提了之后他才道歉。除了不断地说对不起,他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他说了对不起,还把自己的错误一条一条地全列了出来,可樱井翔好像更加生气了。

该怎么形容那种感受呢,大概就像是小时候他犯了错时樱井翔拿小竹棍打他的手掌心。其实樱井翔发火骂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大概是做错了,可把手拿出来并着伸直时心里终究还是委屈的。

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他又走了,他很擅长当一个逃兵。小学六年级是这样,现在他也还是这样,有问题了不需要解决,冷战就好逃避就好,足够长的时间之后樱井翔会忍不了的,会放软态度来跟他和解。

所以这回也是一样的么?

二宫跟着人群上了车,坐在座位上发呆。车里人多有些闷,他又拧开瓶盖喝了口果汁,嘴里残着些吐司片的焦味被彻底冲淡。

昨天樱井翔跟他说哥哥没跟你生气,你不用再说对不起了。他早起给他烤了吐司热了牛奶,虽然吐司烤焦了可牛奶的温度刚刚好。他说你玩得开心些,他抱了抱他,然后亲了他的脸。

好像不该是这样的,二宫后知后觉地慌了起来。车已经上了高速,二宫掏出手机给樱井翔打电话,忙音响了一会儿都没人接。

他想他上班一定很忙,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他想回去说也来得及,不差这两天,所以他听着忙音挂断了电话,没再给他拨过去。

到札幌时夜已经很深了,他们下了飞机打车去了酒店,二宫终于找着机会给樱井翔打电话。他拿着手机在阳台上走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拨出去,夜这么深樱井一定已经休息了,二宫是这么想的。他给樱井发了封邮件,说哥哥我已经到了。

不料那边很快就回来一封邮件,樱井翔说安全到了就好,你好好休息。二宫才知道他还没睡,可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再打电话好像就显得太多余了。

二宫犹豫了半天,最终回过去一个晚安,那边没再来消息。

他等了好久,终于扛不住睡过去了,早上爬起来摸手机,樱井翔凌晨给他回的,他说哥哥出差了,挺忙的,不知道得多久才能回家,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二宫回他好,想了想又发过去一条,他说等你什么时候不那么忙了,能休年假了,我们一起去旅游吧。

评论(32)
热度(202)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