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49

小原自打来了医院就被二宫和也给缠住了。

“我哥…要不要紧啊…?”这人拽住小原医生的袖子不停地问,和七年前如出一辙的害怕表情,不过这回倒是能忍得住,只红了眼眶没再哭得稀里哗啦的了。

“没事儿,就是太累了。”

小原叹了一口气,“那边事故太严重了,你哥熬夜好几天了,负责的几个伤者都没能救得回来,压力太大,心里不好受。

“还有你,你平时也体谅他一点儿,他工作这么累,你就别总跟他吵架了,少让他操心…

“你稍微体谅他一点儿,他都能满足到天上去,就你送他那抱枕,他跟我炫耀多少年了,总跟我夸你有多好多好,又给他做饭吃了什么的…”

小原拍拍他的头,“你说你哥多爱你啊。

“你小学一年级那回出的事,你还记得吗?你哥知道你出事了,就跟疯了似的直接从课堂上跑出去,我真这辈子都没见他那样失控过…”

二宫当然记得,只不过那一年的记忆太过于痛苦,他虽然记得但从没主动提过。

他没上过幼儿园,也没有什么小伙伴。他母亲当初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小带孩子的麻烦程度,将他送进了一所全封闭式的寄宿小学,那所学校号称是只需要交学费,其他什么都不用管。但其实管理松散,各方面都不行。

二宫懵里懵懂地去上学,也不知道怎么过集体生活,课堂上被老师训斥过几次,一众学生便理直气壮地欺负他。借了他的漫画书看,看完了就撕成一堆碎纸之后再还给他。他受了欺负也不知道找谁说,一直忍到那些人摔碎了他的糖罐子。

那是樱井翔送给他的,太阳形状的玻璃瓶子,里面有五颜六色的小糖果。那些人说他没有爸爸,他争辩说我有哥哥啊,也是一样的。那些人又说你有哥哥很了不起吗,一窝蜂挤上来,抢走他怀里的糖罐子砸在地上。

然后一直没有反抗过的二宫就跟他们打起来了。很多人过来看,但没有人帮他,没有任何一个人肯帮帮他。他没有朋友,所以没人站在他那一边。

二宫的记忆就仅限于此了,后来发生的很多事他记不清了,有人踢了他一脚,他摔倒在地上,眼角的伤口冒出血来,他看不清,就再没站起来过。

他不记得,很多事他也不清楚。樱井翔看到的,和他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他不知道樱井翔是怎么从课堂上冲出来的。他也不知道樱井翔赶到的时候,仍是没有人帮他,老师不知道去哪儿了,电话是一个同班的女生偷偷打的。他蜷缩在角落里,半张脸都是血,正很努力地呼吸着,见着樱井翔来了,张张嘴喊不出来一声哥。

樱井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迅速冷静下来的,他踢开那些碎玻璃将二宫抱了起来。救护车呜啦呜啦地开进校园,二宫被迅速抬上担架,一路上死死地拽着樱井的手不肯松开。

手术室亮着红灯的时候,樱井翔一个人坐在外面,拿出手机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那红灯不停闪着,每一下都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红灯变成绿灯时天已经黑了,二宫头上蒙着厚厚一层纱布,还没有醒。

“醒了之后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医生这么说着,一群护士帮着把二宫推回了病房,樱井守在他床边,一刻都不敢闭眼。二宫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心里一直紧绷着的弦突然就断了,整个人都很酸,那酸意沁入骨头里让人十分难受。

樱井翔紧紧攥着手,对着二宫和也吼,“你要是再敢和别人打架我就打断你的腿!”

吼完他立刻转过身走出了病房,找了个卫生间用冷水不断地抹脸。

他其实也才上高一,几个月还因为一条牛仔裤和妈妈赌气到离家出走。突然要让他面对这些事他其实也很害怕,偏偏这些害怕全部都只能他一个人独自顶着。没有人来帮他,也没有人能理解他的无力和担忧。



小原是夜深了才赶到医院的,下午樱井翔出来的时候和学校门卫起了冲突,班主任正大发雷霆地说要给他记过,他给他打了许多个电话未果,直到晚上十点樱井翔才把电话接起来。

他赶过来的时候樱井翔正坐在住院部的长廊上,用手埋着脸,一动不动。

“怎么样了?”

小原气喘吁吁地问,樱井翔把手拿下来,眼眶红得吓人,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樱井翔哭。

樱井翔红着眼说没事,他说我要是再慢半小时到可能就出事了,医生说再拖半小时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他说要怎么办啊Yuki,要怎么办。

小原什么也答不出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能在他身边坐着。过了一会儿他说,我进去看看他。

樱井翔点点头,没有要和他一起进去的意思,小原知道他不愿意让二宫看到自己这幅眼眶通红的样子。

小原走进去看,二宫还没睡,脑袋上包着厚纱布,护士刚给他挂上点滴。

“小和?”他喊了二宫一声。

那人抬起脸,眼眶竟也是通红通红的。

评论(53)
热度(232)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