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52

小原说的那一番话太真了,以至于二宫走回樱井病房时也没缓过神儿来,差点撞了人。二宫抬起头看,差点被他撞上的那个人后退了一步皱着眉瞪他,“冒冒失失的…”

“啊…阿…阿姨……”二宫结巴了,他这辈子没怕过谁,最怕的就是樱井翔他妈。

樱井妈妈语气不耐,“樱井翔怎么了?!”

“哥哥…他工作太累了,一下飞机就…”

他话都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你这段时间又跟他闹了是不是?”

“……”

“一点都不懂事!他怎么能把你宠成这个样子,你说说你这些年,给他添了多少麻烦,让他帮你收拾了多少烂摊子。

“你不也上大学了吗?那你要耽误他到什么时候?识趣点就自己走啊,你是打算利用他到你大学毕业吗,这么吊着他你还有一点良心吗?”

她冷笑了一声,“是,你这种人怎么会有良心。他养你你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对你多好你全不记得,说你两句就翻脸不认人,说你两句就敢三年不回家一张口只管要钱,说不得骂不得只能供着。”

“阿姨…对不起,我不是…”二宫本就被小原吓懵了,樱井妈妈一连串的责问又让他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解释。

小原听到动静走了过来,绕到二宫面前站着,“阿姨,这回的确是工作上的原因,和他没关系。”

他怎么也算得上樱井翔半个竹马,樱井妈妈也认识他挺久了,敛了火气轻哼了一声,“你们倒是都护着他。”



知道了樱井翔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樱井妈妈也没再咄咄逼人,小原送她下楼。

二宫满心歉疚地想要解释清楚,话到了嘴边觉得怎么说都很怪。大概樱井妈妈说的没错,他就是这样差劲的人。

二宫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心里很是沮丧。


夜里他给樱井翔陪床,樱井翔还是没有醒。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前两天特别严重的黑眼圈好像消退了些,二宫注意到他最近瘦了不少,前发有些长了,斜在一边的刘海遮住了眉毛覆在眼睛上。眼尾有了些细细的皱纹,他的确是不再年轻了,二宫突然就意识到这十年岁月在两人身上留下了些什么。

十年前的樱井翔,染黄发戴脐钉,眼神清亮,背脊总是挺得笔直,眉梢眼角尽透着玩世不恭的少年气,看不过眼的事情他都要管,二宫自然是被他管得最多的人。

二宫怕他,但又打心底里有些崇拜他,看着樱井翔镶着铆钉的皮靴他觉得那特别酷。他跟相叶雅纪说过的,他说我哥很厉害的,他想做什么都能做得到。

十年下来樱井翔变了多少,偶尔一起看电影,遇到感人的情节他会背过二宫偷偷抹眼泪。他还是喜欢管着二宫,不能吃垃圾食品不能晚睡,但上次因为这个和二宫吵架了之后他大概也自我反省了一番,再去超市时他就不再说什么了。

他游戏打得很差,最擅长的实况足球也比不过二宫。


他做不到的事情其实也很多。


他表达爱的方式很笨拙,多塞点零花钱,给二宫买棒球杂志,去超市的时候多买一罐糖果放在家里,他以为这就是爱了。小孩子才喜欢吃糖,这样浅显的事情二宫发火说出来了他才明白,可这的确就是他给二宫全部的爱了。


“好懒啊…为什么要睡这么久…”

二宫握住他的手,樱井还没醒,自然不能像往常一样回握住他的手。

“以前…以前就算是断了腿还能跳起来骂我的…

“哥哥…”二宫用脸挨着樱井翔的手心,“要是…我走了的话,你是不是…能轻松一点…”

“可我…我不想走…”

评论(83)
热度(218)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