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你怎么这么烦人呐 01

和达达仔的联文嘿嘿嘿@一瓶盐味芬达 

————————

二宫和也的十七岁是这样的。


早上他通常七点五十起床,一分钟之内换好衣裤收好书包然后冲进卫生间去洗漱。
透过卫生间的窗子能看到樱井翔站在对面阳台上念书,偶尔目光对上了,樱井翔还能朝他投过来一个略灿烂的微笑。
哪天要不幸收到了樱井翔这微微笑,二宫会一边刷牙一边在脑内骂他,骂畅快了再下楼去。
一下楼就能见着他妈拎着一袋牛奶在楼梯口那儿等他,“还不快点儿!迟到了!”
二宫把牛奶接过来,撕开一个小口往嘴里挤,顺便进厨房把便当盒塞进书包里。
这期间他妈会跟在他身后继续叨叨他,“猴急!天天起这么晚!我看人樱井翔都背完三页单词了你才起床!”
“背了三页单词又怎么样!他上次英语考的还不是没我高!”
二宫会回怼他妈一句,然后蹿去玄关换鞋。他们家玄关处贴了个身高测量表,每天他妈都会按着他测身高,今天也不例外。
168.1cm,今天的二宫和也依旧没有长高,今天的二宫和也依旧差了樱井翔两厘米。
当年樱井翔还不如二宫和也高的时候,他妈没少跟樱井翔妈妈炫耀过自家儿子个儿高。结果没两年打脸了,他妈便天天逼他喝牛奶,想着有天他能再一次突突长个儿。要求不高,超过樱井翔就好。
“我说!你能不能多运动运动?你看人樱井翔天天去踢足球……”
二宫轰一声关上门,把他妈的唠叨也关在身后。
 
他蹬着自行车从他家院子里出来的时候,樱井翔保准也刚骑着自行车出来。
二宫见着他就加速蹬踏板,把人远远甩身后。可他基本上加速蹬个五分钟就没力气了,所以五分钟之后樱井翔就从身后悠悠然地追上来,和他并排骑着,朝他笑。
“今天刷牙姿势不错。”
二宫毛了,天知道他妈当初为什么要在他屋卫生间洗漱台边装个落地窗。樱井翔站他家阳台上就能把晨起后的二宫和也看个一清二楚。
昨天他是怎么调侃自己的来着,二宫回忆里一下,昨天樱井翔说你内裤颜色不错。
二宫彻底毛了,他腾出一只脚来想去踹樱井翔。马上要踢到时又收了腿,怒瞪樱井翔一眼,然后一鼓作气把自行车蹬得更快了一些。
以往他是真敢踢的,对樱井翔这种人他一直秉承着以暴制暴的原则。但有一回他踢狠了,把人家连人带车给踹进沟里去了。樱井翔摔进沟里,脑门上磕了个大血口,鼻梁上驾着的眼镜也没了。
樱井翔天生一双迷人大眼,偏偏被他读成了个高度近视,没了眼镜后和瞎了没两样。
二宫和也吓得不敢说话,慌慌张张把人从沟里弄出来,往自己车后座上一摆。
“我送你去医院!”
二宫和也狂蹬踏板,樱井翔坐在后面拿纸巾捂着伤口。
“你扶牢了!别又给我摔下去!”
樱井翔腾出一只手来圈住他的腰。
 
当晚二宫和也不仅挨了自家爸妈一顿骂,还独自提着一袋水果到人家家里赔礼道歉去了。樱井翔爸妈没说他,还安慰了他一番,这让二宫和也大受感动。
他以为闹了这一出,樱井翔怎么也该收敛点儿,没想到那人伤口好了仍是没事人儿一般,该怎么惹他还是怎么惹他,反正把他惹毛了也不用担心会挨踹了。
 

一般来说二宫和也早上出门的时间都是计算好了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等他蹬着自行车悠哉穿过学校大门,早晨的第一道铃就会响,值日生准时把大门关上。
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去学校的路上全是红灯,没一盏绿的,然后他就很不走运地迟到了。


“班级,学号,姓名。”


起码高出他两个头的值日生堵在他面前,颧骨上高高鼓起的肌肉像两个秤砣。
二宫和也扶着车把手,痛心疾首,天知道他刚才在马路对面等着红灯,眼睁睁地看着大铁门关门落锁却无能为力的时候,有多绝望。


“同学你看看,我这就迟到了一分钟不到……要不你就……”


“班级,学号,姓名。”


“……”


二宫和也的眼前浮起他们班主任发脾气时那张狰狞的脸,更年期的妇女简直就是座行走着的活火山,随时随地都能爆发。
他抓耳挠腮,一时无计可施。突然余光瞟到身边人的衣角,心里一动:如果有樱井翔跟他一起挨训的话……


等等。


为什么拦着樱井翔的人是个身材娇小的萌妹,而自己这边是个战斗力爆表的钢铁肌肉男?
樱井翔在跟那妹子说写什么?为什么妹子突然开始笑?为什么她笑容如此羞涩?

hello?你不是值日生吗?你的自觉性呢?

你对得起你胳膊上那道鲜红的袖章吗?


学妹半掩着嘴,用娇慎地语气半真半假地埋怨了一句:“真是拿樱井学长没办法呢,下不为例哦~”
然后这位渎职的女同学退后一步,让樱井翔推着车从侧门进去了。


二宫和也看呆了,他刚想叫住樱井翔说把他也捎上,结果那人对小学妹展开一个毫无保留的招牌迷人微笑后,头也不回地推着车走了,边走还边扬起手在耳边挥了挥,算是在和二宫和也说再见。


妹子抱着本子,带着一抹娇羞也走了,留下二宫和也,和铁面无私的钢铁肌肉男。


“班级,学号,姓名。”





二宫和也青着脸狠狠把书包砸向桌面,“咚”地一声巨响引得大半个班的人都转过头,望着教室最后一排。
砸了一下还不解气,他拉开凳子一屁股坐下的同时,狠狠地剜了眼第一排某人一动不动的背影,嘴里直接骂出了声:
“叛徒!流氓!白眼狼!”


大野智本来趴在桌上补觉,被这动静吵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嘟囔:“nino你一大早在骂谁呢?”
“还能有谁。”二宫和也咬牙切齿,恨不得在樱井翔道貌岸然的背影上用眼神烧出一个洞。
 
早晨的第二道铃响起,班主任腋下夹着点名簿走进教室,四十人的班级瞬间安静。
“开始点名。”
整个点名的过程中二宫和也都提心吊胆,生怕她在念到自己名字后,立刻把他早上迟到的事拿出来批他一顿狗血淋头。
不过还好,貌似消息还没流传得那么快,班主任没骂他,暂时安全。
点完名,班主任合上簿子,说:“下了第一节课后收昨天布置的语文作业。”
话音一落,顿时怨声载道一片。班主任布置作业一向以分量多难度大时间短为基本特点,每次收个作业都能要人半条命。
“老师。”混乱中有人举起手,聚集了所有人的焦点。
学习委员樱井翔站起来,神色坦然地说:“昨晚的作业实在是太多了,连我都还有一点没弄完,您看能不能再宽限个一天,今天下午放学前我保证全部收齐给您送过去。”
平日里要有人胆敢跟班主任提这样的意见,那肯定是话都没说完就被喷涌而出的三味真火烧死了。
可现在说这话的是在上次考试里作文拿了满分的樱井翔,那又不一样了。
“行吧,放学前还不交作业的,把这次作业内容罚抄三遍。”
众人看着樱井翔的眼神比亲爸妈还要亲。
 
班主任走之前又想起了什么事,倒退了一步,喊:“二宫和也。”
完了完了。心里警铃大作,二宫和也手脚冰凉。
“到……”
“你上次考试是全班第一是吧。”班主任翻开簿子,确认没记错后,说:“你今天找个时间把位置换一下,别老坐在最后一排混日子,不思进取。”
她眼睛在教室里逡巡了一圈,瞄准了一个空位。
“正好,松本同学花粉症犯了请了一段时间的病假,你去他位置上吧。”说完她就推门走了。
二宫和也懵了,他没想到老师突然要他换位置,这最后一排的小日子过得可舒坦呢,怎么就要他往前面靠呢。
再说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松本润应该是坐在……
好,他没记错。那空位不偏不倚,正是樱井翔后面那个。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很惨。
每次考试完了,他妈都会问他考了第几。如果是第一,肯定是一顿褒奖,晚餐加鸡腿。如果不是第一,而第一还偏偏是樱井翔的话,好,鸡腿没了,晚上吃面条。
这次考试他状态超好,不仅拿了第一,还用英语甩了樱井十来分,鸡腿吃了个饱。
然后舒坦日子过了没两天,老师要他换座位,换到他最讨厌的人后面。
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惨。
 
不过还好,到了午饭他就被好友相叶雅纪的一番话点醒了。
相叶雅纪知道他讨厌樱井翔,因为换座位的事郁郁寡欢了一整个上午,就开导他:“nino你别难过,你想啊,你要是坐在了樱井翔后面,那他一举一动不就都在你眼皮子底下了吗?这样的话他要是上课有什么小动作,你看到了就可以去给老师打小报告,然后让老师去给他妈打小报告。”
二宫和也胸口憋着一口闷气全没了,顿时神清气爽,只想把歌唱。
他说相叶雅纪,这是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以来听你讲过最聪明的话了。
 
 
 
 

评论(31)
热度(266)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