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そばにいるね 53

六年后…






哈哈哈哈骗你们的





———冷场分界线———






夜很深了,二宫把大灯关了,只留下床头一盏照明小灯,他依旧坐在樱井床边,垫着胳膊趴在床沿上。

小原刚刚和他说:高中你住校了之后,你哥也很少回家,就住在医院的公寓里,你总也不和你哥联系,他睡不着,成夜成夜地失眠。

二宫终于也尝尽了失眠的滋味,疲惫与不安混合在一起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哥…对不起…”即使樱井翔不爱听他道歉,但他仍觉得他欠着他很多个对不起。

“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二宫捂着樱井翔有些冰冷的手,过去他也常常这么捂热二宫的手。

“我不会走的…”他又开始自言自语,“你赶我走我也不走…”

赌气似的继续补充,“如果你要结婚,我就去婚礼上闹事…让你结不成…”

他闭上眼睛,樱井翔结婚的画面一下就浮现出来了。他会站在人群中,看台上的樱井翔温柔地去吻新娘的手背,然后把一枚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说些我爱你之类别扭的情话。

藤原医生已经结婚生小孩了,二宫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樱井翔大概也已经做爸爸了。会是一个好爸爸吧,会给小孩买糖吃,也会背小孩去玩。

小孩会喊他叔叔,大概还会告诉他我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爸爸。



翌日小原过来巡房的时候见到的就是顶着两个黑眼圈有气无力的二宫。

“你一夜没睡?”

二宫站起来,晃了两晃,小原差点以为他也要晕。

“我哥怎么还没醒…他是不是有事你没告诉我…他都睡两天了…”

小原可冤了,他也想樱井翔怎么还不醒,再不醒他这傻瓜弟弟该跑了。

“我怎么知道他还不醒……”

躺病床上两天不动的人突然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二宫被吓了一跳。小原心里默默叹气这人怎么说醒就醒。


樱井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还在争吵着的两个人。他迷迷糊糊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到了医院里来。三人大眼瞪小眼,小原率先反应过来,“这不醒了么?”

他上前去啪啪啪拍了拍樱井的脸,又扒他的眼皮看看,“挺好的,没问题。”

樱井:“……”

二宫:“……”

“我走了啊,你俩慢慢聊。”他蹿出病房,顺便贴心地带上了门。

樱井翔眯着眼看他那站在床尾的弟弟,脸色极差,一抬头两只熊猫眼露出来,绞着手不敢过来,也不敢看他。

“小和,我……”

二宫冲过来捂住他的嘴,“不…不要说话!”

凑近了他才发现二宫的眼睛都快肿成眯眯眼了, 一看就像是哭过好几场,他忍不住皱了眉看他。

二宫不跟他对视,突然撒了手紧紧地抱住他,把脸靠在他胸膛上。

“哥…你在机场就晕倒了…我好害怕…

“整整睡了两天两夜才醒…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

樱井大概清楚了来龙去脉,又被他抱得有点懵,刚想再次开口就又被捂住了嘴,二宫还是不让他说话。

“你肯定饿了吧?”二宫看着他的眼睛,“我回家做便当给你吃好吗,下午大概能出院了吧?”

二宫不停地问他问题,又不让他回答,自己絮叨了半天,站起来收拾收拾回家做便当去了。

他一走樱井翔就猛按铃,小原很快走进来,“有什么事儿啊?这位病患。”

“他怎么了,你跟他说什么了?”

小原八卦地问道,“他刚刚说什么了呀?”

樱井没能跟二宫说上话,表情有些复杂,“他不让我说话。”

“不让你说话?”小原一拍手,“哈哈哈哈哈…他可能真被我吓着了…怕你一张口就给他判死刑。”

樱井翔瞪他,“你吓他什么了?”

“我说你醒来之后就不要他了。”

樱井翔翻身下床扒拉衣服收拾包,小原拉着他,“你瞧你急的,我这不是给他增加点危机感么…你看着吧,他以后肯定特老实特乖,处处依着你顺着你。”

樱井转过身,“你还和他说什么了?”

小原假意四处张望,“我就说了这一句啊…不过你妈来了一趟。

“骂了他一顿。”

樱井扶额,他妈都来了还能有什么好事儿。他心急火燎地穿鞋穿外套,拎着包往外冲。

“着什么急啊喂。”小原跟他后面喊,“去办出院手续,没办好不让走啊。”

樱井走到前台去,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排了一大长队的人在办出院手续。

小原站他旁边,“排队排队,不许插队啊。”

樱井翔拽着包怒瞪他,掏了手机出来给二宫打电话,连打三个没人接。

这位哥哥咬牙切齿,“要真跑了看我怎么找你算账!”

小原:“……”

樱井:“你等着赔!”

小原哈哈哈哈大笑,“我哪赔得起啊,这可是个小祖宗。

“小祖宗怎么也跟了你十多年,我要一句话就能把他给说走了啊,那你们也不可能长久了。”

樱井翔敛了怒气,沉默一会儿,“我怕嘛…挺没自信的…”



樱井排完了那一长队,办完了出院手续后仍是没打通二宫的电话。

正想打个车回家的时候见着二宫拎着个三层便当盒往这儿跑。

于是家没能回得成,樱井翔领着二宫去他的小宿舍里坐一会儿。

三层便当盒打开来看,菜色相当丰盛,樱井翔料到他肯定是一路跑去超市买食材,然后心急火燎地回家做便当,大半天的水肯定也没顾上喝一口,更不用说能看看手机给他回个电话了。

二宫拿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给樱井翔摆好了餐具,然后在一旁坐下。

樱井翔看着那些菜,往常二宫做碗荞麦面给他吃他都能感动三天,这会儿他看着一桌的菜隐隐有些鼻酸了。

“好吃吗?”二宫忍不住问,问完又还是害怕樱井一开口会说什么奇怪的话,连忙摆摆手,“不用回答我…!我知道很好吃。”

樱井看着他,迟迟挪不开眼。这人黑眼圈还是很重,大概挺久没喝水了,又累,嘴唇也有些泛白,巴巴看着自己吃,一脸怯怯又有些期待的表情。

“我其实还会做很多菜,以后慢慢做给你吃。”

樱井就依着他的意思,好好吃便当,其实这些菜二宫都不喜欢吃,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的。

“对了,哥…有空我们一起出去玩吧,想和你一起再去一趟北海道…我们都没有一起旅游过…”

“……”

“周末你不用加班的时候,或者你什么时候能休年假了…啊没关系,你要是觉得累的话,不去也不要紧,就待在家里休息,我们可以一起玩实况足球。”

“……”

“嗯…我们下学期就没什么课了,我打算在东京找工作,所以会一直住在家里。”

二宫朝他笑,笑得小心翼翼的,配上两个黑眼圈,让他想起了很多年前这家伙不小心被棒球砸了之后的丑样子。

“丑死了…”樱井翔放下筷子,然后朝他伸出了双手。

二宫愣了一瞬,反应过来,扁了扁嘴然后扑进了他怀里。樱井翔紧紧搂着他,听着怀里传来细微的抽泣声。

“你傻不傻?”樱井问他,“我怎么会不要你?”

评论(84)
热度(286)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