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你怎么这么烦人呐 03

今日份!!这人逼着我不让我写老哥哥(甩锅

小肚腩是宝物:

今天开始在子博更新~~~~









二宫当然不会牵他的手,他这双手是用来牵小姑娘的,不是用来牵樱井翔下楼的。

“樱井翔你有那么夸张吗,能近视到练楼梯都看不清……”

他话音没落,边上樱井翔一脚踩空,一个大劈叉,哐哐好大声响摔下楼梯。

二宫目瞪口呆,“喂!”

他总觉得樱井翔不安好心,总觉得他在耍自己,哪有说摔就摔的,他跑过去扶他,“你耍我吧?”

樱井翔甩开他的手站起来,口气很凶,“是!我耍你!”

他说完就往前走,还走特快,看起来是真生气了。二宫追上去,“我牵你,牵你还不行吗!你别走那么快…你不是看不见么!一会儿又摔了!”

樱井翔不理他,也不让他牵了,二宫追着他,看他摔得一身泥,校服裤撕开好大一口子,若隐若现的大腿上蹭出来好多伤口。

“喂喂!去医务室吧,你腿上有伤…”

两人一追一赶出了教学楼,几只野猫在花坛边上嬉闹,二宫扑过去,从猫嘴里抢过樱井翔的眼镜,“不许咬!你们怎么找到的…真是的…”

等他和野猫斗争结束时,那本还完好无损的眼镜被肢解成了三部分,两眼镜腿儿上还有野猫的牙印。

樱井翔看了那七零八落的眼镜部件,震怒,“二宫和也!!!”

二宫又抖了三抖。

“你真的烦死了!!!”

“我赔,等我妈给我发了零花钱就赔你眼镜…”二宫又追在樱井翔身后。

“你裤子破了,怎么回教室啊…去医务室吧,我求你了…”二宫一路小跑差点哭了出来。

樱井终于停下脚步,转头看他,“你知错了没有?”

“我知错了,知错知错…”

樱井终于没再乱往前冲,但还是拗着不去医务室,于是二宫一个人忙前忙后,大老远跑去医务室买了绷带棉签和药水,又牵着樱井翔去了学生储物室。

樱井翔坐在长椅上,把裤子拉起来,卷到膝盖上,二宫蹲他面前,给他清理伤口。

马上放学了,天色有些暗下来,储物室里静悄悄的,二宫拿着棉签,一点一点很细致地抹,夕阳从窗子里照进来落在他好看的侧脸上。樱井翔看着看着,心说就这么乖乖的多好多可爱。

最可爱了。

二宫撕开医用胶带,贴在他伤口上,抬脸看他,“还疼吗…?”

语气里一点戾气都没有,可怜又带点委屈,像是真被吓到了。

“好像没那么疼了。”樱井翔安抚安抚他。

“那你换条裤子…你储物柜是几号?”

“我裤子都带回去洗了,没放学校里。”

“那…那穿我的吧。”二宫把自己运动课上穿的裤子找了出来,递给樱井翔。

那裤子比樱井翔平时穿的小了一号,侧边上缝着两个硕大的汉字——二宫。

“我妈给缝的,你先凑合凑合穿上…”二宫和也挠头,有点不好意思,“你可别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樱井一把抓过来就穿上了,他心里可乐意了。

小一码的裤子穿在他身上,露出来一截脚踝。

“还挺好看的。”二宫违心夸奖道。

回教室的时候一节课又下了,相叶雅纪正忙着欺负生田斗真。转眼看见那找眼镜找了一节课的俩人回来了,樱井翔的校服裤赫然搭在二宫的胳膊上。

相叶雅纪惊呼一声,“你俩怎么回事??!找个眼镜还脱裤子??!”




这天的最后一节课二宫和也听得无比认真,破天荒记起了笔记。相叶雅纪戳戳生田斗真:“看看,成佛了。”

放了学二宫载樱井翔回家,伤者樱井翔爬上自行车后座,二宫问他,“扶牢了没有?”

樱井圈住他的腰,心里美滋滋的,“扶牢了扶牢了!”

自行车下坡的时候,风带起少年的衣角,还有二宫和也衣服上洗涤剂的清香。樱井翔闭着眼睛用力吸了一口气,感慨道:“nino你身上可真香~”

二宫和也手一抖,车把一歪,差点连人带车摔倒。

樱井翔感觉他肯定又要吼自己了,脖子都缩好了。

没想到二宫和也只是扶稳了车把,然后一边蹬脚踏板,一边说了个:“哦。”




回了家二宫持续沮丧,他把樱井翔送回去以后,偷偷找了他爸的工具箱出来,在书房里帮樱井翔修眼镜。

他坐在书桌前,用小钳子绕着细细的铁丝牢牢固定住镜架和镜腿,虽然不太美观,但感觉能凑合着用。

他走到阳台,小声喊:“樱井翔!”

樱井翔从屋里出来,二宫把眼镜递过去,“呐,你先凑合用两天…”

樱井接过眼镜,戴上,这才又看清了这个世界,看清了二宫的苦瓜脸。

二宫又递过来一本子,“今天那节课的笔记。”

樱井翔嘿嘿笑一声,接过来,问他:“心情不好?”

“不好。”二宫和也有气无力地回答。

说完他就耷拉着头回了房间,樱井翔望着他沮丧的背影,心里头先前的那些悸动也没了,还有点堵。




到了晚饭时间,二宫和也坐在桌边无精打采地往嘴里扒饭。

他妈一看他那挑三拣四的样子,就忍不住念叨:“你能不能多吃点?你还想不想长高啦??”

“不想。”二宫和也把碗推开,跳下桌走了。

那消极的情绪甚至让他妈都停止了一贯的碎碎念,一头雾水地看着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回了房间。

二宫和也今晚心情很不好。

相叶雅纪给他打连环夺命call,喊他游戏上线。可他一点玩游戏的心情都没有,关了手机跑去阳台上,望着天发呆。

他托着腮,手肘撑着栏杆,今夜天空没什么云,月亮又大又圆,但他也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

这世界上能让二宫和也这么发愁的东西,大概只会有一样。

钱。

距离他上次一脚把樱井翔从自行车上踹进了沟里才过去不到一个月,他实在是不敢跟他妈开口说又把樱井翔眼镜弄坏了。

樱井翔那个牌子的眼镜,最便宜的也有…二宫和也在算了一下,感觉等他妈发了零花钱也不够,还要动用一下他的小金库。

可那些钱是他省吃俭用攒了快一年,准备拿着去买最爱的游戏十周年限量版的呀…

二宫和也重重叹口气,感觉有成吨的忧伤无处排解。他越想越难过,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不懂得吸取教训,非要去一再招惹樱井翔的眼镜。

可要不是樱井翔招惹他在先,他也不会去藏眼镜,也就不会背上债务了。

这么想着,心里对樱井翔的讨厌又添了几分。

他抱着头趴在栏杆上,听到对面阳台上传来门滑开的声音,一抬头就看到那个讨厌鬼走出来,穿着毛茸茸的睡衣。

“嘿。”

二宫和也继续抱着头,不想搭理他。

樱井翔丝毫没有被无视的自觉,也趴在了阳台栏杆上。在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引起了二宫和也注意后,说:

“今晚的月色可真美啊~”

二宫和也不懂了,想他半夜不睡看跑出来是为了赏月吗?月亮有这么好看吗?

他抬起头,跟着看了眼,然后干巴巴地回了句:“还行吧。”

樱井翔不看月亮了,大眼睛直勾勾看着他。

二宫和也没好气白他一眼:“干嘛啦?”

“你不知道吗?”

“知道啥?”

“……”樱井翔面上闪过一阵复杂情绪。

“二宫和也你真的很迟钝。”

“哦。”二宫和也不以为然地埋下头,继续忧伤。




空气里安静得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过了好久,二宫和也听见对面阳台的声音重新响起。

“我以后不撞你桌子了。”

“?”

“也不会早上偷看你内裤颜色,骑车的时候故意去惹你。”

樱井翔抬头,对上二宫和也发光的眼睛。

“眼镜我会跟我妈妈说是被我不小心弄坏的,也不用你赔了。”

二宫和也瞪大眼睛,屏住了呼吸。

“所以——”

樱井翔一手扶着栏杆,另一只手直直伸过来,整个上半身都从阳台上探了出去。

“——和好吧,小和。”




皎洁的月光为他的轮廓打上一圈柔光,平时总是让人心烦意乱的那张脸,挂着难得一见的紧张神情。

二宫和也见惯了那人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做什么都有十足的把握,可现在那人却因为自己,在忐忑不安着。

他也探出半个身子,双手紧紧握住伸过来的那只手,上下使劲晃了晃。

“好好好,一言为定,不准反悔啊!”

看着终于眉开眼笑的人,樱井翔终于松了口气,把扶着栏杆的手松开,覆上了二宫和也柔软的手背。

“一言为定。”





几天后的清晨,走进校园的樱井翔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二宫和也推着车跟在他后面,看着被层层女生包围的人,白眼快要翻上了天。

“不就是换了副隐形眼镜吗!又不是换了张脸,这么激动干嘛!”

他当然是不了解樱井翔那双迷人大眼在变得水汪汪后对女生们的杀伤力。

他只会背地里对着相叶雅纪骂他一句:“臭美!臭屁!”

评论(24)
热度(327)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