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55


“我是怎么当哥哥的?”樱井突然站起来,抢过他父亲刚点燃的烟蒂,狠狠地掐灭了扔进垃圾桶了。

“那你们又是怎么当父母的?!”

樱井翔少见地发火了,大概是这十几年走下来太过心酸,而如今始作俑者不仅漠不关心,在他试图袒露心迹获得包容的时候,还要带着最深的恶意来质疑他这些年的坚持。

“你知道家里一个月交多少水电费物业费吗?一份便当多少钱,每年的学费需要多少钱,这些你们都清楚吗?”

樱井攥紧了双手,“我是怎么教他的?这些年他有哪里比不过别人吗?他样样做得比别人好,合适不合适,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教他的,他自己会判断。

“还有,我不是来征得你们的同意的,只是和你们说一声而已。”

樱井父亲忪怔了半晌,樱井翔不打算再跟他说下去,转过身要上楼。刚踏上一节台阶,又被叫住,“你跟你妈说了吗?这件事…她同意了吗?

“你以为会有多少人认可你们这样的关系……”

樱井回过头,眼神很是淡漠,“有空关心这个,还不如去我妈那儿看看小修。

“十多年没见,个子都长得比你高了。”



二宫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樱井正坐在二楼阳台上发呆。初秋的夜里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有些清冷,夜空中没有星星,黑漆漆一片,隔壁邻居在阳台上搭了小花园,玫瑰的枝蔓越过围栏探过来,雨后的花草香和泥土味混在一起,小街上的路灯忽明忽暗。

“哥哥。”

樱井回过身,见着二宫穿着背心裤衩,肩上搭着块毛巾走了进来,发梢还滴着水。

“去披件外套,别着凉了。”樱井习惯性地念叨他。

二宫不听,几步小跑过去,伸出手往樱井那边一跃。他不怕摔了,樱井也的确是稳稳地接住了他。

“胡闹。”樱井扶稳了怀里的人。

“哥…”二宫看着他,浅色的瞳孔显得干净澄澈,“我都听到了。”

“又偷听。”

二宫自己站好,搂着樱井的脖子不松开,“才不是偷听!你们吵得超大声…”

樱井稍稍俯下身,把下巴靠在他肩上,没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两人突然都不说话了,就这么站在阳台上,互相依靠着。

樱井穿着件浅色衬衫,袖口挽到小臂处,领口处微微有些皱了。他身上有股洗衣剂的清新味道,混着他的体香,二宫靠在他怀里,闻着觉得特别安心。

“哥…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我知道就行…对吧?”

“说什么呢。”樱井好像轻笑了一声。

“嗯…叔叔责备你的那些话…不是那样的…我知道就行。”二宫试图解释得稍微清楚一些。

樱井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接道,“我没生气。”

二宫松下一口气,突然想起什么好事儿似的,把手机拿出来给樱井翔看。

“上回我和你说过的实习,我最想去的那一家,刚给我发了邮件,让我后天去面试。”

樱井揉揉他的脸,笑道,“我们小和厉害呀。”

二宫小蹦了一步,眼里闪出兴奋的光,“哥,我们要不要庆祝一下!”

他就这样,从小就特喜欢庆祝,庆祝这个庆祝那个,他的庆祝方式千奇百怪,晚饭多买块鸡排也是庆祝,樱井给他买本棒球杂志也跟过节似的。

所以他这收到面试通知的庆祝,就是带着他哥,大晚上偷偷溜出去玩。

两人穿上外套,带了把雨伞,轻手轻脚地下了楼。以往樱井在家总是家长角色,对二宫特严格,这会儿难得俩真正的家长回来了,他们就变成了俩小孩,瞒着大人贪玩胡闹。

夜深了,小街上行人很少,二宫大大方方地牵着樱井翔,在马路中央大摇大摆地走着。



“这是我的男朋友。”二宫挽着樱井翔的手臂,对着前面那根电线杆严肃地介绍,“大我八岁,是个医生,特别厉害的外科医生。”

“说什么呢。”

樱井翔被他逗笑,拿手糊他脸,二宫把他的手打开,“我跟它介绍你呢。”

空地上的这根电线杆和他特熟,以往他每回委屈了生气了都跑来这儿蹲着,蹲一会儿就好了,他喊这电线杆叫阿杆,阿杆后面还有他三年级的时候刻下的「樱井翔大混蛋」六个字。

二宫捡了块小石头,把阿杆后面那几个稚嫩的字给涂了,在樱井翔的名字后面又添上了一颗小桃心。

樱井心里跟开了花儿似的,他把二宫和也捞起来塞怀里,莽撞地吻上去,“幼不幼稚,都大学毕业了,还涂鸦呢。”

“你不开心呀。”二宫作势要重新蹲下去,“那我把桃心给涂了,再重新写上大混蛋几个字。”

“不许涂!”樱井翔又把他拉起来,“桃心必须留下。”


他们沿着小街一直走,小街尽头那家24小时便利店,开了十多年了,成了家老店。二宫走进去,店里的商品仍是不多,他走到摆着糖果的那一排货架边上,习惯性地寻找有没有太阳罐子装着的糖。

当初樱井翔送他那三罐糖,被打碎了一罐,他特别不开心,每回路过这家店,都要进来找找还有没有太阳形状的罐子,一直想着把那个缺了的补上。

找了好多回都没找着,没想到过了十多年,这家商店仍卖这糖,还摆上了一满排的太阳罐子。

二宫兴奋地朝樱井翔招手,“哥,我想要这个!”

樱井走过来,看到那些糖罐子的形状,愣了一愣,拿了三罐去付钱,“多买些,要再碎了也好补上。”



他们从便利店出来,沿着河堤散步,夜风很凉,长长一排的沿河路灯散着朦胧的灯光,看上去很舒服。

二宫嘴里含着颗糖,说话含含糊糊的,他说你看我们是不是特别浪漫,哥哥你今天晚上开不开心。

樱井笑着说你说什么呢。

二宫干脆停下来,搂着他的脖子,靠在他耳边,“我说……

“今天晚上,你过得开不开心呀?”

樱井模仿着他的口气,“开心呀。”

二宫在他耳旁笑,闹得他有些痒。

“哥哥。”

“嗯?”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儿,开心的或者不开心的,都告诉我,好不好?”二宫语气恳切,“虽然…你不说我也不能扣你的零花钱…但是我想你什么都和我说。”

樱井好像微微叹了口气,二宫抱着他,抱得更紧了些。

半晌,樱井开口,“小和…

“有的时候我会想很多,也会害怕…

“你看,我们是这样的关系,没有哪种世俗伦理会允许一对兄弟成为恋人…这条路太难了,可能会没有人支持,甚至可能会招来莫名的唾骂,这些……”

“没关系的!哥…你看…以前我们也很难,一直都这么难的…我…我不害怕,你也不要害怕,好不好?”

二宫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樱井心下一暖,鼻腔就有些发酸。他抬起头来看他,他这宝贝弟弟都二十一了,依旧长得像个初中生。

一路走来,他一直觉得二宫是他的软肋,但不知道从哪一刻起,这个小家伙,也为他穿起了铠甲。






————————


嘿嘿!

评论(63)
热度(251)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