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そばにいるね 56

很快就完结啦!


————————

樱井翔带二宫和也去看他爷爷。老人家九十多了,前两年还能开着车出去钓钓鱼了,现在已经不行了,步子不稳,忘性又大,总待在家里打发时光,樱井妈妈请了个保姆来照顾他。樱井隔三岔五就来看他一回,只是没带二宫来过,昨晚说起他爷爷曾经接济过他们的事儿,二宫闹着要来看看他。

 

老人家见着樱井翔进来了,小孩儿似的,小翔小翔地喊。樱井把二宫牵到他跟前,给他介绍,“这是弟弟。”

 

老爷子眯着眼看了二宫一会儿,把樱井翔拉过来,偷偷问他,“是小修弟弟?”

 

樱井翔耐心跟他解释,“不是,这是小和弟弟,我以前跟您说过的。”

 

老人家恍然大悟,把二宫拉过来,笑眯眯的,假装自己没有老糊涂,“小和弟弟,我知道的。

 

“小和弟弟很乖的,我知道哟。”老人拍了拍他的肩。

 

二宫不好意思了,脸都红了,大概自觉是个调皮到不能再调皮了的弟弟,被夸了乖之后心虚了。

 

心虚了的家伙忙前忙后地给老头子削苹果倒茶。

 

“爷爷你看,这是小天鹅形状的苹果。”二宫献宝似的把他刚削好的苹果端出来,这手艺还是前几天他跟松本学来的,这会儿就派上用场了。

 

老爷子端着个小天鹅苹果,乐乐呵呵地笑个不停,直嚷着小和弟弟太乖啦,转过身又责怪樱井不早点把小和弟弟带过来看看他。

 

二宫没什么亲人,除了他妈妈之外,最亲的也就是樱井翔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了,这番看到樱井爷爷,特激动,觉得自己也有爷爷了。被夸了之后又干劲十足地去削苹果,一连削了五只小天鹅苹果,放在盘子里围成一圈。

 

樱井翔逛过来看,问他,“这什么聚众斗殴的丑鸭子?”

 

二宫放下果盘去打他,樱井攥着那人的两只手,顺势往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得了那人狠狠的一瞪。

 

老爷子拄着拐杖走进厨房,见着俩家伙打打闹闹,笑道:“俩兄弟要好好的!”

 

樱井其实没准备和爷爷坦白他和二宫的关系,老人家九十多了,大概说了也不懂,但就这简单的一句,莫名让樱井心中一动,他突然觉得还是有人在支持着他们的,也不全是反对和不屑,还是有人希望他们好好的。

 

樱井牵紧了二宫的手,给老爷子看,“好着呢。”

 

 

 

保姆阿姨帮忙准备了午饭,樱井挑的食材,半桌子老人家爱吃的菜,半桌子二宫爱吃的菜。保姆阿姨厨艺精湛,从来被樱井翔逼着吃饭的二宫意外地吃撑了,兴致很高地去帮着收拾厨房去了,顺便给老爷爷准备饭后水果。

 

樱井坐客厅里陪爷爷喝茶,老爷子突然神秘兮兮地靠过来,“小翔。”

 

“嗯?”

 

老爷子拿手挡在嘴旁,“我和你说个秘密。”

 

樱井翔一头雾水,“什么?”

 

“就那年,那年爷爷不是给你好多钱么。”老爷子又左右瞄瞄,确定了没人偷听才继续往下说,“那钱是你妈给的,她让我拿给你的。

 

“听说你最近和你妈吵架啦?她那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体谅体谅她。”

 

樱井翔从震惊中缓过神儿来,“我妈要不要这么别扭啊?想帮我还不直说……”

 

 

 

回了家之后,二宫妈妈单独找了樱井翔聊天,樱井爸爸不在,二宫妈妈见着他四处张望,笑了笑,“他看小修去了。

 

“上回被你那么一说,内疚了好几天。”

 

“哦。”樱井翔心不在焉地答道。

 

二宫妈妈给他倒了水,“小翔,我和你爸爸想法不一样。

 

“你和小和的事情,若是你们各自都决定好了,我是一定支持的。

 

“擅自将小和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却还执意追求自己的人生,我感到很内疚,这些年我对不住小和,更对不住你。

 

“人生是你们自己的,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也应该由你们自己来决定。”

 

二宫妈妈放下杯子,把角落里的布袋子打开。那里面都是这几回巡展下来最受瞩目的画作,“这些是我这些年来最珍重的作品,拿去卖的话,大概也能有个好价格。很抱歉能送给你们的只有这些东西。”

 

樱井低下头,想他这些年,虽打心底里反感这对夫妻的生活方式,也看不上他们的艺术,但二宫妈妈说出这些话之后,心里到底还是感动的。不管是她对他和二宫的宽容态度,还是她留下的那些珍贵的艺术作品。

 

“这些年…小和一直很思念您…”

 

“我知道的…”

 

半晌无人说话,一声轻轻的叹气声传来,樱井注意到她夹在书里的两张机票,莫名的离愁别绪涌上心头。

 

“又要走了吗?”

 

“是。”

 

 

 

他们走得匆忙,订的第二天下午的飞机,二宫死活不肯去送机,打不过樱井翔还是被扛下楼塞进了车后座里。

 

机场里,二宫躲在樱井翔身后不肯看他们,一如十多年前那个躲在妈妈身后不敢看新哥哥的小男孩。二宫妈妈朝他伸出双手,二宫不肯过去,被樱井推了推,勉勉强强地挪过去,抱了抱他的妈妈。

 

机场里人流如织,时间表上顺序排列的航班信息,预告着又有多少离别和重逢会在这里发生。二宫看着升上空中变得越来越小的飞机,脚下不自觉跟着飞机的方向走了几步,一转过身早通红了眼眶。

 

“哥哥…”

 

 樱井把二宫搂进怀里,拍拍他的背,摸他脑后柔软的头发。

 

二宫把脸埋进他怀里,嗓音颤抖着,“我一直都…很想她…

 

“想她为什么不回来看我…想到后来…我发现我已经想不起她的样子了…”

 

樱井心里难受,只能搂紧了二宫不停地安慰他,父母的位置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他也明白不管他怎么安慰,二宫的难过与不甘仍是真真切切的,抹不掉也除不去,只能让这些情绪慢慢沉淀,慢慢地再无人去提起。

 

遗憾无法弥补,但还好生活中仍有许多令人感动的庆幸。


评论(41)
热度(216)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