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そばにいるね 60

60章吓人!



————————



二宫第一天上班,部门经理给他们开早会,给二宫分了小组,带他的组长叫大野智,话不多,但业务水平精良,擅长一边打瞌睡一边效率很高地完成任务。但见客户时又是另一幅样子,一穿上西装便干劲十足眼神放光,谈吐清晰思维敏捷,部门间流传着没有大野组长拿不下的项目。
 
二宫跟着他,充满干劲,但大野不太上心,也没多大热情,给他派了些活儿便窝进自己的办公室里去了。二宫初来乍到还什么都不懂,见着其他组组长和实习生聊得热火朝天,心里很有些羡慕。
 
大野给他派的活儿不难,整理几份表格,整完了便看工作计划,看项目启动书,熟悉熟悉业务流程。
 
二宫手快,几份表格一会儿就整理完了,便坐着看看资料。
 
“二宫桑。”
 
二宫扭头去看,是同组的前辈武井小姐,她也带着两个实习生。
 
“前辈。”
 
“二宫桑现在忙吗?”
 
二宫翻了翻自己那份薄薄的资料,“不太忙。”
 
武井像是松下一口气,拿过一份文件递给二宫,又往他电脑上拷了好些资料。
 
“我那儿实习生人手不够,这是一份立项资料,既然二宫桑有空,就帮忙做一下好了。”
 
二宫往大野的办公室里看了一眼,那人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没有注意到这边。他自己在心里拿捏了一下,想着今天怎么都能看得完大野给他的那些资料。他才刚来,又想在前辈面前好好表现,不想显得太傲慢,于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好。”
 
武井给他划了些范围,说你今天把这些做完了给我吧。
 
二宫没想到那些资料能有那么多,每一份文件打开都是琐碎繁杂的表格和数据。他坐了一上午,水也没顾上喝一口,才勉勉强强看完半份,而武井给他的范围里有整整五份文件。
 
午休时间大野自顾自地去吃了午饭,没带上他,二宫看着那一大堆的表格,想着要么就不吃午饭了。大厅里的人都走光了,就剩下二宫一个人仍对着电脑屏幕敲敲打打,几个实习生一起喊了外卖,待在休息室里吃,二宫听到他们说起分任务的事儿,这才知道武井扔给自己的这份任务是他们挑剩下的,又难又烦,谁也不愿意干。
 
大野回来的时候给二宫带了个食堂免费送的苹果,那人果然还待在座位上,手忙脚乱焦头烂额。
 
“做什么呢?忙成这样,也不吃午饭。”
 
“在整理武井前辈给的一份资料。”
 
大野微微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把苹果递给他,“给你的,以后再忙也得去吃饭,要不下午怎么工作。”
 
二宫接过来,“知道了,谢谢组长。”
 
 
 
一直到下班前二宫都没能完成他那任务,武井背着包走过来跟他要成果,“整理完了吗?”
 
二宫站起来,脸刷一下红了,“还没有,还差两份,不好意思…”
 
武井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现出一丝不耐,“那今天能做完吧?”
 
她看了看表,“要不这样吧,我把邮箱地址给你,你今晚做完了发我邮箱。”
 
二宫答应下来,武井给他挑了几个毛病,便下班了。大家都陆陆续续下班了,其他几个实习生早走了,大厅里又只剩下二宫一个人。他着急,越着急就越做不好,午饭晚饭都没吃上,隐隐有些胃疼,他拿起大野给的那个苹果,急匆匆地吃掉,过一会儿胃更疼了。
 
樱井给他打电话时,他正算着一个数,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有些烦躁地按掉了电话。没隔三分钟那铃声又滴滴滴地响起来,二宫接起来,急得想跺脚,“我就回家!!”
 
樱井很少见着他无缘无故发脾气,滞了半晌问道:“我来接你?”
 
“不用了,一会儿我自己打车!”
 
二宫把电话挂掉,埋头继续加班,看着自己算了好长时间的一个数又没对上,心情相当灰暗。
 
 
 
樱井坐沙发上等他回家,禁不住困意,倚在沙发上睡着了,睡了挺久才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樱井醒过来,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十二点了。
 
“怎么了,第一天上班就加班到这么晚?”
 
二宫正换鞋,不应他。
 
樱井又问,“是不是又有人欺负你了?”
 
“没人欺负我!”二宫抬起头,皱着眉很生气的样子,“你能不能别总觉得有人欺负我!”
 
话一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竟是用了这么凶的口气,樱井上班本就累,担心他又等他这么久,他就这么跟他哥说话的。
 
“对不起,哥…”二宫跟他道歉。
 
樱井牵住他,“怎么了?你跟哥哥说说。”
 
二宫自己懊恼沮丧了半晌才回答,“可能第一天上班,有点不适应,好多不会的,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懂…”
 
樱井揽住他的肩膀,“别着急,慢慢学。”

“嗯。”

“同事都还好吗?”
 
“都很好。”二宫抱住樱井,“我会加油的。”



二宫觉得第一天一定是最难的,他想接下来大概会好些,武井给的任务做完了,只需要专心完成大野给他派的活儿就好了。可到了第二天,见着桌上那厚厚一沓文件时他才知道这大概是他的错觉。

第二天他大野给他派的活儿是第一天的好几倍,光忙着这些就够他加班到晚上十一点了,偏偏武井又拿着任务来找他。他本想拒绝,但武井态度强硬,说这些前置工作全是你完成的,后续的任务你不做没人能做。

于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二宫忙得像个高速旋转的陀螺,半夜十二点打车回家的路上都在翻资料。据说很好吃的公司食堂,是一口也没能吃得上。

他一心工作无暇顾及其他,回了家樱井跟他说了些什么也听不进去,樱井翔看他累成这样也不敢多说什么,一回家就让他赶紧睡觉休息去。

工作压力太大就不免有差错,武井又老是挑他毛病,时不时找他过去一顿说,手头上的任务刚有些头绪就被打断,连带着效率也变低许多。

成果交上去一次一次被打回来重做,二宫不免有些沮丧。从小到大虽说不是最优秀的但成绩也一直是名列前茅,除了成绩樱井翔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所以他喜欢的,棒球和游戏,都做得很好,上了大学学的是喜欢的专业,现在在的公司是当初最想进的那一家。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周五上午,他把写了一整天的项目策划书交上去,半小时后大野把他叫进办公室,一份策划书上划满了红圈。

“你写了一天就写成这样?”

大野的语气并没有很难听,但二宫仍觉得十分难堪,他站在那儿没有说话。

大野看他两眼,叹一口气,“拿回去改改,下午给我。还有…工作要分清主次才行。”

二宫点点头,拿着那份策划书出去了。他在自己座位上坐下,看桌上那水杯买了到现在一次也没用过,拿着就去了茶水间。隔壁休息室几个实习生在那儿喝茶,叽叽喳喳地聊天。

“那个二宫和也,凭什么一来就让组长直接带他啊,他有特别厉害么?”

“能有什么厉害的…没听说他终面的时候支支吾吾的么?大概是走了什么我们看不着的捷径吧哈哈哈…”

“是啊,见没见着刚刚组长把他喊进去训了一顿,组长不常训人的,他这工作能力也是够差的…”

“欸,听没听说人事总监就好他这一口啊?你看他长得白白嫩嫩这秀气的呀,他一面可是第一个过的…听说给咱们面试那HR还留了他邮箱地址…别人哪有这待遇…”

休息室里的叽喳声还在不停地传来,二宫拿着那个落了尘的空水杯又走了出去。

若是依着他往常的性格,谁要在他背后嚼他舌根被他听了去,一定上去跟人家理论,他从小和他哥磨嘴皮子,论吵架没人吵得过他。

但这回他没有,因为他自己也开始怀疑起来,那些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一直就觉得那天晚上樱井翔是骗他了,他觉着樱井翔是去找他母亲给他开后门了,所以他觉得自己要好好工作,不能让别人说闲话,所以他一个人做着两个人的活儿也不敢有怨言。

二宫坐回到座位上,几天下来不规律的饮食他胃病又犯了,怕耽误了工作一直拖着也没跟樱井说。他看着那份项目策划书,大野给他圈出来的地方有好些常识性的错误,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犯了这些错,他以前也并不是一个粗心的人。

正坐在那儿改着报告,武井又拿了几份表过来让他统计数据,说是急用,限他半小时内算好。二宫匆匆忙忙地扔下报告去核对那份数据,半小时内勉强核好交给武井。武井收到邮件,没再核一遍便转给了其他同事。

发现原始数据有错的时候已经将近下班时间了,逐步排查了发现是二宫那一步核数据给核错了。

原始数据有错,后期做出来的统计报告也得全部作废,这意味着全组人都得跟着加班重新做一遍。这失误武井也有责任,但她自然不肯担责,便把错误全部推到二宫头上,拉着他去给所有人道歉。

一时间整个部门怨声载道,路过二宫的工位时都得狠狠剜他一眼。大野没指责他什么,只说了项目策划明天再改,先把弄错的数据重新统计一遍。

谁都没想到董事长会在那个时候过来。二宫来了五天,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樱井母亲。他最不想在她面前失误了,他很想跟她证明自己,证明自己还是挺能干的,证明自己不是只会拖累樱井翔的废物,可她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

“董事长好。”一些路过的同事跟她打招呼。

“怎么整个组都在加班?”她问道。

那同事瞟二宫一眼,“有个实习生把数弄错了,累得大家都跟着一起加班。”

樱井母亲径直进了大野的办公室,三分钟之后大野让二宫进去一趟。

二宫站在她面前,不停地鞠躬道歉,像极了上次樱井住院时的场景。

“谁犯错,谁负责。”樱井母亲淡淡道,随即转头跟大野说,“让其他同事先下班吧。”



诺大的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二宫一个人,他忍着胃疼跟自己生气,一份一份地核对着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数据表。统计报告他不会写,翻着过去其他前辈做过的报告,一点点地研究比对着。

等到他抬起头时,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了四点钟的方向。他累到了极限,匆匆收好了包,下了楼,想打车回家稍微睡上两个小时。

在路边干站了二十分钟他都没打到车,深秋里黎明前的风相当刺骨,二宫缩成一团,蹲在街边,觉得难过又无助。

他拿出手机来,今晚樱井到医院值班去了,所以不知道他加班到这种时候。他想樱井大概是醒着的,他给他拨过去一个电话,想着至少能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小和?”樱井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

二宫本来是想骗骗他的,他想说自己在家呢,只是半夜醒了无聊给他打个电话。可樱井的声音一响起来,他就憋不住了。

一瞬间无限的委屈涌上心头,连带着强烈的酸意充斥了鼻腔,刚想开口眼泪就掉下来了。

“哥哥…”二宫蹲在街边一边哭一边擦眼泪。

“怎么了,你在哪儿呢?”樱井一听他哭就着急。

“在公司…楼下…打不到车回家…”二宫把眼泪全部蹭到袖子上。

“加班加到这时候?!”樱井一着急值班记录表都差点摔了。

二宫知道他想干什么,“你不要打电话给阿姨…!也不要现在跑过来…是我犯错了…才加班的…我就是跟我自己生气…”

“小和…”

“我自己能处理好…我就是…就是想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哭一会儿…”

樱井那头的声音慢慢平静下来,“我知道,我知道你会处理好的。”

二宫两只袖子都染上水渍,他还是停不住抽泣,“哥哥…”

“我在…我在呢。”

樱井听着二宫在那头抽噎了好一会儿,又出声问自己,“明天傍晚…来接我好不好…?去吃拉面…”

“好。”



樱井心神不宁地在医院待到八点,直至小原来接了他的班才离开。开着车到二宫公司底下给他买了份热腾腾的早餐,又到蛋糕店买了些菠萝面包,再携上他在医院里给二宫配的些胃药,准备给他送上去。

到了大楼门口被保安给拦了下来,说是非公司职员不让进,想进的得有同事下来接才行。樱井正愁着要不要给二宫打个电话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Sho酱?”

樱井转过身,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人,“O酱?”


大野智是樱井翔高中同学,高中那会儿关系不错,但后来樱井翔太忙,大野又去了其他城市上大学,慢慢就淡了联系。大野不知道董事长是樱井翔的母亲,樱井翔也不知道他大学毕业之后竟是进了他母亲的公司。

听了来龙去脉后,大野惊讶道,“那小家伙是你弟弟?”

“是。”樱井把药和食物塞进大野手里,“他昨晚闹胃病了,帮我把这些带给他好么?我就不上去打扰他了。”

“行。”大野爽快地接下来,“那我们择日再聚一聚,喊上Yuki,也好久没见他了。”

“好。”

“我会看着你弟弟的,别担心。”

樱井展开一个笑,像他们高中时那样跟大野碰碰肩,“谢谢。”



















评论(91)
热度(211)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