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红线 (一)

半夜发疯开新坑
是个修仙种田文(?
改了之前那篇丘比狐的设定,又改了本来想给我担写的生贺
终于下决心给村里增添新品种
希望能好好写下去 认真修仙 认真种田


————————


01

“杂毛的不要。”

樱井翔挨个看过那挤成一排的小狐狸们,首先淘汰了排头第一个,转而去摸下一个。

第二个,“这破山上还能产银狐,稀奇稀奇。”

第五个,“藏狐,这莫不是只藏狐?瞧瞧这什么表情…”

一排摸完了也没摸到特别满意的,樱井转身想走,见着排头那只杂毛小狐狸打了几个滚又蹿到排尾,站直了等着樱井翔来摸。

“都说了杂毛的不要。”樱井抱着手看他。

小狐狸睁着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不知道哪摸出一片树叶来,遮住了头上那撮橘色杂毛。

樱井翔笑了,“这么想跟着我呀?”

小狐狸点点头,樱井便大发慈悲地朝他伸出手。狐狸见势一跃,跳进他怀里,头上树叶稳稳当当顶着,没掉下来。

樱井使坏,伸手将那片树叶拿下来,小狐狸呜啊乱叫,被这罪魁祸首拍了脑袋,“行了,知道你是个杂毛的。”

樱井翔抱着狐狸往自己那小木屋里走,“我虽是更喜欢纯色狐狸,但在这破山上找了几天了也没找着满意的。

“既然你想跟着我,我也心无所属,那咱俩便将就将就着过,排忧解闷,来去不过百年,也无大碍。”

他絮絮叨叨半天没得到回应,便又敲了敲小狐狸的头,“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小狐狸扭头看他,樱井便自顾自地替他答应下来了,“那今后咱俩好好相处,你可不许调皮。”



02

樱井翔,是个狐,且是个半大不小的仙。

他爹,天庭上一等一的资深老狐仙,当了个半大不小的官,掌姻缘,民间通称月老。老狐仙当官当了数千年,烦透,想起自家顽劣的小儿子也不小了。便将他赶下天界历练,盼着他有朝一日长进了,学成归来,接自己的职,好让自己早早退休当个快活神仙。

樱井翔被他这爹叨叨了数千年,烦透,听闻要下天界,乐乐呵呵收拾行李愉快走人。没想过他爹是下了狠心,给他降落在一荒山上。降落荒山不说,还没收他一身仙力,送他木屋一座斧头三把,让他开拓荒野好好历练。

可他一养尊处优惯了的小神仙又能开什么荒拓什么野呢?樱井翔端坐在木屋内,大骂天上那老狐仙,骂了三天,把自己给骂饿了。

他这才明白过来神仙没了仙力是会饿的,只好循着那人界的规则,以五谷杂粮果腹充饥。然这荒山上又有什么五谷杂粮呢?横竖不过几根枯木加一片黄土。

于是饿昏了头的樱井翔在人间干的第一件大事儿,就是下山偷桃吃。桃没偷着两个,倒是被那守桃林的老翁追打了一路。



樱井翔此仙,可谓下凡历练的神仙中,最为凄惨的那一个了。还好有丘术道人门下一小弟子,樱井翔的仙界好友,大野智,得了空开了个天眼探望了他一番。

活生生饿瘦了两圈的年轻狐仙拉住好友不让走。大野心善,给他带了一袋子银钱,带了一袋子天界庙会上买回来的玻璃球。又随手给这荒山黄土施了施肥,打了口井,撒了把树种,这才安心离开。

离开前嘱咐樱井翔,你爹让你好好在这山上修炼,若要去酒楼戏院花天酒地,便一定打断你的腿。

年轻狐仙拿着银元下山,先买了只烧鸡狼吞虎咽塞进肚里,而后安安分分地买了粮种和小鸡崽,回山务农。

小麦高粱怎么也种不活,大野在天宫里窥他,暗暗发力让那土地变得肥沃了又肥沃。终于在第二年的秋天里收获了第一批良莠不齐的高粱,小鸡崽们也自力更生地繁衍了后代。

樱井翔此仙,宅心仁厚,不杀生,养大了一窝鸡崽,却没学会杀鸡。于是鸡们漫山遍野地跑,不久便吸引来一群狐狸偷鸡。赶跑一批又来一批,久而久之这山上的鸡便绝迹了,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的狐狸。

樱井翔每日望着那些路过的狐狸们,莫名孤单,便想选一只来家养。

他虽被没收了仙力,却还有些仙气,这仙气用来感召同类倒还是绰绰有余的。于是有了这想法三日后,门前便聚起了几只小狐狸,各个都拿黑眼睛瞅他,这意思是愿意给他做伴。



他挑了三天,没有满意的,将就着挑出这么个杂毛小狐狸。毛色白里掺些淡淡的橘,头上一撮橘色杂毛尤为显眼。听得懂樱井说话,尚有些灵气。

樱井抱着他,沉甸甸的,顺手一摸,还是只公狐狸。

“还没有名字吧…”他拎起小狐狸看了看,“起个什么名儿好呢?”

思来想去,又翻了几回话本子,最终定下来一个,“就叫做和也吧。

“和也和也,顺口又好听。”

评论(76)
热度(221)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