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人生大事 03



二宫开着车,穿过半个城市,把自己十年来的所有记忆都搬回了原来的地方。

他父母退休之后便搬到了附近的小镇上住,所以旧房子便空了下来。二宫请了钟点工,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清理好那两层小楼。拎着大袋小袋从超市里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二宫摁了下玄关处的开关,客厅里的灯呲滋响了一会儿,灭了,他搬回来的第一天就罢工。

他不知道该怎么换灯泡,樱井会管这个,所以他从没关心过家里灯泡的好坏状况。二宫没个好气地将那一堆杂物都丢在玄关处,自己换了拖鞋径直上楼。他摸黑开了房门,费劲地铺好了床,要换睡衣时才发现暖气也坏了。

他整个人窝进被子里,手脚冻得有些麻木。刚下过雨,没有暖气的屋内变得又潮又冷,二宫闭上眼,有些懊悔,其实不用那么着急搬出来也没关系。财产分割程序没走完,樱井翔没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他们仍是法律意义上的配偶,那房子也仍旧有他一半的产权。并不是住不了了,只是脑子一热就再不想住下去了。

二宫又将那一床被子裹得再紧了些,忙了一天实在是太累了,再冷也禁不住那席卷而来的困意。他闭上眼,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他一向睡不安稳,不久后就陷入梦魇,模模糊糊挣扎了一阵,忽地反应过来这是个梦,便放弃了挣扎,像个旁观者似的看那梦中的故事。并不是什么陌生离奇的情节,多年前熟悉的场景被刻录成老旧的黑白默片,插进放映机中缓慢地转,无声无息,但台词他全部都记得。

和这世上所有的爱情相比,他和樱井翔的故事实在算不上浪漫。没有什么一见倾心如痴如狂,连开场白都显得烂俗。同系的同学,恰好选到同一个教授的课,场子小学生多,樱井来得晚,又恰好整个教室里唯独二宫身边余下了一个空位。

往后他们便成了互相帮对方占座的朋友,只不过需要二宫帮着占座的同学多了去,樱井也没显得有多特殊。倒是松本跟樱井更热络一些,他们在同个社团,平时总能凑在一起办活动。

二宫当时有个男朋友,谈了挺久的,算得上是初恋。只不过那位上了大学之后混得风生水起,和女生牵手拥抱的照片被公然发到了社交网站上。二宫看着那动态下面清一水的祝福,拿出手机给他发邮件。他说我们明天晚上七点见个面行吗,再谈谈。

那封邮件没有等来回复,不过二宫还是去了。他在广场的角落里找个地方坐下来等,那天没有什么雨啊雪的,只是很冷,临近年末,寒冬,很冷。

七点一刻的时候樱井路过广场。二宫抬起头跟他打招呼,樱井说我去上家教课,二宫说我在这儿等个朋友。

九点一刻的时候樱井又路过,他说你怎么还在这里,二宫把两只手插在兜里,很久之后才回答道,我那朋友有点事儿,很忙。

十一点的时候广场上的人都走光了,灯也灭了,二宫一个人躲在黑暗里,伸出手哈气,天是真的冷。他一抬头,看到那个烦人的家伙第三次路过。

樱井摸了摸脑袋,尴尴尬尬地说自己出来买饮料的。

二宫觉得特丢人,好像什么秘密被人赤裸裸地扒了出来。他站起来就走,樱井一路小跑在后面跟着他,最后大概是急了,几步拦住二宫,把怀里揣着的一条围巾递给他。二宫接过来,然后扔在地上踩了两脚,樱井大概没料到他会这样,二宫看着他惊讶的表情觉得心里挺解气。

然后他又埋头往前冲,后面又很快传来脚步声。樱井真是跑挺快的,二宫又一次被拦住,那人很快解下自己脖子上那条围巾,不由分说地给二宫围上。他说你别冻着了,这大冷天的。

二宫这回没发脾气了,他站了一会儿,转身回去,把那条脏兮兮的围巾捡回来,他说我明天洗洗再还给你吧。樱井说不要紧,没关系的。

二宫抬起头干笑了一下,他说我被甩了,心情不太好,对不起啊,你别介意。

樱井摇摇头,说没关系,你不用道歉。



二宫被甩了,初恋告终。不过他也没空窗太久,这个没了大不了再找下一个。他从来就不乏追求者,什么爱啊喜欢啊,手机里总堆着大堆的告白邮件。

那些情话他大都不信,但总有些人,情话说得太动听,他也就信了。然后开始一段新的恋情,交往,热恋,冷淡,然后吵架,再分手。

每每都要等到分手时他才能恍然大悟过来,原来都是假的,什么爱啊喜欢的。但也不全是假的,大概说出来的那一刻还是真的,被时间这么一打磨,就成了假的。

然后他们毕业,二宫那第三段恋情熬不过毕业季,他极力想挽留,但仍是分开了。毕业三个月之后,松本的生日会,二宫喝了些酒,昏昏沉沉的说要打车回去。松本给樱井递眼色,樱井赶紧自告奋勇地说我送你回去。

他就是在那天晚上跟二宫表白的,说了一大堆,跟演讲似的,二宫被他说得一愣一愣。一样是很动听的情话,他怀疑樱井那些台词是前一天晚上编好了背下来的。他这个人就是特认真,连告白也一样,弄得跟什么仪式似的。

临了樱井问他,能不能考虑一下。二宫摇摇头,他说不用考虑,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吧。

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开端,带着点荒唐的色彩。

二宫从来没想过他和樱井翔最终能走到结婚这一步,结婚典礼上他们都穿着白色的礼服,樱井低下头给他戴上婚戒,那一刻二宫的心狠狠地跳了一下。司仪说了一大串的结婚誓词,末了问一句,你们会永远爱着对方吗。

两人都答了会,二宫那一刻是真的觉得会。后来,过了好些年,他才明白过来,人们明明连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都无法预料得到,却总喜欢用永远来标榜自己当下的心意。他不例外,樱井翔大概也不例外。

他们结婚,然后搬进新房子,每一处都是他跟樱井仔细商量了然后定下来的,这就是他梦想中的家。他们去度蜜月,在传说中能让爱情永恒的地方拥抱接吻。

默片播到这儿便戛然而止,大概是在提醒他这不过是一份保质期长了一些的爱情而已。二宫觉得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他以为自己哭了,但是他睁开眼睛,摸了摸眼角,仍是干涩的。



他喊了修理工,花了一天的时间修好了家里的所有电器。他又去了家居超市,买了一张厚厚的大地毯拖了回来,铺在客厅的地面上,然后光着脚在屋里走来走去。他记得装修婚房时他挑的第一件家居用品也是这款地毯。

太阳落下去的时候他已经坐在电视机前打了半小时的游戏,他按时点了外卖,已经吃完了。外面刮起了大风,他关起家里所有窗户,天气预报说夜里会有雨。

然后他放着茶几上的电话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是樱井翔的电话,虽然没有备注,但那一串数字他一看就知道。

他把电话接了起来,樱井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显得有些疲惫。他说,小和,我们能不能谈一谈。

二宫开的免提,手上仍拿着游戏手柄,游戏界面也并没有暂停。他说谈吧,你想谈什么。

樱井停顿了挺久,二宫听到他那边传来风的声音。樱井说我在你家门口,能不能…见个面?

二宫仍旧没有停下手中的游戏,也没有走到窗边看看樱井是不是真的等在门口,他说不用了吧,什么话在电话里说不就好了吗。樱井那边又停顿了好一会儿,然后他慢慢地开始说,说了很多,也说了很久。从很多年以前开始说的,说到最近这两年,他们之间大小的矛盾,有些二宫还记得,有些二宫早忘了。他一件一件地分析解释,然后说对不起。

大概二宫这边的游戏噪音太大,樱井说完之后问,小和你在听吗。二宫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然后樱井翔又继续说,说他公司的事儿,说未来,又说到小修,有些二宫听得懂,有些二宫也听不懂。

他听到樱井那边传来的风声越来越大,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雨。一会儿有雨,你早些回去吧,二宫终于插了一句话。樱井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了,要不是持续传过来的风声,二宫还以为他已经挂了。

”小和…”樱井的声音又传过来,风声太大,他的声音就变得很小,他说,“我很想见见你。”

二宫到底没有下楼给他开门。


一个月后委托所终于把财产分割协议给送了过来。还差一份协议书他们这婚就离成了,可樱井翔不签字,要打官司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然后二宫接到了一个算不上熟悉的电话,他想,人是真的没法预测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

评论(67)
热度(223)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