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蜜意(上)

交作业……
本章没有肉……
明天继续补作业……

既然123势均力敌,那就让我们来炖一块abo撒娇小和的小道具肉吧………………

Alpha S x Omega N
瞎设背景:SN家里是世交,从小订了婚约,N几岁的时候家里出了变故,父母走前把N托付给S的父母。N在樱井爸妈的溺爱下越长越熊(x…,成年了之后从樱井爸妈家搬出来和S一起住。

———————

上完最后一节课时天色已经暗了,二宫慢慢悠悠地收拾了书包,挑了个人最多的时点出了校门。附近挤成几堆的同班同学见着他的身影,叽叽喳喳议论开来。

二宫没停下来跟他们争辩,唇角上甚至浮起了一丝轻蔑的笑意,拉拉包带又跑得再快了一些,径直钻进了街边一辆高级轿车中。

“看看,我就说他被包了。”

议论声稍大了些,还略带着怜悯的上目线色彩,“大概苦日子过够了,遇上个有钱的还不赶紧抓牢啊。”



二宫坐在副驾驶座上,朝着樱井翔笑,“今天这么好,竟然亲自开车来接我。”

樱井越过身给他系好安全带,“平时不好?”

二宫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往他唇角上碰了一碰,“好。”

樱井翔当然不会满足于这种浅尝则止的触碰,当即按住二宫的肩吻了回去。轻车熟路地用舌尖启开他的唇,一点点递进去,带着那片湿热的柔软与自己纠缠。

车窗外学生放学的声音很是嘈杂,樱井微眯了眼,见着二宫一边跟他接吻一边还往窗外瞟,便不轻不重地往他唇上一咬,“走神?”

“呀…”二宫回过神来,不自觉地小声惊呼出来,然后抬着眼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在学校受委屈了你知不知道?”

樱井勾起嘴角,“谁欺负你了?”

他了解二宫,这家伙要是心里真委屈了绝不会说出来,能说出来的都不是什么大事儿。

二宫指了指车窗外走过去的一群人,“就他们,他们说我被包养了。”

樱井终于没忍住笑出声,装傻道,“被谁包了?”

二宫有些恼怒地掰过樱井的手,让他看着自己,“你啊,大金主。”

樱井反手覆住二宫的掌心,“你怎么没欺负回去?”

二宫轻哼一声,“我才懒得跟他们计较。”

樱井心里明白这前前后后是怎么回事儿。二宫从小被娇惯着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有什么。好不容易上了大学,樱井特意让人安排他住集体宿舍,原意是想磨磨他的少爷脾气,再让他和同学好好相处。没料二宫去看了一次就不愿意住,说是太小太挤,不过最后还是被樱井押着去住了。

住了没两天就开始计划着给樱井添乱,明明喊了樱井父母十多年的爸妈,却在家庭调查表上写上大大的“孤儿”两字。好事者暗暗八卦,这么一传十十传百,传到老师耳中,连助学金申请表都给他发下来了。二宫又不要,穿着他那件偷偷藏了七八年的寒酸破外套去上学,活脱一个穷疯了的样子。没两周再摇身一变,换上一身光鲜亮丽的名牌,还都带着巨大的logo。

这么一折腾,再加上樱井去接过他几回,这捕风捉影的包养谣言便传开了,在二宫的助推之下越传越厉害。一宿舍的人都戴着有色眼镜看他,自动离他三尺远。二宫刚好去和樱井母亲哭诉,说自己被欺负了,宿舍住不下去了,得搬出来住。

前一周,樱井母亲每日给樱井打上五个电话,要么支支吾吾说小和在宿舍住得不习惯,要么训斥他对二宫不上心。这么七天下来,樱井实在拗不过自家母亲的夺命连环call,让秘书在二宫学校附近找了个公寓,让他搬了出来。

二宫一手造就了这所谓欺凌事件,终于如愿以偿搬进了自己的新公寓。樱井派人去查过,大概知道了二宫捣的什么鬼,可知道了没用,拿二宫没办法,他母亲一听说二宫被欺负就心疼得要死。樱井只能认栽,再感慨这么多年斗智斗勇,小家伙跟他作对的本事见长。


二宫半躺在副驾上打游戏,樱井看他一眼,“就算搬出来了也得和别人好好相处,改改你这脾气。”

二宫轻哼一声,“我才不要和爱嚼舌根的人好好相处。”

他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樱井辩不过他,干脆作罢,专心开车,打了个方向盘拐进别墅区。二宫收了游戏机,盯着他看,“你怎么不问问我新公寓住得怎么样?”

樱井随着他的意问道:“新公寓住得怎么样?”

“还行,就是浴室水管坏了,得喊管家伯伯过来修。”

“你管家伯伯怎么会修水管?”

二宫的脸微不可见地红了红,“不会吗,管家伯伯不是什么都会的吗?一会儿见到他要让他学一学。”

他们家老管家被二宫欺负了这么些年,一把年纪了还得去学修水管,职业生涯中摊上这么个主儿也是惨。



樱井把车停好,二宫从副驾里钻出来,手里多了个做工相当精致的小礼盒和一束康乃馨。

“是我给妈妈挑的礼物,”二宫在樱井眼前晃了晃,“挑了好久。”

樱井摸摸他的头,“你倒是用心。”

“那当然,”二宫牵着他的手往家走,“生日一年可只有一次,更何况这是妈妈的生日。”

进了家门,樱井扔下包,“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儿七点再开车过去。”

二宫点点头,然后缠上来,“我能一起洗
吗?”

樱井刮了刮他的鼻子,“不能。”

他们俩人就没一起安分地洗过澡,樱井今天才刚出差回来,挺累,经不起二宫裸着身子进攻,因此果断拒绝才是良策。

二宫眨眨眼看着他不说话,樱井把他抱起来放沙发上坐着,“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二宫撇撇嘴,“那你快洗,我等你。”

樱井奖励似的往他唇上啄了一下,这才脱了外套进浴室。

二宫百无聊赖地拿手机玩对对碰游戏,他太强,又氪了不少,这游戏显得不太有挑战性。樱井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好几回,二宫被吵得不耐烦,拿起来想把这音效给关了。才摁亮屏幕便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冈本真纪,是樱井翔公司某项目的合作伙伴,二宫总见她给樱井翔打电话发邮件。只不过这次的邮件有点特殊,谈的不是工作上的事儿,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Sho桑,明天开完会之后有空吗,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去看话剧吗?」

二宫盯着那一行字,整个人跟炸了似的。先不论樱井翔是怎么想的,这位小姐对他未婚夫的兴趣已经显而易见了。二宫以前可没遇上过这种威胁,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应对。他看看墙上挂钟,按樱井的习惯,他半小时内应该还不会从浴室里出来。

二宫思考了不到三十秒便从书包里拿出了电脑。他开了机,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二十分钟之后顺利黑进了冈田会社的内网。二宫一边感慨这公司的网络安保太差,一边开始着手乱改人家的内部资料。不一会儿冈本会社官网的整个版头上全变成了乱码,还有隐约可辨认的几个字,「不可以」、「不行」、「非常非常介意」,诸如此类。

樱井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二宫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笑,见着他出来还刻意憋了憋。电话适时响了起来,樱井拿过手机,擦着头发按了接听键。

二宫默默合上自己的电脑藏在身后,看着樱井接了五分钟的电话,再转过来的时候脸上毫无表情。

二宫又往沙发角落里缩了缩,抱紧他的宝贝电脑。樱井眯了眯眼,二宫的手稍稍一抖,强装镇定地跟他对视。

“你抖什么?”樱井走过来,俯下身靠他极近。

“我……”

“是你干的吧,看到了什么?”

二宫脑子一热,推了他一下,脱口喊道:“你要和她一起去看话剧…!”

“我和谁一起去看话剧?”

二宫一个不留神,怀里的电脑被樱井抽走,一打开屏幕,冈本会社被篡改了的滑稽网页便跳了出来。

二宫攥着拳头,吞吞吐吐的,“你以后要和我结婚的啊,又不是要和她结婚,不许你和她一起去看话剧…”

“托你的福,明天会议的数据全毁了,项目组所有人都得回公司熬夜加班,项目往后拖一天要浪费多少成本你知道吗?二宫和也你胡闹到底知不知道分寸?”

二宫当然不知道,他只是一时心急,没想太多就这么做了。他也不会认错,他从小到大都没跟谁道过歉。

樱井沉着脸把手机丢给他,“你现在给我去道歉。”

“我不道歉,她不知道你有婚约的吗?为什么要约你去看话剧…我只不过是…”

“为什么不先问问我?”樱井打断他。

二宫愣了一愣,随即低下头,“我不会道歉的…”

樱井抬手指了指楼上最西面的小房间,二宫一个哆嗦绷直了身体。二宫从不敢跟樱井翔蛮横,就算想从学校里搬出来也只敢通过樱井妈妈间接达到目的,这当然都是有原因的,樱井翔想治他时从来不缺手段。

“道歉吗?”

二宫依旧摇头,他想到那个话剧邀请就慌张又厌烦,他和樱井翔的关系还没有被公开,婚约这种东西本就不是什么有力的约束,再要去道歉的话他大概会丧失所有关于樱井翔的信心。

樱井拉开茶几下面的抽屉,二宫当然知道那里面放着什么,很快他的右手腕便被一个皮质手铐给铐在了茶几柱上。


现在是七点,这时候他们本该一起出门,拿着他精心挑选的礼物去给樱井母亲庆祝生日。可他现在被铐在这里,樱井也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你还想不想结婚了?”

樱井关上门那一瞬,二宫突然喊了一句,“樱井翔你还想和我结婚吗?”

当然没人应他,后半句还没有说出口时樱井已经把门给带上了。



七点三刻时樱井翔到了实家,樱井母亲来开的门,因为知道二宫今天回来,她特意下厨做了好几个拿手菜。

“小和呢?”樱井妈妈往樱井身后看了看,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樱井换了鞋,“他和同学聚餐去了,估计赶不过来了。”

“聚餐?不是说和同学处得不好吗,怎么会去聚餐?”

“大概是班级聚餐不好推脱。”

总不能说是犯了错被他铐在家里了。

樱井母亲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情,“连我的生日也不来吗…这孩子…”

樱井把二宫准备的礼物带过来了,樱井妈妈拆开来看,是款墨玉镯子,偶尔跟二宫提过一次,他便记下了,挑了很久挑了个成色极好的。

樱井妈妈把专给二宫做的那几个菜装进保温盒里,让樱井带回去,“偶尔带他过来让我看看,好一阵没见了心里想得紧。”

樱井答应下来,“过两天带他过来看您。”





评论(48)
热度(299)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