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怦然心动 续1


二宫最近有点奇怪。

总是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下了课也不出来找樱井翔玩儿,傍晚也不到足球场边上去打棒球了。

樱井翔十分担心他,“小和,你生病了吗?”

“没有。”二宫软绵绵地靠在樱井肩上。

“那心情不好?”

“也没有。”

樱井嗅了嗅二宫的头发,“小和,你最近用的什么洗发水啊?特别香。”

二宫迅速从樱井肩上弹起来,走到公车门口那儿,“Sho酱,我到站了,我先回家了。”

樱井看着二宫跑下车去的背影,心想这家伙最近还真是别扭,不就换了个洗发水么,告诉他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二宫不说,樱井便愈发好奇,当晚就搜了哪些牌子的洗发水新近出了青柠香味。

这不搜不要紧,一搜,那网页上便跳出了关联搜索词——信息素。

信息素?

樱井大约疑惑了三秒,而后一拍手掌恍然大悟,再而后心跳如擂鼓,差点没紧张得蹿上天花板。

……

二宫妈妈往二宫的书包里备了两盒小胶囊,“午饭之后要记得吃两粒。”

“嗯。”二宫把书包背在肩上,穿上了鞋。

二宫妈妈把便当盒递到他手中,“不舒服的时候也要吃两粒。”

“知道了妈妈。”

“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二宫妈妈最后叮嘱了一句。

……

这天樱井带了份巨大型的五层便当盒到学校,每一层里都塞满了二宫喜欢吃的各种食物。

“小和,你尝尝这个。”他殷勤地夹了块炸虾放到二宫的小盘子里。

二宫看着那炸得金黄酥脆的新鲜大虾,甚是没有胃口。

“不想吃…太油了。”

樱井的储备粮十分丰富,抛弃了炸虾仍有许多其他选择。他又掏出一盒曲奇和蛋糕来,“呐,我昨天自己烤的蛋糕。”

他切下一块送到二宫,“你闻闻,是不是香喷喷?”

二宫犹豫再三,吃下极小极小的一口,味道竟然意外的还不错,看来这人昨晚没少下功夫。

那巨大的五层食盒在这两人和相叶之间形成了一道屏障。相叶捧着自己那份可怜的咖喱饭往那边探头探脑,“喂,Sho酱,我也要吃炸虾。”

于是那一盘炸虾全给了相叶。作为交换的条件,相叶自觉地捧着那盘炸虾到其他角落去吃午餐去了。

二宫被樱井喂得十分撑,刚想站起来走个两步,便觉得头晕目眩,两条腿也直打颤,他这才想起来药还没吃,便赶紧到口袋里去摸,倒出两颗小药丸和着开水吞了下去。

樱井看见那小药丸,又紧张起来,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满脑子全是昨晚网页上蹦出来的哪些字,什么发情期啦,抑制剂啦,那条条框框与二宫这症状一相比,竟是完全吻合。

二宫喝了水,发现樱井盯着自己看,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早上出门时想好的理由也全忘了。

樱井咳了两声,“小和你怎么在吃药?”

“嗯…生病了…”

樱井非常直截了当,“可你昨天还说了你没生病。”

气氛僵持两秒,二宫败下阵来,趴到樱井耳边,“Sho酱,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哦。”

……

二宫和也竟然是个Omega。

他的男朋友樱井翔心情复杂。

特别是他刚确认了这个消息的下午,十分天然的相叶雅纪便说出了「小和身上怎么香香的。」这样的话之后,樱井翔便如临大敌,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他脱下外套将二宫包得严严实实,并对外宣称二宫得了流感,谁要是靠近了就会被传染。于是在樱井翔的恐吓之下,谁也不敢靠近他们。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傍晚,年纪里突然下了一个重磅消息——明天春游。

各个班级一片欢腾,唯有樱井翔和二宫和也愁成了两只苦瓜。

春游两天,没有医院开的病历便不许请假。

二宫是开不出病历的,所以他只能去春游。

“Sho酱…怎么办啊…?”二宫苦着脸坐在樱井旁边。

“没关系的小和,我会保护你的。”樱井搂住二宫的肩膀安慰他。

……

二宫妈妈给儿子准备了一罐子小药片,塞在他上衣口袋里。

“要随身带着,不舒服了一定要及时吃。”

“嗯。”二宫点点头。

“Omega选择伴侣的机会,一辈子也只有一次。这事儿太慎重了,你年纪还小,不能这么快就决定下来。”

“所以——”二宫妈妈扶住儿子的肩膀,“千万不能让别人碰你。”

“知道了,妈妈。”

“你那个小男朋友也不行。”


—————————


二宫戴上帽子,背着大书包出了门。

二宫家爸爸妈妈也戴上帽子,乔装打扮一番出了门。

他们偷偷跟在自家儿子身后,看着他慢慢吞吞地走到集合的车站,看着他和他的小男朋友牵着手上了大巴。

“那小子就是小和的男朋友啊?”二宫爸爸第一次见着樱井翔,躲在二宫妈妈身后好奇发问。

二宫妈妈推推自己的大墨镜,“是啊。”

两人订了车票,跟着儿子一起出发。

二宫不舒服,坐大巴也晕,有气无力地靠着樱井,樱井摆了个让二宫能舒服靠着的姿势,那若有若无的青柠香气直往他鼻子里钻。

他想着要冷静,冷静冷静,等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冷静的时候才敢睁眼,一睁眼才发现自己已经用手搂了二宫正要往他发顶上蹭。

相叶从后座上探头过来,“喂,公众场合你们也注意点儿。”

樱井赶紧住嘴,二宫从樱井怀里挣出来,歪到另一边去继续睡了。樱井坏了事儿,懊悔不已,拿了纸巾搓了两个小纸团塞鼻子里。



到了营地,老师们决定分班组队,樱井翔着急了,死皮赖脸要跟相叶雅纪换,换出来的结果是他成功牵上了二宫和也的手,但也包下了相叶雅纪之后一个月的午餐。

他挑了个僻静的地方把帐篷搭起来,二宫坐在一旁翻那活动小册子看,看到接下去那一项活动叫做划船,顿时头晕目眩只想撂挑子不干了。

二宫家的两口子躲在大树后面暗中观察。

“这小子把帐篷搭在这么僻静的地方,一定对咱家儿子有什么歪心思。”二宫爸爸相当警惕。

“他敢有什么歪心思?”二宫妈妈手里准备用来搭帐篷的大铁棒寒光一闪。

二宫爸爸默默接过铁棒藏好,二宫妈妈推推他,“小船上的洞凿好了吗?”

“放心吧,凿好了。”

“救生衣准备了吗?”

“准备好了。”

二宫爸爸一脸忧愁,“小和还在吃药呢,这样是不是不好?”

“没办法。”妈妈敲爸爸的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儿子的那个倔脾气,要这个小男朋友不靠谱要趁早分手,省得以后越陷越深。”


搭好帐篷之后便要集合去划船,一组一只小船。樱井领了救生衣过来和二宫站一起,二宫很听话地把妈妈给他的药全放在身上了,还带了大水壶。

湖的另一边,散客区,一对鬼鬼祟祟的变装夫妻也租了小船偷偷下湖。

二宫一坐上船就头晕,樱井自告奋勇,一人承担了划船重任。别的组都是两人一起划,他们这组就一人划,樱井又不怎么控制得了小船的方向,一会儿就脱离了大部队。

远处端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的二宫妈妈评价道,“这小子臂力不行。”



二宫坐在船上天旋地转,忽地感觉身下一阵冷意,他低头一看,湖水不知从什么地方漏进来,弄湿了小半个船舱。

“Sho酱…Sho酱!”二宫喊他,“船怎么漏了!”

那水越积越多,樱井回过头看,二宫的裤子都全湿了,他着急了,扒拉着船桨往岸边划,“我们先上岸!别急别急!”

可他们这会儿正在湖中心,要划回岸边哪那么快,樱井费力地划了五分钟,也就才将将划出去几米。船身越来越沉,水已经漏了半个船舱。湖太大,看护的老师在前面也没注意到他们。

扑通一声,小船整个翻了过去。二宫摔下去的时候呛了几口水,被湖水冻得打了个颤,虽然身上穿着救生衣但也很慌乱。樱井有一瞬间比他还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小和,别紧张,别紧张,不会有事的。”他一边牵着二宫往岸边游,一边安慰他。

等他们游上岸时,几名陪护的老师都赶了过来,说是游船出了故障又没有检修。稍检查了一下俩小孩儿,因为身上穿了救生衣,所以只是衣服湿了,其他方面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樱井看二宫脸色不好,连忙说,“老师,我和二宫同学回去换衣服吧。”

几个老师又嘱咐了他们两句,便放他们走了。二宫走得飞快,樱井一路小跑跟着他,走到人少的地方他才停下来,转过来看着樱井,“Sho酱,怎么办,药都丢了……”

二宫有些喘,脸上也泛着红晕,樱井觉得他身上那股青柠味愈发浓重。他赶紧别过脸,拉上二宫跑起来,“我们先回去换衣服,然后再想办法……”

樱井跑着跑着,心里越来越乱,偏偏那股味儿还直往他鼻子里钻。他们进帐篷里换衣服,二宫把外套和T恤都脱了下来,他的皮肤有些过分白皙,摘了眼镜之后把那双温和水润的浅色眼睛露了出来,眼角冻得有些红意,加上一头湿漉漉的乱发,让樱井看得呆了,一时间心如擂鼓,就算心里不停提醒自己别越界,身体还是不自觉地靠了过去。

“小和…”樱井的喉结上下动了动,Alpha信息素没能抑制得住,二宫停下手上的动作,转头看他。

一个Alpha所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对于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来说无疑是压抑而不容反抗的。所以当樱井把二宫压在地上时,二宫还相当顺从。

樱井去吻他,意乱情迷间扯开了他胸前的一个扣子,二宫推了他一下,没能推动。

樱井还想继续往下扯,二宫突然哭了。

“别碰我…不要这样…Sho酱,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

樱井瞬间就清醒了,Alpha带着强制意味的信息素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他觉得自己是个混账,他们年纪还这么小,二宫是个非常非常容易害羞的人,一开始跟他牵手都会脸红,他们甚至都还没有接过吻,他明明早上才保证过会好好保护二宫。

樱井翔是个趁人之危的大混蛋。樱井翔把他的小男朋友二宫和也惹哭了。

“小和对不起…”樱井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他本意明明不是这样的。

“我混蛋,对不起,对不起…”

他不停地道歉,二宫转过身去把衣服扣好,樱井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又用水冲了脸。

“小和我陪你去找医生,你别担心,我…我不会碰你的,刚刚是我犯浑了,对不起……”

评论(26)
热度(191)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