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29(补档)

补一下因为打啵而被pb的某兄弟文……


————————

回家的路上二宫有些恍惚,他有十年没见过他妈了,十年没见谁还记得这艺术家长什么样。不过当初她走了之后二宫很是伤心了一阵,这个他倒是记得清楚。十年来他母亲就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就那么一个十分钟的通话里,有九分钟是他母亲在讲她的画。二宫想跟她说自己成绩特好,总考年级前几,还想跟她说樱井翔老压榨他,变着花样找借口扣他的零花钱,他有好多话想说,只不过他母亲讲完了自己的艺术之路后就匆匆挂掉了电话,那些话他都没能说得出口。

 他心里是怨她的,这是真的。但他很想她,这也是真的。这下着雪的平安夜,谁不想和自己的父母家人一起坐在被炉边上看电视。桂花楼不是他家,就算待了再久,就算他再怎么蒙骗自己,那也不是他家。和樱井翔闹翻了之后,住了校之后,他就觉得自己没有家了。

 现在他母亲回来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又有家了,放假过节的时候他可以回家陪妈妈了。想到这个,二宫又加快了脚步,心里的欣喜终究是超过了埋怨。

 他走到家门口,敲了敲门,有人出来给他开门,他从那人和樱井翔七分相像的长相上判断出了这就是他后爸。樱井翔的父亲显然也忘了他的模样,过了好一会儿才笑着喊了一声小和。二宫喊他叔叔,他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叔叔,我妈呢?

 二宫妈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见着二宫立刻伸出双手搂住了他,她说小和啊,你都长这么大了,妈妈特别想你。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拥抱一句话,二宫就鼻酸到说不出话来。

 樱井翔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二宫的视线模糊到看不清他的表情。

  

四个人在餐桌边上坐下来,樱井翔坐在二宫和也的右边。

 二宫看了看那些菜就知道这全是樱井叫的外卖。樱井翔永远在一家餐厅叫外卖,二宫还和他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吃这些同样的菜吃到吐。

 俩艺术家坐在他们对面,谈着他们的非洲之旅滔滔不绝,樱井翔板着脸埋头吃饭,根本就不搭腔,二宫和也觉得这人也太不给面子了,好歹对面也坐着他阔别了十年的爹。俩艺术家说了半天,始终只有二宫和也一个人有反应。气氛有点尴尬,二宫妈妈及时换了个话题,她说小和长这么大,多亏有了哥哥在,小和也得好好谢谢哥哥才是。

 

 樱井翔突然抬头,说你们刚刚说的那幅画,画的是什么来着?

 二宫偏头看樱井,他想樱井翔这话题转得也太生硬了,这么着急不让说这个,莫不是心虚了。毕竟他这十年来,又是罚弟弟面壁,又是扣弟弟零花钱的,怎么说现在也是该心虚的,二宫恨恨地生出点作恶的心思来,他想他就要揭了樱井翔的老底,就要让樱井翔难堪。

 所以他放下筷子大声说:妈你一个月给我打多少生活费啊,为什么总把生活费打到哥哥卡上,他老扣着我的零花钱不给我,这些年不知道偷藏了多少钱。

 

他突然说了这些话,其余三个人都停下筷子扭头看他。二宫茫然,他想他又没说错什么,大家为什么盯着他,还有樱井翔那是什么奇怪的表情,是不是马上要漏馅了觉得害怕了。

 先开口的是二宫妈妈,她说:“小和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妈妈这些年经济一直比较紧张…所以…”

 二宫呆愣了一会儿,这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答案,他说,“什…什么意思…?”

 樱井翔皱了眉,朝着二宫妈妈说,“别说了,说这个有什么意思。”

 二宫站起来,气息都不稳了,“什么意思…?这些年…你都…都没有给我打过生活费吗…?”

 没有人回答他,所有人都不说话,在二宫看来这就是所有人都默认了。他哐的一声把椅子给推倒了,椅子撞在地上发出很刺耳的声音。

 “为什么不说话…?”二宫朝着他母亲喊道:“为什么不说话啊…你那些画呢…你画的那些画不是能卖很多钱吗?”

 “这些画怎么能卖…!这些画对我来说多重要你知道吗…?”二宫妈妈终于是说话了。

 二宫哭了,“那些画能有我重要吗…?

 “你都完全不害怕吗…?那个时候我才上小学…他都还没上大学…”他指着樱井翔,“他有什么钱…他那时候能有什么钱…你就不怕他养不起我吗…你就不怕他把我赶出去吗…?”

 他崩溃到自说自话,“是…!十年不回来的人能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想管我的话…当初为什么要把我生出来!!”

 他把桌上那些碗和盘子全部推到了地上,乒乒乓乓发出些陶瓷碎裂的声音,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大门哐的一声巨响。两个大人都被吓到了,提着一口气不敢说话,求助般地看向樱井翔。

 “为什么非得告诉他?这种事谁听了能受得了?”樱井翔也站起来,拿起二宫挂在椅背上的围巾和外套,开门走了出去。

 

 他走了一会儿,很快就找到了二宫。离他们家不远的地方有块小空地,小时候二宫每回受欺负了委屈了就跑到这儿来,找个角落蹲着,捡一根小树枝在沙地上画圈。现如今都上了大学了也还是这样,二宫蹲在角落里,肩上发上都积了些雪。樱井跑过去,在他面前停下来,二宫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红得跟只兔子似的。

 樱井给他把外套披上,也蹲下来,“这么冷的天,外套都不拿就跑出来,不怕冻坏了吗?”

 二宫不说话,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一根小树枝在雪地上乱画。

 “不想跟我说话?”樱井翔问他,“怎么就这么恨我呢?”

 二宫好半响才说话,鼻音重得不行,“你说你不想管我了…你让我上了大学就滚蛋…

 “而且你有女朋友了也不告诉我…等你和她结婚了…就会有自己的家了…”

 

樱井一时语塞,他把二宫手上的树枝抢过来扔在地上,然后把他的手拉过来捂热,“对不起,对不起,好不好?我不该说那种话的,我不是那样想的,我气昏了头才说的,以后再也不说了。女朋友…女朋友早就分手了,我也没有要结婚…”

 二宫把手抽回来,“我都不好意思恨你了…”

 樱井重新去拉他的手,拽住,藏怀里,“真的?不和哥哥生气了?”

 二宫不说话,樱井就当他默认了,继续陪着他蹲了一会儿。

 

“我就不应该被生出来的…”二宫又说道。

 樱井看着他,“那按你这么说,我也不该被生出来。”

 “对,你也不该被生出来。”二宫又捡了一根新的小树枝画圈。

 半晌后他又改口,“不,你还是被生出来比较好,遇上像我这样的倒霉鬼,能救一个是一个。”

 樱井哈哈笑开,“我是活菩萨?”

 “对。”二宫很笃定地回答了。

 

蹲了一会儿他又说,“我怀疑我不是亲生的…

 “你明天能不能拿一根我妈的头发丝儿帮我做一下亲子鉴定。”

 樱井乐死了,“好好好。”

 二宫很严肃地说,“有什么好笑的?我怀疑你也不是亲生的,你最好也测一下。”

 “行行行,我也测。”樱井翔笑了一阵,站起来,拍拍腿,又去牵二宫,“走了走了,回家了,冻死了。”

 二宫想站站不起来,樱井弯腰看他,“腿麻了?”

 “嗯…”

 樱井重新蹲下来,“来,我背你。”

 二宫挣扎着爬上了樱井的背,搂住了他的脖子。

 

樱井背着他慢慢往家走,二宫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他想原来被樱井翔背着是这种感觉。那回樱井修在棒球赛上伤了腿,樱井翔也是这么背着他去医疗室的,二宫不愿意承认那时他有多嫉妒樱井修。

 现在终于是不用嫉妒了。二宫趴在樱井翔背上,把脸靠在他耳边小声说,“哥,对不起,我对你这么坏。”

 樱井翔好像笑了一声,他说:“我才不稀罕你和我说什么对不起,这样好像我还欺负你了似的。”

 “真的吗?那我收回。”

 樱井翔又笑,“还收回,一点诚意也没有。”

 二宫问他,“你那时候…为什么不把我赶走?你都没有钱…要是我是你…我早就把二宫和也赶出去了…”

 “我赶你你就会走吗?”

 二宫认真思考了一下,“不会,我才不走,我要赖着你,吃你的住你的睡你的。”

 “那不就得了。”

 二宫用下巴蹭了蹭他,“什么?你是真的想把我赶走吗?”

 樱井澄清,“我哪有,我这不是让你吃让你住让你睡了吗。”

 二宫又问,“你的钱怎么够?我觉得养我好像很费钱。”

 “我不是老扣你零花钱么哈哈哈…再打打工,有时候向我妈借点儿,再不济就向我爷爷借点儿,我爷爷可疼可疼我了。”

 竟然因为自己麻烦到了樱井翔的妈妈和爷爷,二宫觉得十分不好意思,脸都红了,赶紧转移话题,“我都没有爷爷。”

 “你不是有个哥哥么,你哥哥可疼可疼你了,你还贪心想要爷爷。”

 二宫想想觉得也对,又问,“你都没钱还给我买游戏机,你是不是疯了?”

 “你说你喜欢嘛,我看你这么可怜兮兮的就咬咬牙买了。”

 “那你为什么要砸我的掌机啊?掌机很贵的。”

 “你给一个班的女生发了情书,你说我气不气?”

 二宫不解,“有什么好气的?你嫉妒吗?”

 樱井:“……”

 “那我给你也写一首。”

 樱井:“你写吧。” 

二宫想了一会儿,“名字叫做——樱花般的你。”

 “……”樱井翔说:“快停下…”

 

 回到家里,家里静悄悄的,两个大人听到开门声,赶紧躲进樱井屋里不敢出来了。

 樱井问二宫,“你饿不饿?晚上都没吃饭,我给你煮泡面吃?”

 二宫赞同,“好。”

 樱井就去厨房里煮泡面,二宫跟过去看,扒着厨房门看他哥煮泡面。

 “都十年了你还是只会煮泡面。”

 “你话很多。”樱井把调料包撕开,放进锅里,一锅面顿时飘出香味。

 二宫深吸一口这香气,“不过你煮的泡面很好吃。”

 樱井转头去看他,那人刚刚哭过,眼睛肿着,还跟他笑,很开心的样子。

 樱井把面端给他,“吃吧。”

 二宫坐在餐桌边上吃面,樱井坐一边看他。

 “其实我会做饭,下回做给你吃。”

 樱井撑着脑袋,“啊?什么时候偷偷学的?”

 二宫当然不会说是当初着急给你做便当才学的,就嘿嘿嘿笑,“反正会就是了。”

 

 吃碗面他们上楼去,二宫去洗澡,洗完回房间发现樱井也在他房间里。

 “其他房间没来得及收拾,他们睡我屋里,我跟你挤一晚。”

 二宫正擦头发,“好。”

 樱井指指他的蓝精灵睡裤,“穿了十年也不新买一条,你有这么穷吗?”

 “我就喜欢这一条。”

 

 等二宫吹完头发,樱井也把床单给换好了,那床单上面也是蓝精灵,二宫拥有全套蓝精灵家居用品。

 二宫把灯给关了,跑回去钻进被窝里躺在樱井边上,闭上眼。

 “睡吧。”樱井翔拍拍他的背。

 “嗯,哥晚安。”

 樱井又有了幸福过头的感觉,他是有多久没享受这种待遇了,满足到天上去了。

 在心里默默放了几个烟花的樱井翔闭着眼睛迷迷糊糊,迷糊了一会儿又听到二宫那边传来很小的啜泣声。他立刻清醒过来,靠过去看二宫,“怎么还哭呢?”

 二宫忍不住哽咽,“很气。”

 “不气了,有什么好气的。”樱井干脆圈住他继续给他拍拍背,“睡了睡了。”

 二宫忍不住,抽抽噎噎的停不下来。樱井急了,他看到二宫这样就急,突然圈紧了二宫,往他唇上贴了一下。

 二宫觉着黑暗中樱井抱紧了他,然后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往自己唇上靠了一下,他突然就停住了抽噎,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你干嘛??”

 樱井这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啊…不好意思…”

 然后两人陷入了沉默,一会儿之后樱井突然一拍二宫,“快点睡觉!”

 然后两人各怀鬼胎地背对着背睡下了。


评论(15)
热度(66)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