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人生大事 06

看了大噶的留言肥肠感动了!❤️
于是决定2018也会是虐虐的一年!(x
等我等我!
狐狸那个坑,等我考完试回来就紧急开虐!(x

这个坑大概快完结啦

————————


隔日早上天还蒙灰时便有人敲门,二宫很快起身去开门,对着巡房的小护士比了个嘘声的手势,樱井还没有醒。

那天樱井的主治医生来得格外早,见着二宫进来便直接把病理报告递了过去。

肿瘤是良性,只要休养得当便不会再有大问题。二宫认认真真看了一遍,确认了那报告上写的和医生说的没有出入,又仔仔细细问了一遍出院后要如何休养的注意事项。

然后他走出了医生办公室,在樱井病房前顿住了脚步,拦住路过的小护士,拜托她把报告交给樱井翔,他不想让樱井看到他失控的样子。

二宫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了,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凌晨的住院部还十分空旷,楼前的花园里有几位护工在清扫昨晚积起的落叶。今晨起了大雾,白茫茫的一片,马上又是冬天。

二宫搭了最早的一班公交回去,车厢里没有人,但他还是坐到了后排靠窗的位置,车窗被拉开一条小缝,冷风便从窗缝里钻进来。二宫看着沿街不断闪过的模糊街景,终于控制不住开始哭,身上没有面巾纸他便用袖口擦,擦又擦不干净,弄得很是狼狈,但还好没有旁人在,不用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就算哭出声音来也会被风声带走。


他回到了家,不是他自己的家,是他和樱井翔曾经的那个家。为了方便,他这一个月不是住在医院里就是住在这儿,还是睡在一楼的客房里。樱井太久没回来了,这个家里就好像缺了点什么,二宫想他后天就能出院了,索性拿了拖把和清洁用具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

电视架是他和樱井一起挑的,是他喜欢的颜色和款式,下面带了小柜子,放他的手柄很合适。他喜欢大一点的空间,所以当初楼型选的是复式楼。选灯具那天他刚好出差,樱井带着他母亲一起去挑的,客厅顶上选的水晶大吊灯。他出差回来,看到之后就笑话樱井,说这浓浓的公主风大吊灯,樱井有些无辜地说这是我妈挑的啊,我……我也觉得挺好看的。

二宫还是笑,樱井就故意凑上前去吻住他,不让他再笑出声。两人就在当时的小公寓里接吻,一不小心吻到床上去了,二宫腾出一只手往下一摸,声音有些沙哑地说,坏了…这大白天的。樱井倒是积极,窗帘一拉,搂着二宫滚进被子里,说些没羞没臊的话,手上也不带闲的,轻车熟路地往下摸,二宫的敏感带他太清楚了,三两下就能把身下这人撩出火来。

他声音很低,从脖颈开始,一直吻到二宫的耳垂,他说小和,我爱你。二宫仰着头,额上冒了微微的汗,细密的快感从身下传来,令人浑身战栗,令人沉溺无悔。

二宫看着他们的家,这里的一点一滴都曾和他亲密无间,他想樱井大概体会不到他有多爱这个家。那段日子,现在回忆起来,二宫仍觉得,那就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时光了。


他把家里的一切都清理干净,然后上了二楼给自己放了一浴缸水准备泡个澡,最近太忙了他很想好好休息一下。他想一会儿去睡个觉,然后帮樱井带两套衣服去医院,明天得办出院手续,然后再去公司做一份很重要的表,他请假了好些天,手头上积了一堆工作。


这么想着想着,再睁开眼时水已经凉了,他一不小心竟然睡在了浴缸里。二宫站起来,拿浴巾草草擦了擦身上的水珠,然后晕晕乎乎下了楼,钻进被窝里埋头便睡。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他穿上衣服,才发现自己身上烫得可怕。二宫又像以往无数个夜晚那样,自己测了体温,吃了退烧药,然后开车去医院。


值班医生给他开了几瓶点滴,急诊室里依旧没有人,他一个人坐着,看那点滴一滴一滴缓缓地走。因为输液的缘故手很冰,二宫觉得很冷,浑身都冷。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发出刺眼的光芒,他便闭上眼。

墙壁上的电视正在播报天气,今年的冬天比去年又冷了一些,第一场雪会落在后天的夜晚里。

评论(78)
热度(179)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