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人生大事 08

那之后樱井修来过一次,他这两年接手了公司的海外业务,天天往国外跑。樱井翔手术时他正谈着一个大项目,打过几个电话回来,二宫跟他说了说,也没把事儿说得有多严重。

他开了车过来,提着两个袋子,一进门见着二宫一个人,问道,我哥呢?

二宫比了个嘘声的手势,楼上休息呢。

樱井修又问,没什么事儿吧?

二宫说没事,挺好的,恢复得都挺好的。

樱井修便蹑手蹑脚地走进来,大咧咧把纸袋塞进二宫手里,他说小和哥这是我给你们买的礼物,虽然只是对摆饰,可店主说了,摆家里能保佑你们长长久久。

二宫笑了笑,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樱井修接着说,小和哥幸好有你啊,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

二宫摆了摆手,说你要能让你哥少忙点儿,不那么累,我也就知足了。

樱井修说我都安排好了,这两个月就让我哥在家休息着,公司那边的事儿我能处理。


年末,距新年刚好一个半月的时间,樱井被放了个长假,成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二宫怕他闷,帮他接了线,让他闲着的时候打打游戏解闷。


大学时他们也总一起打游戏,大野不喜欢这些东西,樱井本也不喜欢,他们那会儿玩的射击游戏又必须得要四人组队。松本相叶轮着游说了他几次都没能游说成功,松本一急,带着二宫拿着手柄上樱井宿舍。二宫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以为他们仨说好了的,兴冲冲往樱井手里塞了个手柄,“sho桑,一起来打游戏吧。”

樱井那会儿正看着书,被两人这么一打搅,愣了半晌,然后接过手柄,“好……好啊。”

松本切了一声,在一旁嘟囔着樱井翔你不看书啦,nino让你打你就打呀,怎么之前我们怎么说都不行呢。樱井有些窘迫,敲了他的头,说你别胡说。二宫那时还有个感情很好的男朋友。

四个人一起打游戏,樱井没打过,什么也不会,被指使来指使去的。唯一的作用就是给他们开开车,顺便递枪递药递子弹,在个射击游戏中把自己定位成辅助。

二宫很厉害,硬是用他们这三拖一的小组合拿了好几把第一。二宫情绪高涨,平时少言寡语的,一到这会儿握着手柄说个没完,樱井看着他,那时只觉得天大的事情没有这人的一个笑重要。

这么多年过去他仍旧只会打这一个游戏。稀里糊涂地进了游戏界面,按了双人组队。耳机里立刻传来陌生的人声,说的还是英文,他磕磕巴巴地和人交流,没玩一会儿便引来那人的一顿骂。

好不容易坚持完一局,樱井立刻被踢出了房间。他便无所事事地坐在沙发上发呆,时针指向五点三刻,二宫通常会在六点半时到家。一到六点半樱井便像只大型犬似的守门边,一听到脚步声便把门打开,连钥匙都不用二宫掏。

你很无聊?二宫这么问他。樱井就略有些不好意思,我听到你脚步声了嘛。

那天二宫七点还没到家,樱井靠在沙发上差点睡着,朦朦胧胧间听到敲门声,他一激灵醒来,穿上拖鞋去开门。二宫抱了一个大箱子,手臂上还挂了几个塑料袋,樱井忙去帮着接过来。

“圣诞树,”二宫把箱子递给樱井,弯下腰换鞋,声音很轻快,“圣诞节快到了,你在家可以帮忙装饰一下。”

“好。”

他们好多年没在圣诞节前装饰过圣诞树了。二宫又从袋里拿出两份外卖,“今天来不及做饭,买了好些食材,明天再做吧。”

樱井点点头,又添上一句,“你别太累了。”

两人围着被炉坐下,二宫见着地上摆着的手柄,“打游戏了?”

“对啊。”樱井笑了一声,“还是以前我们总玩的那个游戏。”

“怎么样?”

“被骂了,你知道我玩的不怎么样。”

“谁骂你?”二宫拿起手柄,他对游戏一向很认真,“我带你打。”

评论(45)
热度(166)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