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小兔番外 上

又!写了儿童文学……


————————



最近平安京里时兴养小青蛙。

 

二宫没有去领养。因为他觉得阿圆就是平安京里最厉害的山蛙了,其他蛙都没有阿圆好。

 

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他发现,阿圆和别人领回来的小青蛙不太一样。其他人的蛙小小一只很可爱,能捧在手心里,会戴上小草帽出门旅行,还会给主人寄来土产和信。阿圆丑丑的,只有一只大眼睛,最大号的草帽也戴不下,总是跟在自己身边,更别说出门旅行了。

 

二宫看着别人收到的卷心菜和梗米棒,心里羡慕得紧。大家都有了小青蛙,他只有一只丑丑的阿圆。二宫在城中逛了一圈,闷闷不乐地回了家。

 

阿圆正卧在院子中央打盹儿,脑袋上的花随着微风一晃一晃地飘动。二宫走上前去,踮起脚尖伸手去够他头上小花儿。阿圆打了个喷嚏,将二宫震出三步远。二宫滚了两三滚,把膝盖给蹭破了,疼出一汪泪花来。

 

“小兔,”阿圆俯下身,拿圆脑袋蹭了蹭二宫受了伤的膝盖,“对不起。”

 

二宫抹掉了眼角挂着的三两滴泪花,想起隔壁姐姐分给他的五平饼和仙贝。

 

“阿圆,我想要礼物。”

 

山蛙有些笨拙地摘下了脑袋上的花,递到二宫面前,这朵花今早才开,正是最美丽的时候,二宫一向喜欢花。

 

“小兔,这个送给你。”

 

二宫看着手里那朵小花,红艳艳的,不会凋谢,攒到五朵花时他能编个小花环,用阿圆的花编出来的花环是最好看的,送给寮里的姐姐,姐姐们都很喜欢。可他今天不想要花,他想要五平饼和仙贝,还有写满了故事的信。

 

二宫把花攥在手里,踟蹰几步,又在山蛙身边坐下,“阿圆,能不能讲故事给我听?”

 

阿圆并不是一只能言善道的蛙,反应也有点慢,二宫问他话,常常要很久之后才能得到回答。

 

“小兔想听什么故事?”

 

“阿圆自己的故事,能讲给我听吗?”

 

山蛙想了很久很久,然后终于开始说,“小兔还很小的时候……”

 

二宫立刻打断了他,“是阿圆自己的故事,不是我的故事!”

 

山蛙拿温顺的大眼睛看二宫,“可是我和小兔一直都待在一起。”

 

他们的确是一直都待在一起,二宫还不及樱井手掌大小的时候,阿圆就已经在他身边了, 他们一起长大,一起在山上生活,一起到树林里奔跑玩闹,再一起下山,成为樱井的式神。他们是最好的朋友,阿圆每天都送给他一朵小花,这么多年下来,那些花已经能铺满整整一个山头了。

 

可是就只有花,二宫想要更多,阿圆却拿不出来。没有礼物,也没有故事,不像别人家的小青蛙。二宫沮丧地低下头,不言不语,那朵花被扔在一边,花瓣上沾了灰,二宫没有像以前一样把它好好地保存起来。

 

阿圆再迟钝也察觉出了二宫的不开心,他俯下身,想让二宫爬到他背上,“小兔,我们一起出去玩。”

 

二宫并不答应,他抬起头,“阿圆,你可以自己出去玩啊。”

 

“现在小青蛙都喜欢独自出去旅行。”二宫努力比划着,“隔壁姐姐家的小青蛙昨天带回来了好多好多圆白菜和五平饼,我也很想要。”

 

山蛙第一次拒绝二宫的要求,“我和小兔待在一起就好。”

 

二宫着急地跺了跺脚,“外面有很多好看的景色!翔君都带我去看过了,可阿圆就只在深山和院子里待过。”

 

阿圆的声音还是一样温温吞吞,“如果小兔想看好看的景色,我们可以一起去。”

 

 

二宫心情不好,睡前铺被子的时候都没有耐心,一床小被子铺得皱皱巴巴。樱井摸了摸他的耳朵,“小和怎么了?”

 

“我想领养一只新的小青蛙。”二宫说得很大声,山蛙就睡在他窗外的小棚里,一定能听得到。

 

“我不想要阿圆了!”二宫气鼓鼓的。

 

“小和,”樱井微微皱了皱眉,“不要这么说。”

 

二宫扁了扁嘴,翻过身团成一小团,不再说话。

 

 

 

樱井再睁眼时,二宫不在屋里,小被子仍像昨晚那样皱皱巴巴的没叠好,可天还未透亮,二宫通常要睡到日上三杆了才起。樱井下了床,想去寻兔子,刚穿上鞋就见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一阵风似的从屋外跑进来。

 

“翔君!”二宫的眼泪挂了一脸,抽噎得喘不过气来,“阿圆不见了。”


评论(60)
热度(132)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