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人生大事 17

于是小侄子生日那天,樱井是一个人去的,带了小孩子一直想要的游戏机做礼物。门铃才响了一声小孩就跑过来开了门,开开心心地接过礼物,朝樱井身后探头探脑,问道,“小和哥哥呢?”

二宫喜欢打游戏,博得了樱井家小一辈的崇拜和喜爱,又因着他长得显小,小辈们一开口就哥哥地叫。二宫也没纠正他们,也没法纠正,总不能叫婶婶,叫叔叔也怪。樱井也没有异议,就这么叫了。

小孩们总特别盼望着小和哥哥来,虽然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小和哥哥总嫌弃他们打得不好,但嘴上嫌弃手上倒还是在好好教着的。

樱井蹲下身,摸摸小侄子的头,“他不会来了。”

小孩子想法总很简单,歪着脑袋又问,“为什么不来,小和哥哥生病了吗?”

樱井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摇了摇头,“小和哥哥以后都不会来了,我陪你打游戏好吗?”

“不行!”小侄子一下就红了眼眶,他盼着小和哥哥盼了有一周。


玄关处闹腾腾的,樱井母亲擦了擦手从厨房里出来,只见着小孩抱着游戏机哭开了,扯着樱井的衣角不松手。

“小和呢,没有一起过来吗?”她问道。锅里的汤还在煲着,说是养胃的配方。

“妈……”樱井有些组织不好语言,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得委婉一些,只好直白地开口,“我和小和,我们分开了……”



樱井走了后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二宫仍旧公司家里两点一线地来回。偶尔出去喝酒,和大野相叶松本他们,相叶许久不见他,一来便大咧咧搂上他的肩,“最近很忙吗?怎么瘦了好多。

“欸,说起来sho酱怎么又没空,你们成天忙什么啊?”相叶又问。

二宫笑一笑,把他的手从肩上拿下来,叫了一杯酒。松本跟他碰杯,欲言又止,大野也多看了他几眼。二宫抿了几口酒,颊边便开始泛红,他酒量一直不好。

相叶又开始念叨,“欸你别喝太急,开车来的么?一会儿让sho酱来接你?”

二宫摆一摆手,又弯了弯嘴角,“我们离婚了。”


这句话真说出口了,惊讶的也只有相叶一个人而已。松本早心知肚明,大野虽没提前知道,可两人这么久不同时出现,是该发生了什么变故,因而也没显出什么惊讶的神情来。

相叶接受了个大消息,一下没缓过劲来,闷下一杯酒,正要说话,又被松本拦住,开了几次口,最终只吐出一句话来,“你们肯定有什么误会……”


那天是樱井小侄子的生日,二宫还没忘,因而早了一些独自打车回家。夏天到了,花园里的野草长得更加茂盛,当初结婚时种过的玫瑰早已不见踪影,就像这栋复式楼终于还是变成了一个人的单身公寓。

二宫开了门,玄关处装了一排暖色小灯,灯的位置和形状都是他挑的,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变过。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害怕变化,所以每一处装潢都费了心思,害怕之后会后悔。

那之后他也的确没有后悔过,灯的位置,沙发的摆饰,樱井说的不错,他喜欢这个房子,一直都喜欢的。

二宫换了拖鞋,到惯常坐着的地方坐下。客厅里的地毯旧了,当初这地毯是樱井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特别讲究,不能机洗又不能晒的。起先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脏了得开车送干洗店,铺在那儿都不乱踩。后来时间久了,讲究也就不叫讲究了,洗衣机也塞过几次,磨的表面一层泛了白。到了今年,也已经很旧很旧了。

二宫就这么坐在那儿,靠着沙发出神,喝了酒后太阳穴有些胀痛,他用手揉了揉。电话如约而至地切进来,他等了大概有十秒,做好了心理准备才接起来。可樱井母亲的声音从那头传来的时候他还是控制不住地有些鼻酸。

“小和?”樱井母亲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带着点很容易就能听出来的哽咽。

“妈妈…”二宫开了口,努力将那股酸意抑制住,“对不起……”

“傻孩子…”樱井妈妈抱怨一声,又问道:“上回不是说胃不舒服,去医院看了吗?”

二宫在无人的客厅中点了点头,“看了…没什么大问题,您不用担心。”

“以后哪里不舒服了,要及时上医院去看看。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工作忙也要注意休息,身体是最重要的……”

“嗯。”二宫又点了点头。

“我年纪大了……总说这么多你会不会觉得烦?”电话那头樱井妈妈似乎苦笑了一声。

“不会……”二宫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掉下来,“怎么会呢。”

评论(50)
热度(146)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