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活该 02



————————
樱井眯起眼打量眼前这个高中生一样的少年,这人说得非常诚恳,完全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你说什么?”樱井又问了一遍,以确定不是自己幻听。

“我想问,我能追你吗?”二宫仍旧很诚恳地问道。

樱井没什么表情,他没有表情时看起来还是挺可怕的,“对不起,我对高中生没什么兴趣。”

二宫解释道,“我不是高中生啊,我已经大学毕业了,上回你也看到我的简历了……”

“好,这位先生,我们才认识多久?”

樱井往侧边退了一步,和二宫拉开一个适当的距离,就这么一会儿,他这么久以来积攒起来的对二宫的些微好感,已经荡然无存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表白让他觉得即反感又冒失。

二宫似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答道:“不到一天。”

为了表明心意,他又继续说道,“虽然不到一天,可是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啊。”



松本回到家的时候,二宫正抱着一包薯片坐在沙发上边吃边看电视,从松本的碟柜里随便抽的,一部爱情电影,还是个悲剧,几条感情线不是生离就是死别。

“怎么了?”松本觉得二宫有点反常,他通常是不爱看电影的,他比较喜欢打游戏。

二宫用手背抹抹眼睛,“我看看人家是怎么谈恋爱的。”

松本走过去把电视关了。

“今天不是面试么?怎么样了。”

“失败了。”二宫把薯片包装扔进垃圾桶,擦干净手,将脸埋进抱枕了,“还表白了,也失败了。”

松本呆了呆,“表白了?疯了么你,你才和他搭上话多久啊。”

二宫抬起脸来看他,“你不知道,他们公司有好几个对他有意思的,我看得出来。”

他的确是看得出来平常人的爱恨憎恶。

“要是我不喜欢他就好了。”二宫重新把脸埋进枕头里,“要是不喜欢的话,他的心我也能看得到。”

松本叹了一口气,“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我怕来不及啊…”二宫整个人都很颓败,“这一世,只要他愿意,我们就能在一起的。”



樱井今晚的工作效率极低,他已经喝了两杯黑咖啡,还有三份合同要审,可他一个字也看不下去。他干脆合上电脑靠在椅背上小憩一会儿,一闭上眼便有了倦意。二宫那张无辜的脸,和他莫名其妙的告白,微妙的好感与反感,在他脑中天人交战,形成一股很复杂的情绪。

莫名其妙,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什么已经喜欢上你了,在开玩笑吗?又不是心性还不成熟的小孩,樱井陷入那个漩涡中,慢慢下沉。恍惚间他突然觉得那张脸非常熟悉,阳光下浅色的瞳孔,哭起来的时候眼角会很红。哭?樱井疑惑起来,他根本从没见过他哭时的样子。为什么,樱井还没来得及想为什么,一股极强的恨意便涌上心头,那感觉来得汹涌,他几乎是立刻惊醒了过来。

依旧是凌晨三点的房间,台灯罩下透出昏黄的光,桌上搭着三份合同和日程表。樱井起身到卫生间里去,用冷水冲了把脸。



项目期进入尾声,他太忙了,日夜颠倒地赶航班。二宫终于从他的梦里走了出去,很久不再出现。他的生活又变成一汪不见光的深潭,没有涟漪也没有水花。

项目结束时樱井终于飞回了国内,依旧在夜里十点到小区便利店里买啤酒和生鱼片。自动门一开,他下意识地往零食货架那边看了一眼,没有人蹲在那边聚精会神地选薯片。

怎么会有人这么爱吃那种垃圾食品?樱井想。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是个非常无聊的问题,也就不再往下想了。



项目刚结束,第二天不会有什么任务,樱井还是按时出了门,开车去了公司,照常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店里买一杯冰拿铁。

收银台就在玻璃门边上,隔着玻璃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欢迎光临!”二宫热情地招呼道。

樱井面无表情地将那杯冰拿铁放在收银台上,想起二宫那种很华丽的简历,“东京大学经济学部毕业?求职意向是金融企业项目投资部?”

二宫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发,“谁让你们公司不要我。”

“所以来这儿当收银员?”樱井无意识地皱了皱眉。

“对呀。”二宫很坦然,“反正我弟弟会赚钱养家。”

樱井没再想和他讨论这个问题,从外套口袋中摸出钱夹,放在收银台上,拿起冰拿铁走出店门。

二宫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还真是冷漠啊,以前从来不这样的啊?”

评论(27)
热度(153)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