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活该 03


樱井每天早上都会来这儿买东西,黑咖啡或者冰拿铁,偶尔带上一块糕点。

那张笑意盈盈的脸总会出现在柜台后面,偶尔樱井来得早了,店里还没什么人,二宫就会偷偷趴在后面打个盹儿。

“你就是这么看店的?”樱井冷着一张脸,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柜台上。

二宫打个哈欠,抬眼看看面前的人,小声嘀咕着这会儿又没什么人。然后懒洋洋地帮他把账结好,另外附赠了一小块轻芝士蛋糕。

“这个送给你,”二宫用丝带在蛋糕盒外边打了个蝴蝶结,“别天天臭着脸了。”

樱井没接,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没能送出去的小蛋糕看着有些可怜,二宫重新把那个蝴蝶结解开,打开盒子,两只手指捏着全部送进自己嘴里。

“不吃我吃好了…”他含含糊糊嘟囔道,腮帮子边上鼓起来一块。



以往樱井是有好吃的都要分上他一口的,宫人都说长皇子殿内那位小公子平日里端得比长皇子还要娇贵,这也都是被樱井惯出来的。初夏里地方进贡上来的葡萄第一个送到他们这儿,二宫觉得好吃,多吃了两串,在床上蔫儿了三天,方明白狐狸不能吃葡萄。

他躺了三天,樱井就陪了他三天,拿着汤匙喂他喝水,夜里搂他睡觉。二宫嫌热,从他怀里滚出去,半夜寒气重,又化成原形去拱樱井,樱井睡得半梦半醒,伸手圈住二宫,护在自己胸口,又闭上眼睡过去。

次日太傅派人来催,二宫也赶他去上课,樱井捏捏他白绒的狐爪,“你不好,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到了学堂也没法儿好好学了。”



二宫含着那块蛋糕,起先很甜,后来甜味散去,就什么滋味儿也没有了。他总是不自觉地想起以前的事,好像才发生在昨天,可是对于对方来说,那已经是上辈子的事儿了。这世间独有他一个记得,他若忘了,也就都不算存在过了。

二宫站在柜台后愣神,丝毫没有察觉到樱井又折回了店里,“再要一杯黑咖啡。”

“嗯?”二宫回过神来,看看樱井,又看看钟,“今天早上不是要出差吗?再不去机场就要迟到了。”

樱井皱起眉,眼前这个人既不是他的同事也不是他的密友,“你怎么知道我要出差?”

二宫说漏了嘴,顿时露出点吃瘪的表情。樱井看着他那张脸,突然想起了他们住在同个小区里的隔壁单元,24小时便利店中的无数次偶遇,面试时只对着他说的自我介绍。

“你还知道什么?”樱井问。

二宫不说话。

“你是调查过我还是跟踪过我?”樱井又问。

二宫依旧不说话,樱井等了三分钟没等到回应,便知道心里猜想全是对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喜欢你。”二宫这回倒答得很快,还带着股理直气壮的味道,“想要你也喜欢我。”

“你以为你有多了解我?”樱井拉起一个嘲讽的笑,二宫这种理所当然总是很容易让他觉得厌恶。

二宫这么看着他,无辜又干净,轻易就将喜欢这种情绪宣之于口,明明很唐突和冒失,却毫无自觉,让人想破坏又想撕碎。

“我问你,你以为你有多了解我?”樱井直视着他的眼睛,凑近了些,二宫很不自然地垂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真的喜欢我?”樱井凑到他耳畔。

二宫点了点头,耳根那一块简直要烧起来了。

“这周六晚上七点到我家里来,地址你应该很清楚。”樱井歪了头去看二宫的脸,勾了勾嘴角,眼里却没有笑意,“我们来试试看。”

评论(32)
热度(132)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