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活该 04

松本回家的时候见着二宫在试衣服,穿了上周新买的套头连帽卫衣,配上一头乖顺的黑发,显得特高中生。他在镜子前转来转去,问道:“好看吗?”

松本点点头,“要去干嘛呢?”

二宫答道:“去散步。”

“散步?散什么步?”松本把手里的袋子放在餐桌上,回头看二宫,这人最近总是有点反常。


“就……就是……”二宫摸摸头发,冲松本笑,“一会儿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松本不再问了,因为这人好像也不太想说。



二宫出了门,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他家跟樱井家根本隔不了几米,他却希望这条路再长一点,能让他把要想的该想的都想通才好。二宫几乎是一步一磨蹭着进了隔壁单元楼,以至于他真站在樱井家门口时,已经比约定的时间要迟了五分钟。

不等他敲门门便开了,樱井穿着件烟灰色的衬衫,斜倚在门框边上,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将将燃尽的香烟。

二宫莫名紧张,以至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樱井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番,将最后一口烟吐在空气中,问道:“你很紧张?”

二宫很诚实地点点头。

樱井把烟摁灭在玄关柜台的烟灰缸里,侧过身,“进来吧。”

二宫紧张地弯下腰换鞋,只觉得空气中都是呛人的烟味,忍不住咳了两声。

樱井也不看他,径自往前走,二宫赶紧跟上去,眼睛也不敢往两边瞟。

樱井住的是顶层复式楼,一楼的装修很简单,刻板却也说不上,倒很符合他这个人的气质,总有些不近人情的感觉。

二楼的门是锁着的,二宫看着,不知怎的心里就有些胆怯,连带着步子也慢了,樱井回过头来看,笑道:“你怕什么?”

二宫几小步跑上楼梯,站在樱井身侧,“我没有怕啊。”

樱井又那样看着他了,要笑不笑的,“进来。”

随着那扇门的缓缓开启,二宫终于看清了里面的光景。那是一间很大的房间,虽然昏暗,但几盏壁灯足以让人看清墙上的装饰。

那很像多年前的刑殿,二宫只能想起这么一个地方。皇宫中用来惩罚犯错宫人的地方,他也曾经因为顶撞了宫中某位大人而进去过一次,只是刑罚还没下来便被樱井捞了出去。

二宫看着那一墙的鞭子有些头皮发麻,转头看樱井,他的确是不明白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还会有这样的地方。

“不明白吗?”樱井看着二宫,“人总是要通过特定的方式才能得到满足,这就是我的方式。”

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波澜,似乎只是在描述着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你说你喜欢我,现在你看到了真正的我,还喜欢吗?”

“喜欢。”二宫的声音有些怯怯的,但却回答得很快。

樱井皱起眉,他是个认真到有些刻板的人,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每一步都需要经过精密的计算,草率两个字从来不会在他的字典中出现。他独身了这么久,不仅是工作忙,还因他有这样的癖好,常人可能难以理解,更遑论接受,他不愿意勉强别人,也不愿意让自己妥协。

二宫并不是他理想中的伴侣,在他眼中这人的心性就与他的外表差不多,不切实际爱空想,且任何决定都冲动而草率,很像是在蜜罐中泡大的温室花朵。不管是外貌上,还是性格上,都与他心中的标准相去甚远。

这种在樱井看来过于自负的理想主义让他十分厌烦且焦躁,每天早上看到二宫都能让他的心情差上两分,昨日更是不巧知道了这人还偷窥了他的生活,几乎是触及了他不可碰触的底线,以至于樱井迫不及待地想要给这人点教训看看。

他是想让二宫害怕,打碎他的幻想,而不是想真的与二宫发生些什么。


“你昨天说的……我们可以试试,要怎么试?”二宫开口问他,声音细小。

“你不用这么着急答应我,我给你时间考虑。”樱井发现自己又变得有些焦躁。

二宫摇摇头,“我考虑好了,我能接受。”

樱井不自觉地紧了紧拳头,“这是你说的。”

“嗯。”

樱井心里一直压着的那一点暴虐的因子突然决堤似的涌出来,他伸出一只手锢着二宫的下巴,力度大到像是要将人捏碎,“墙上的鞭子,你自己去挑一条。”

二宫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甩到一旁,他有些踉跄地站起来,走到墙边去,选了一根不粗也不细的鞭子。

在把鞭子递给樱井之前他突然开口问道:“这样你就会喜欢我了吗?”

“我不会给你任何承诺。”

樱井接过鞭子,“明白了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立刻从这间屋子里走出去,或者跪下来,把衣服脱了。”

评论(45)
热度(115)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