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旧烟雨 01

dbq!因为前一世的内容量太大了!
不写的话就很难展开
所以需要插播一个前世的番外😭
不会很长的 我会写大纲似的刷刷带过的!
刷完前世我们就继续艾斯艾姆!
😭😭😭

————————

樱井捡到那只狐狸的时候,个头尚不足剑道场中的木桩高。狐狸蔫蔫的,雪白的皮毛被盛夏的雨水浇了个透,后腿上一条三寸长的伤口正往外渗着血。

樱井拿了宫中最好的伤药,抱着它到宫外清泉池中去,舀水给他清理伤口。狐狸在他怀中发着抖,两只爪子不安分地乱动着,抱着樱井的手狠狠咬了一口。樱井吃痛,将它甩到一旁,“我救你,你怎么还咬我!”

狐狸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呜呜唤了两声,浑身湿透了看上去可怜兮兮的。樱井又不忍心,重新将它抱过来。

“很疼是吗?”樱井捏起他的爪子,将捣碎了的伤药轻轻敷在他的伤口上,“忍一忍,谁让你受伤了呢。”

狐狸不再叫了,窝在他怀里,乖乖让他包扎伤口,一只爪子圈住他的小臂不肯撒手。

日暮西沉时樱井抱着狐狸回到了宫中,恰巧国君过来看他,见着湿乎乎的狐狸也不说什么,只摸摸樱井的头,笑道:“想养便养吧。”


谁都知道长皇子殿中多出了一只小狐狸,那狐狸生得漂亮极了,没人不喜欢。樱井护它宠它极甚,这狐狸黏人,不肯离开樱井半步,因而樱井上学练剑均带着它。在外头时狐狸倒也很乖,樱井上学它便趴在屋外石梯上打瞌睡,樱井练剑它便绕着剑道场晒太阳。

只有樱井知道它在外头乖了回到殿里就得闹腾。樱井坐着看书,它便跳到书案上去,用爪子去蘸墨,再踩在纸上,按出一连串小爪印。

樱井将它捉下来,拿帕子帮它擦干净小狐爪,捏它的脸,“你在这儿闹我,要是太傅问我的题我答不上来,你替我受罚吗?”

狐狸不会说话,也没法儿回答他,只吱呜乱叫,探出爪子还要去摸墨。樱井那日课业重,只得喊宫女拿了小笼来,将狐狸带到寝殿去关好。

月上梢头时樱井出了书房,寝殿内亮着盏昏黄的烛灯,狐狸趴在笼子没什么动静。樱井心内一沉,生出点莫名的慌张,快步走过去把笼门打开,将它抱出来。

狐狸将脸埋在樱井怀里,半晌后樱井觉着胸口处湿湿的,把狐狸拎起来一看,两只圆溜溜的眼里竟全是泪水。

“怎么了?”樱井给它顺了顺背上的毛,又摸摸它的小脑袋,“对不起…以后不关着你了,好不好。”



狐狸化成人形的那日宫中着实乱了一阵。

有人怕的,但化出来那少年生得讨人喜爱,便也有人不怕的。有宫女大着胆子问他是不是长皇子殿内那只小狐狸,少年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往殿外张望。望见急急忙忙往这儿赶的樱井,露出一个有些狡黠的笑来。

樱井带来一套宫装,带着少年到内殿里给他换上,浅色的宫衣衬得少年肤白似雪,眼尾一抹红纹在那娇憨中又平添上一丝媚意。

“你怎么才来?”少年挽住樱井的胳膊,自然而然地往上蹭了一蹭,不满道,“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

樱井牵住他的手,问道,“他们刚刚问你什么?”

“说我是妖怪呢,都怕我。”少年贴近樱井的耳根,轻轻笑道,“那你呢,你怕不怕我?”

樱井将少年颊边鬓发挽至耳后,看着他的眼睛道:“我不怕你,我护着你。”



狐妖一说不过半日便传遍宫内外,国师奉旨入宫来,阵仗摆得极大,折腾半日后下了结论道那少年乃天上狐仙大人转世,因缘巧合入了宫中,乃吉兆。

樱井悬了半日的心终于放下,走到神坛中央,将少年牵了回来。

各宫人散去,面上皆无甚神色,实则肚里各怀心思。是仙是妖全凭国师一张嘴,国君年事已高,朝中大臣纷纷分了派别归了站位,无人不知国师乃长皇子那一派的。只不过当今世道人妖共生,国君对此甚是宽容,并无忌讳,因而这事儿也无可指摘之处。

夜里少年照常与樱井共寝。狐狸惧寒,正值寒冬,樱井总抱着他睡。几年里樱井蹿了个子,已脱去了年少的稚气,狐狸化了人形成了少年模样,恰巧矮了樱井一个头,因此抱在怀里也正合适。

“我是有正经名字的,你知道吗?”少年一边与樱井说话一边往他怀里挤。

“我不知道。”樱井侧着身,一只手扶着脑袋一只手玩着二宫额前一缕翘起来的软发,“你叫什么名字?”

“姓二宫,名和也。”少年有了困意,搂着樱井的腰,把头枕在他怀里,“我是妖,不是什么狐仙转世,是你让国师这么说的,对吗?”

樱井也躺下来,拉过绸被,将怀里的人裹了个严实,哄小孩似的哄他,“你别管了,睡吧。”

评论(30)
热度(128)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