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活该 06


二宫走后这个复式公寓又变得一片冰冷,囚笼一样的房间关上,只剩下白色的木质扶栏,一尘不染的地板,从未使用过的厨房,大尺寸的液晶电视和摆放整齐的灰色抱枕。樱井站在楼梯上,看着他这个家,或许也称不上家,但的确就如同他这个人一般。

樱井慢慢走到沙发边上坐下,外面淅淅沥沥地开始下雨,打在窗台上,有些嘈杂,却又显得有点冷清。樱井点起一根烟,打火机在黑暗中擦出幽蓝色的火苗,又很快熄灭。

那个人不会喜欢这样的环境吧,樱井想。潮湿,黑暗,没有一丝生气。

他该是喜欢热闹和温暖的。灯一定总开到最亮,喜欢毛毯和绒面抱枕。不会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大概更常坐在沙发与茶几之间的地毯上。爱吃零食,不太规律地吃正餐,像大多数刚毕业的孩子那样爱打游戏,有喜欢的电影明星和棒球队。住这样的小区,家境足够好,所以对工作的事不在意,就业市场惨淡,在便利店打零工也不介意。

爱笑,说话的语气里总带着轻快的尾调,大概是个被人捂在手心里长大的孩子。

即使是同性,也该不乏追求者的。

樱井吸了一口烟,吐在空气中,他会抽烟吗,樱井想。

那句冒失的告白,超市里数不清的偶遇,从头到位就像顽皮的小孩打碎邻居家玻璃那样的恶作剧,的确令人不适,但也不到不可原谅的地步。樱井握过鞭柄的右手还在隐隐作痛,那的确算得上是糟蹋了,二宫冒犯,他也没有留情。

樱井闭上眼,二宫光着身子怯怯站着,拿一双哭得通红的眼看着他。应该很难受吧,要不也不会哭。那双眼睛在他的梦里出现过,莫名的快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心脏深处莫名的钝痛,一下一下,痛得人喘不过气来。

樱井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直接拒绝就好了的,没必要这样羞辱他一番,太恶劣了。他本就不奢望找到合适的伴侣,更何况是二宫这样的。那扇门打开得太匆忙,连同他那毫无涟漪的生活,都因为二宫而变得焦虑而不安。



樱井以为不会再见到二宫了,至少不会再在那间便利店里见到,不会再有人偷偷躲在柜台后面打盹,或者在他买黑咖啡的时候附赠他一块芝士蛋糕。他不喜欢芝士蛋糕,太腻太甜。

可推开玻璃门之后他还是见到了那张脸,二宫看了他一眼,迅速低下头,眼睛还是红的,大概是昨晚哭太久留下的后遗症。樱井说不出那一刻心里的滋味,他想转身离开,换一家便利店,但脚下仍是往货架那边走去。

“nino酱的眼睛怎么这么红?”樱井听到轮班的收银员这样问二宫。

“……”

樱井没有听清二宫的回答,他可能是没答,或是压低了声音答的。

“要好好照顾身体,晚上不要老熬夜打游戏。”

“知道了,谢谢阿姨。”二宫小声回答,声音细细的。


樱井挑好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二宫正转来转去,忙着帮顾客加热饭团,衬衫扣到了最上面一颗扣子,若是换成一件敞口T恤大概能看见些肩背上的红痕。

“欢迎下次光临。”二宫把饭团和牛奶交到客人手上,绽开一个笑。

樱井把东西放在收银台上,二宫立刻又低下头去不看他,嘴边的笑意也慢慢消失。

“对不起。”樱井说,顿了顿又补充道,“昨天。”

二宫几乎是仓皇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大概意识到自己眼眶还泛着红,又赶快低下头,声音低低地答道,“没关系……”


樱井也不再看他,拿起咖啡和吐司准备离开,第一步还没踏出去,二宫又喊住他,“那个……”

樱井回过头看他,二宫的眼神有些闪躲,像是害怕又像是难以启齿。樱井站着等他,抬腕看了看手表,二宫注意到了,赶紧说道:“能不能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樱井眯起眼看他,他不相信连他日程安排都清楚的二宫会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但这个人的眼睛实在是太红了,他的狠话全说不出口,只默默接过二宫递来的手机,将自己的联系方式输了进去。

“谢谢。”二宫的语调有了微微的上扬,嘴角也勾起了小小的弧度,他又点了几下,在姓名那一栏输上了「翔君」。

评论(28)
热度(106)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