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そばにいるね 16

无聊勤劳如我!!!


——————————


 “我哥怎么样了…会不会…”

 

“不会,没有什么大事儿。”

 

小原看着边上这个哭着泪人儿的小祖宗,一遍又一遍地安慰他。

 

“他的手是不是坏了…我看到他拿手去挡了…而且手上还都是血…”

 

“没坏,手没事儿,蹭了几道伤口而已,就是腿撞到了,可能得养一段时间。”

 

“那他怎么还不出来…?”二宫看着手术室的红灯,心里总很害怕。

 

“应该就快了,你别着急,别哭啦,一会儿你哥出来看到你在哭又得担心了。”

 

小原话音一落,手术室的灯就变绿了。樱井被吊着腿推出来,二宫迎上去,极其凄惨地叫了一声哥。樱井没看他,看小原,“那姑娘呢?”

 

“姑娘没事儿,就蹭破几块皮,刚她妈妈过来领她回家了。”

 

樱井被推回病房里,二宫伏在他床边抽抽噎噎。

 

“你哭什么哭。”樱井的眼神是冷的。

 

“你对那姑娘做什么了?”

 

二宫擦干眼泪,抬起脸来看他,“我什么都没有做…”

 

樱井又皱起了眉,“那她说的那天晚上你怎么对她了,是哪天晚上?”

 

联谊晚会那天晚上,二宫本来就骗了樱井说他没去。樱井看他不说话,语气更是不悦的一分,“又撒谎了是不是?!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我的话你也都当耳边风了是不是?!你怎么这么能惹事?!”

 

二宫低着头,“我没有…”

 

“你没有什么?这姑娘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她这样肯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出事了你才告诉我??!你差点闹出人命你知不知道!!”

 

樱井越说越气,“我今天要是不在呢?我要是不在你怎么办?!那姑娘要是今天就被撞死在街上了,你要怎么办?!嗯?你这一辈子要怎么办!!”

 

“我也很害怕…”二宫有点崩溃地哭了出来,“你什么都不让我解释就这么说我…我也很害怕…

 

“如果我是樱井修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说我…有什么事你都会跟他好好说……”

 

樱井本就在气头上,二宫突然提起樱井修让他觉得莫名其妙,脑袋一热又骂道:“是!小修比你好多了!你哪点比得上他!他哪像你这么不乖这么不省心!我为什么要骂他!”

 

二宫不说话了,一边拿手抹眼泪一边拿起自己的包跑了出去。

 

樱井腿不方便,没法儿动,也没法儿去拉他。

 

“你去哪儿!二宫和也!你给我回来!”

 

二宫又没有听他的话。

 

 

 

二宫跑回家,把上次记的他妈妈的那个电话号码拿出来,拨过去,拨了无数次都无人接听。他又打开电脑,自己胡乱查着小腿骨折的后遗症,又查了骨折了的病人应该要怎么照顾。

 

如果能做好这些的话,能不能稍微弥补一些,会不会让樱井翔省心一些,会不会能比得上樱井修一点。

 

二宫查一会儿哭一会儿,将将半夜又跑回医院,坐在樱井病房门口待着。

 

“你怎么坐在这里不进去?”小原路过,拿着巡房表用气声问他。病房里的病人大都睡了。

 

“我哥很生气…我不敢进去,坐在这里…坐在这里陪床…你不要告诉我哥…”

 

小原笑了,“那你别跟你哥吵架了嘛,你哥已经睡了,你坐在这里不累啊,要不要去值班室躺一会儿?”

 

“不要,我不累。”小家伙硬是要守着他哥。

 

 

 

二宫真在走廊上坐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也不敢进去,有护士给病人送了早餐。

 

他拦住小护士,很认真地跟人家说病人不能吃这么简陋的早餐。

 

小原又逛过来笑,“你哥又没交饭钱,还想吃什么豪华早餐,有得吃不错了。”

 

所以二宫一大早又跑出医院去了,跑去超市买了食材,要回家做饭给他哥吃。

 

他没做过饭,不太会做,买了几样樱井平时喜欢吃的食材,吭哧吭哧拎回家,在网上查了食谱,上灶开火。期间遇到很多问题,他又打电话给相叶,让相叶的妈妈教教他。直到中午才捣鼓出还算丰富的三菜一汤,拿保温盒装了又往医院赶。

 

 

 

他心急火燎地赶到樱井翔病房门口,到处张望找小原,想让小原把午餐递进去给樱井,找了半天他才发现原来小原就在樱井翔的病房里面,于是他站在外面等着。正等着,听到病房里樱井翔正在说话,他跟小原说,我不想管他了。

 

二宫拎着那个保温盒僵在原地,这个他,除了他二宫和也还会有谁。

 

樱井翔说他不想再管他了。

 

然后他又听到樱井翔喊了一声妈。他才知道原来病房里的那个阿姨不是其他病人的家属而是樱井翔的妈妈。

 

他彻底退缩了,很快跑进楼梯间,他害怕樱井翔的妈妈推门出来看到他。他害怕樱井妈妈会责备他,会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他们之间本来就是这样微妙的关系,他也没有妈妈在身边给他撑腰。

 

没有了樱井翔站在他这边,他就只剩下他自己了。

 

 

 

他拎着保温盒去了相叶家,是相叶妈妈出来给他开的门,“小和?你怎么来啦。”

 

二宫把保温盒递过去,“阿姨,这是我刚刚做好的便当,按着你教的方法做的,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相叶妈妈接过保温盒,看他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问他,“小和,发生了什么?”

 

二宫突然把手伸进包里掏钱,“阿姨…我能不能…能不能在您家里住一段时间…这些钱可以当作房租…我和Aiba酱睡在一起就好了……”

 

相叶妈妈把钱推回去,“阿姨这里你随时都能住,拿钱干什么,只是…小和你到底怎么了?你哥哥呢?”

 

二宫努力让自己的嗓音变得正常一点,“我哥…我哥可能已经不想要我了…”



评论(120)
热度(222)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