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17

预警!这是一发强烈的预警!

我先去蹲墙角反省一下(大家拜拜……


————————


樱井修看着他那断了腿的哥哥扶着床护栏往外探头探脑。

 

“哥,走廊上没有人。”

 

樱井翔很是泄气地重新坐回床上。三个星期了,二宫和也从没来看过他,樱井给他打过电话,不是按掉就是不接,最后打得多了就直接关机。他非常生气,小原知道他在想什么,樱井修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们都不敢说。

 

樱井翔每天都往外探头探脑,有个人进来就着急着看他身后有没有二宫的身影,只是他真的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不知道去了哪里,拒绝和樱井翔交流。樱井翔行动不便,老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又突然清醒,发现自己好像梦到了二宫和也没有饭吃没有钱用。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对他的担心竟然超过了愤怒时,樱井翔觉得有些嘲讽。

 

那人都上高中了,又不是生活无法自理的小毛孩。他在茶几底下放了好些钱以备不时之需,况且二宫自己也有攒下好些零花钱,怎么可能会离了他就无法生活了。要不要来看他,只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不来,那便是不愿意来。

 

樱井靠在床上,失望的情绪一分一分加深,换位想想要是二宫出了这样的车祸,他肯定焦心死了,一定寸步不离的守在他床边直到他康复。怎么现在这种事落到自己身上,就得来了这样一个凄惨的结局。

 

七八年了,他跟二宫一起生活了七八年的感情,换不来他住院三周里的一次探望。

 

小原看他总闷闷不乐的便老找机会过来跟他说话。

 

“怎么了…看起来傻了吧唧的还总不说话,是不是上回被撞出脑震荡了?”

 

樱井枕着他的蓝精灵抱枕看着窗外的夕阳,冷笑一声,“不被撞出脑震荡,也被那家伙气出脑溢血。”

 

“别啊,你这年纪轻轻的,院长昨天还说要给你发点抚恤金呢,你这就决定驾鹤西去不要钱啦?”

 

樱井一个打滚坐起来,“我要!给多少?”

 

“逗你的。”

 

樱井再次消沉地滑了下去。

 

小原看看这略显凄凉的病房,“小修呢?这会儿怎么不见他,你妈呢?怎么也不在。”

 

“让他回去帮我拿些衣服过来,我妈回去做饭去了。”

 

“唉。”小原叹口气,“你妈有没有说什么?”

 

“我妈让我回家去住…回她和小修的家…”

 

“你答应了?”

 

“没有…怎么可能答应?我真走了那家伙怎么办?”

 

小原激他,“你上回不还说不想管他了,随便给他点生活费打发打发得了。”

 

樱井翻过身瞪他,“我就是嘴上说说,还能真不管他了啊。怎么?过过嘴瘾也不行?”

 

 

 

“哥。”樱井修从病房外面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家里没人,我敲了好半天都没人开门,小和哥好像不在家。”

 

现在是晚上九点,往常二宫这个时候已经在家里打游戏了。樱井急了,又给二宫打电话,依旧没人接。他推推小原,“快去给我找副拐杖过来,我回家一趟。”

 

“你行不行啊?腿都还没恢复好呢吧?”

 

“唉你快去,我家离这儿又不远,没事儿。”

 

“哥我陪你一起去吧!”樱井修过来扶他。

 

“不用,妈一会儿过来了,你就在这儿等她。”

 

 

 

这是樱井翔车祸之后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拐杖使得也不是很顺手,路不远,但他也走得十分费劲,冒了一身汗才终于走到家。家里黑漆漆的,唯有客厅一盏小灯。他推开院门走进去,二宫恰好打开大门走出来。

 

突然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没想到,气氛很有些尴尬。樱井看到他好好的,没瘦,第一个念头是放心。再看到他穿着外套,戴个帽子,推着行李箱,一副要搬家的样子,又突然冒火。

 

“你去哪儿?!你这是要去哪儿?!你给我站住!”樱井大发雷霆地扔了拐杖去拉他,“我是管不住你了,这么不想住在家里,等你高中毕业了爱走就走!不用现在就可怜巴巴地搬出去好像我亏待你了似的!”

 

二宫什么都不说,低着头,走了几步,要从他身边挤出去。樱井拉着他就是不松手,他扯不开樱井,突然失了理智一般往后一推。

 

“我也很想快点长大快点滚蛋,不用你一直催!!”

 

樱井本就是单脚站着,被二宫这么大力一推,一下没保持住平衡往后跌在地上。二宫一愣,赶紧去扶他,樱井把他的手甩开,“不用你扶!”

 

他自己摸了被他甩在一边拐杖,扶着站了起来。

 

“我本来就惹人烦。”二宫站在一边说,“不是你亲弟弟你当然看着我哪都烦,你不想管我最好,我最讨厌你管我了,说什么一家人还不都是用来骗人的……

 

“你知道吗…?你烦我,我也最烦你了…哪有哥哥像你这样的…我就没见过哪个哥哥像你这么坏的……

 

他絮絮叨叨继续说了些自己都觉得很难听的话。

 

说了这样令人反感的话,依照往常樱井的性子,一定会大骂他一顿,然后让他去面壁。可是这回樱井甚至没有打断他,二宫说够了骂够了,抬起头看樱井。那种眼神他这辈子不想再看第二次,樱井看着他,眼神里有愤怒,有伤心,可是最深最深的还是失望,浓浓的失望。

 

“是。”樱井的语气突然变得很平静,“是我自己上赶着冲到街中间去救人让车撞成这样。

 

“这些年…这些年也是我疯了才这么天天管你,担心你吃不好睡不好,在学校又哪儿比不上别人让人给欺负了…

 

“行,我都知道了,你一说我就明白了。”

 

樱井翔说完这三句话,转身踉踉跄跄拄着拐杖往外走,二宫呆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

 

樱井修突然推开了虚掩着的门跑进来,看着樱井翔身上衣服上全是灰啊土的一副狼狈的样子。他赶忙上去扶住他,“哥,你怎么了?你摔了吗?”

 

樱井翔拄着拐杖有些吃力,“没事…”


“妈妈在外面等着…”

 

“走。”樱井把手搭上樱井修的肩膀,“我们走。”

 

然后院门哐的一声关上了。


评论(128)
热度(202)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