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そばにいるね 18

我又来啦!惊不惊喜?(……

——————————


二宫在黑暗中站了很久,站到小腿都麻了才上楼去。

 

他想樱井翔为什么都没有让他去面壁,说了这样的话不是应该要好好反省么。他把行李箱推到角落去,自己对着墙壁继续站着。

 

八岁之前,他一直和母亲一起生活。他没有爸爸,没有家人,他的母亲热爱艺术,不愿意囿于世俗生活,常年辗转于各个地方,写生摄影,于是他从小跟着她风餐露宿,这里飞那里跑。有时候他也会不满,奶声奶气地抱怨说某某小朋友上了幼儿园,我也想上幼儿园。他一说这些,他母亲就会给他买玩具,买好吃的。她说上幼儿园有什么好玩的,你来看妈妈的画,画得好不好。

 

那些画他有的看得懂,有的看不懂。不过小孩子总是好哄的,有了新玩具有了棒棒糖便容易打发。他母亲从没有说过他一句不好,她不管他,她的眼里只有画,只要他乖乖的,不影响到她,就能换回来很多玩具和糖。

 

他慢慢长大,长到了不得不上小学的年纪。他的母亲终于找到了能和她一起追求艺术的人,于是很快把他抛给樱井一走了之。很多事情,他的母亲没有教过给他的东西,都是樱井翔教给他的。垃圾不能乱丢,见到长辈要摘帽子问好,不小心伤到别人要及时道歉。这些,在遇到樱井翔之前,他从来都不知道。

 

也不只是这些,还有很多。比如说四年级的时候班上几个小伙伴要一起骑自行车去郊游,他不会骑自行车,为首的那个同学告诉他,不会骑就不要去。他回家,想到下周没法儿去郊游,委屈得不行,樱井翔跟他说话,他说出来的话都变了调。樱井翔问他怎么了,他说我不会骑车,他们不让我去郊游了,全班就我不会骑车。

 

樱井一愣,说骑个自行车有什么不会的。然后去杂货间里推了辆自行车出来,他说这是我上高中的时候骑过的,我教你骑。二宫个子小小的,那车有点高,他一坐上去就掂不到地了,他一心想学会,坐那么高有些害怕也不说。学了一下午,他稍微能骑个一小段,樱井站在后面看着,突然一拍脑袋,他说你们班同学是不是都骑那种小自行车。于是第二天放学回家的时候,他看见院子里摆了一辆新的自行车,是樱井翔给他买回来的,他看到那车时眼睛都亮了。他想他终于能去郊游了,没人会说他了。

 

樱井翔有的时候脾气也不好,他要是不听话,樱井翔就会罚他,小的时候打手心,再长大一些就是面壁,错得越严重,站的时间就越久。可是他算是他这十几年的人生中唯一一个愿意管他的人了。

 

这么唯一的一个人,最后还是被他气走了。

 

 

 

二宫站在那里,对着墙壁哭,这一晚他真的站了很久,可他不想坐下来,也不敢坐。他突然想到,如果站一晚上的话樱井翔会不会不那么生气一点。

 

可是樱井翔都走了,就算站了一晚上他也不会知道。

 

他不知道樱井翔什么时候会回来,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了。他刚刚推了樱井翔一下,明明他的腿还伤着,是因为他才受伤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能下得了手去推他。

 

手机震了起来,有人给他打电话,他跟相叶约了今天要去他家睡。他把电话接起来,那头传来相叶的声音。

 

“Nino,你怎么还没到?”

 

他不想让相叶知道自己在哭,所以调整了很久也没能说得出来一句话。

 

“Nino,你怎么啦…?”

 

“Aiba酱…”他揉着眼睛,声音又低又小,“我不过去了…我要在家里等我哥回来…”

——————————

完了怎么越写越亲情向了……

让我倾情演唱一首《父亲》献给哥哥……

(xgg:……




评论(88)
热度(202)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