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19

我怎么又来了……我好烦……

早知道还有码字激情……还不如合一章发……

————————


 “哥…你没事吧?”

 

樱井修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哥。

 

“没事。”

 

五分钟之后,樱井修又问了一遍,“哥,你真的没事吧…?”

 

樱井翔心情正差着,语气很不好,“都说了没事没事!还要我说几百遍!”

 

樱井修被凶了,不敢再说话,默默递了纸巾过去。樱井翔这才发现自己很丢脸地被小兔崽子给骂哭了,他赶紧把纸巾抢过来捂住红眼眶,羞愤得恨不得挖个坑钻进去。

 

“又不是小修把你弄成这副样子的,你凶小修做什么。”前面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樱井没回嘴,他妈不喜欢二宫和也,他一直都知道。闹了这么一出之后,他妈自然也就更不喜欢二宫了。虽然他没有跟她说过自己为什么出车祸,但凭着二宫大半个月从没去过医院一回,她自然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

 

樱井翔的母亲,各方面都极其好强的一位女性,严厉务实,做事干脆果断,独自经营着一家公司,生意做得如日中天。樱井翔从来想不通,他妈这么一个女强人当初是怎么和他那不着调的爸好上的,不仅好上,还能坚持好了十几年。

 

不过事实证明,这样不搭调的两个人,就算好了十几年,最后也是要分道扬镳的,且没法儿好聚好散,离个婚直接闹到法庭上去。法院判了他跟爸樱井修跟妈的时候,他妈还十分不乐意,她想两个孩子都跟她。所以现在樱井翔和二宫和也闹成这样,他觉得他妈应该有点幸灾乐祸的情绪在里面,如果他爸现在不是在非洲而是在这车里,一定被她嘲讽挖苦到地底下去。

 

早些年时,樱井才刚上大学,家里两个大人飞去了非洲,剩下的那些钱用完,经济来源就断了。二宫和也正上着小学,处处要用钱,他实在撑不下去,找他妈借过一回钱,当时他妈就挖苦他说借了钱回去养你那宝贝弟弟呢?

 

他莫名很不愿意他母亲这么说二宫,所以再没向她开过口,自己同时打三份工硬扛。不过后来他爷爷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这事,来看他,悄悄给他塞了一笔钱,解救他于水火之中。好在后来他实习毕业,二宫上了初中,虽然依旧很穷,不过基本的开销倒是能维持得住了。他爷爷再来找他,要给他钱,他都没要,还把之前欠着老人家的那些钱都给还上了。

 

 

 

断了腿的樱井又重新被搬回了医院,小原看着他那一身尘啊土的,啧啧叹息,“你摔了?真不该让你去的…没事儿吧你的腿?”

 

“没事。”樱井抱了被子蒙头侧过身去。

 

“让我看看。”小原把着他的腿翻来覆去地看,“还好没事,你怎么就摔了呢?”

 

樱井瞄瞄门缝,确定了他妈和樱井修都走了,这才开口,“不是摔的…”

 

“那怎么…”

 

“被兔崽子推了一把。”

 

小原惊讶得捂嘴,“不会吧…他还推你了…你腿都断了他还推你啊?”

 

樱井翔靠在床边上,神情很是落寞,“我觉得我没法原谅他了,没法原谅了,不想再管他了,担心他还要被他臭骂一顿……”

 

“你伤心透了?”

 

樱井翔看他一眼,“换你你不伤心呐?

 

“你说我爸妈离婚,就算我跟了我爸,我要养活我自己还不容易啊我。我爸要去哪儿追求艺术我也管不着,我凭什么还得养个小拖油瓶,还是这么不省心的小拖油瓶,成天就知道气我…

 

“你说说…他又不是我生出来的…我有什么义务要管他…我凭什么管他了还要被他臭骂一顿?你都不知道他刚刚怎么骂我的,这些年我怎么对他好的他全不记得了,就记得我怎么对他不好了…

 

“就他六年级我砸了他游戏机那事儿,他记到现在,他就记得我砸了他游戏机,他怎么不记得我给他买了多少台游戏机呢?他怎么不记得我贫困潦倒了还给他买游戏机当生日礼物呢?你说这些年我亏待过他么…他这么对我…他是不是不知道心寒是什么滋味…”

 

小原作为樱井翔的好朋友,耐心地听他倾诉,听完问一句,“你要哭了?”

 

“你才要哭了!”樱井翔举起他的蓝精灵抱枕朝小原头上砸过去。

 

“啧啧,你不要这枕头了?瞧瞧这上面的蓝小人儿有多可爱,你不要送我算了。”

 

“还给我!”樱井重新把枕头抢回来抱怀里,“这是蓝精灵!什么蓝小人儿,有没有一点常识!”

 

小原哈哈哈哈大笑,樱井抱着枕头沉默了一会儿,“反正我是不会再原谅他了…

 

“除非他向我道歉。”

 

小原医生再次笑到断气,“哈哈哈哈…樱井医生这要求也太低了吧…哈哈哈…”

 

“他不可能向我道歉的。”樱井说得特别笃定,“他会道歉?除非天塌下来。”


评论(89)
热度(219)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