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22

我又来二更了

但是……


————————


樱井翔搬回来住了,只是短短的两个月而已,家里的空气突然变得安静又沉闷。即使两个人都在家里,也只是各干各的,没有交流,没有对话,一副互相都不准备向对方低头的架势。

 

樱井的腿基本痊愈了,又过起早出晚归的生活。晚上他带两份便当回来,两人坐在一张餐桌边上吃饭,二宫完全不理他,吃完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便当之后,去厨房洗好自己的餐具放进柜子里,然后上楼去,躲在房间里,再也不出来。

 

距开学已经过去两个月,两人说过的话加起来不超过二十句。他们之间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要是搁在过去,两个人话多又好斗,斗嘴也能乐此不疲地斗上一整晚。二宫饭前饭后总坐在客厅里背单词,他下班回来,就是看着二宫坐那儿背单词都觉得挺好的,觉着自己累死累活一整天没有虚度。

 

就这么点小盼头,现在都没了,他一整天能看见二宫的时间就只剩下吃晚饭的时候了,二宫还总低着个头,一言不发地吃完就走。

 

没意思透了。

 

樱井想骂人骂不出口,每日没来由地烦躁,根本摸不清二宫那一颗小脑袋瓜子里在想些什么。

 

 

 

直到他在某天吃晚饭的接到了二宫班主任的电话。放在餐桌上电话响起来,他看二宫一眼,二宫依旧低着个头坐那儿吃饭,两根筷子在盘子里拨来拨去。

 

樱井接了电话,走到楼上去打电话。

 

他才知道二宫这两个月的成绩竟然退了这么多,他是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去的,在最近的一次考试中,排名已经跌出了前一百。班主任在电话里告诉樱井他上课不专心,总是神情恍惚,被喊起来提问的时候总什么都答不出来。

 

往常每回考试成绩出来,二宫都会主动跟樱井说,樱井才发现这两个月里他的确是一次也没有提过成绩的事情。樱井挂了电话,走下楼去。

 

“上回考试你考了多少?”

 

二宫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考了多少?”他又问了一遍。

 

二宫还是一个字都不说。

 

他小时候就这样,遇上事儿一个字都不会告诉樱井,樱井都发现了,问他,他也不会说。就是不说,打死不说。

 

樱井把他放在沙发上的书包拿过来,“把你的试卷拿出来让我看看。”

 

二宫依言打开了书包,拿出了试卷,摆在樱井面前。除了他六年级那回数学考试,樱井真的从没在他的试卷上看见过如此低的分数。

 

“你就考这种成绩?”不单单是因为成绩,二宫这种不说话不回应的态度彻底惹怒了樱井,他的语气开始变得很严厉,“考这种成绩还想上什么大学?”

 

“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了吗?!!”

 

二宫不说话,伸手去拿试卷,想把它们收进书包里。

 

“还给我…”

 

樱井不让他拿,一把抢过来,把那些试卷全部揉皱成一团扔在地上。

 

“下回再考这么差就别上学了!我不想再接到你班主任的电话!!”

 

二宫很快跑过去把些试卷捡起来,然后跑上楼去。

 

樱井发了一通火,也并没有觉得好受。他重新在桌边坐下,看到自己盘子里多出来的一块炸鸡时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他才反应过来刚刚二宫在盘子里挑挑拣拣是把他自己的那一块炸鸡夹给他了。

 

二宫没舍得吃自己的那一块炸鸡,趁他去打电话的时候添到了他的盘子里。然后他打了电话回来,骂了他一顿,还揉皱了他的试卷。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夜里樱井根本睡不着,蹑手蹑脚地走到二宫的房间里去看他。

 

二宫躺在床上,被子被他踢到床下去了,可能是觉得有些冷了,所以蜷在那儿缩成一团。眼眶也红,鼻尖也红,一看就知道睡前偷偷哭过。

 

被樱井揉皱了的试卷他用书压平了,摆在桌上,错了的地方全部用红色的笔标了出来,写上了很详细的解析。

 

樱井在他床边坐下,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脸。二宫的脸颊白嫩嫩软乎乎的,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樱井总是忍不住上手去掐一掐摸一摸。一开始二宫不说什么,时间久了他就不乐意了,说再掐就要收钱,掐三次一百。樱井随口答应下来,二宫便当真了,还真拿了个小本记樱井掐过他多少次。樱井每次掐他的脸,他都兴冲冲递脸过去,樱井要是只掐两次他还不乐意,说是要再掐一次凑个整,光掐两次不好记账。

 

樱井就凭他记,等他记满了一页再找个借口把他的零花钱扣光。二宫坚持记了很久,但总也拿不到钱,慢慢地就放弃了,樱井再要掐他的脸,他就瞪樱井,然后远远跑开。

 

这么一想自己果然是一个很糟糕的哥哥,难怪二宫会讨厌他,激动之下骂出来的话肯定有气话,但也肯定有真话。

 

他刚跟二宫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二宫似乎什么都不懂。去上小学一年级,在班上好像总被欺负,但他回来从不和樱井说,他不说,樱井也知道,因为他一委屈了声音就会有变化。樱井听他说话就知道他今天有没有被欺负。

 

知道他被欺负了,樱井问他为什么,他不说,樱井怎么问他都不说。樱井也不会教育孩子,二宫不说,他自然就着急,拿了小竹棍让他把手拿出来。二宫就把手拿出来,并在一起,樱井就轻轻打他手心,问他说你要不要告诉哥哥今天被谁欺负了。

 

二宫摇头,樱井就又打一下,问他你不疼吗。二宫哑着嗓子说不疼,他就再打一下,二宫就把手缩回去,背在身后,再不拿出来。然后吞吞吐吐地说今天被谁谁欺负了,最喜欢的漫画被撕掉了之类的。

 

樱井不知道这样跟他磨了几年之后他才学会遇事就说,现如今又成了当初的模样。心里委屈死了表面上还要云淡风轻,只会找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躲起来偷偷哭。

 

樱井不解,明明其他小孩都是委屈了就往大人怀里钻,喊着要抱撒娇哭闹,怎么二宫从来也不跟他这样。一想又想了这许多,樱井收回思绪,俯下身轻轻地抱了抱二宫。


评论(117)
热度(270)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