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そばにいるね 23

(。・∀・)ノ゙嗨!我来啦!

——————————


虽然那块炸鸡是二宫自己夹到樱井的盘子里的,但樱井心里不好受,总觉得欠了他什么似的。于是隔天下班他推掉了科室的聚餐,买了好些炸鸡带回去。

 

二宫开门进来,樱井难得语气缓和地喊他,“回来了,把书包放下洗洗手吃饭吧。”

 

二宫看他两眼,把书包放下,去洗了个手,坐到桌边。樱井把筷子给他摆好,又把大部分的炸鸡拨到了他那一侧。二宫像往常一样埋头吃饭。

 

“那个…你们班的同学最近有参加补习班吗?你如果也想参加的话就…跟着一起参加。钱的事情不用担心,爸妈上个月给我打了好些钱过来,都够用。

 

“高中的课程和初中可能有些不一样,成绩起伏也是正常的…就算跌了些也不要灰心……”

 

“哥…”二宫突然放下筷子,抬头看他。

 

樱井本来还想多说些什么,见他有话说便停了下来,“嗯?”

 

“我想住校。”

 

樱井怔了一怔,随即问道,“住校…?”

 

“嗯。”

 

“为什么…想住校?家离学校不是挺近的么…早上骑车过去的话完全来得及吧…”

 

樱井说了一大堆不需要住校的理由,说到最后倒不像是在劝二宫,像是在自己说服自己。

 

 

 

“心情不好?”小原盯着樱井的脸看。

 

樱井戴上口罩,把脸遮起来,“没有。”

 

“得了,我还能看不懂你?你把整个脸都遮起来我也知道你心情不好…怎么了?和你们家小祖宗还没和好呢?”

 

樱井垂下眼,“什么和好?我和他有好过吗?”

 

“行啦,怎么了?跟我说说呗。”小原揽住他的肩拉着他往外走,扯掉了他脸上的口罩,“下班了,还戴什么口罩…走走走,你请我喝酒去,咱俩多久没一起喝酒了。”

 

 

 

到了居酒屋樱井也只一杯一杯地灌酒,小原坐他对面吃菜,“啧啧,闷葫芦。

 

“断了个腿还性情大变了,你以前不是可话痨了么…”

 

“真的吗…”樱井抹了抹嘴,“特惹人烦…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哈……”

 

“……”小原凑到他面前,“你傻了?”

 

樱井又兴冲冲地举手招呼服务员给他再续一杯。酒端上来,小原把杯子挪过来,不让他拿。

 

“你怎么了?”他问樱井,“不跟我说就不让喝。”

 

樱井伸手抓了好几下都没把杯子抓过来,只好说了,“小和…

 

“小和…去住校了…”

 

“住校了?”小原有些惊讶,“什么时候的事?”

 

“好多天好多天好多天!之前…”醉醺醺的樱井张开手臂比划了一下,像是要给小原展示一下二宫已经走了很久了。

 

“为什么要去住校?你们家离他高中不是挺近的么?”

 

“还能为什么…讨厌我了呗…不想看到我…”成功把酒抢回来的樱井对着杯口又闷下去一大口,“找了一堆理由…说什么住宿舍能专心学习之类的…我还能不知道他…讨厌我还不直说…”

 

“你还真的让他去住校了啊…”

 

“那还能怎么办嘛…他要去…他想去…我又不能拦着他…我拦他…他也不会听我的…

 

“总要走的…现在不走…等他大了…总有一天要走的…他的心又不在我这里。”

 

樱井笑了一下,“挺好的…他不在家…我们可以总出来喝喝酒…我这个…穷光蛋…都多久没请你喝酒了…”

 

小原若有所思地瞟他一眼,“是,挺好。”

 

樱井抹一把脸,“就是他跟着我…长这么大…他一走…我心里特别难受…特别特别沮丧…

 

“我是不是有毛病啊…?”樱井抓住小原的手,按在自己的额头上,“你帮我…诊断一下…”

 

小原拍他的脑袋,“是!有毛病,我感觉你们兄弟俩都有毛病,可能都得抽一顿才会好。”

 

樱井连忙摆摆手,“不要抽他!”

 

这话说得无比清晰无比坚定,根本不像是从一个醉得东倒西歪的人嘴里说出来的。小原无言,喊了服务员过来,从樱井口袋里把他的钱包摸出来,用他的钱结了帐。

 

 

 

出租车开到樱井家门口的时候都快半夜了,小原吭哧吭哧把樱井从出租车上搬下来,打开他家院门,准备把他拖进去。正在他身上摸钥匙的时候大门开了,二宫从门后探了个头出来。小原见着他,松了一口气,“你在家呢?”

 

“嗯。”

 

“我听你哥说你住校了?怎么今天在家呢。”

 

“我周末会回家。”

 

“这样啊。”小原把樱井扔给二宫,“你哥喝醉了,你把他搬进去,我先回去了。”

 

猛地砸过来一个醉汉樱井翔,二宫差点被压垮。小原笑嘻嘻地看着他很努力地掺住了他哥,又嘱咐道,“好好搬,知道不?”

 

“哦…”

 

 

 

醉汉樱井翔被人搅了清梦,悠悠睁开眼,见着自己架在二宫身上,问道,“你谁?”

 

二宫正无比吃力地想把他拖上楼,被他这么一问,好一会儿才回答,“我是二宫和也。”

 

“哦…”樱井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放到了他肩上,开始念念叨叨起来,“我扣光你的零花钱…!”

 

二宫:“……”

 

“你不怕…?”

 

二宫:“……”

 

“让你买不起漫画…!”

 

二宫:“那我把饭钱省下来拿去买漫画。”

 

樱井一掌按在他的脑袋上,“不行…!”

 

“不管,我就是要买漫画。”

 

“那我不扣了…”樱井摸摸他的头发,“给你好多零花钱…让你拿去买漫画…行不行?但是你要好好吃饭…”

 

“……”

 

“要好好吃饭…听到没有…?”

 

二宫:“哦。”

 

樱井话锋一转,“上次的事…不是你的错…后来我听说了…那姑娘精神有问题…是吧…不是你的错…”

 

他突然说起这个,二宫不知道要接什么话比较好。樱井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答,笑了一声又继续往下说,“不是你的错…我知道…可不是你的错…就变成我的错了吗…?

 

“你总喜欢…喜欢和小修比…总觉得我对小修好…对你特别坏…

 

“那我…我问你…如果上回出车祸的…不是我…是…是你那个好朋友…松…松本润…是吗?如果是他出了车祸…你会…一个月都不去看他吗…?会连电话都不给他打一个吗……”

 

二宫仍在勉力撑着他,听到他用着一种无比失望的语气说这些话,一股酸意漫上鼻腔。

 

“我去了…我每天都去了…我不敢进去…我怕你看到我会心情不好…我怕…”二宫怕的事情太多,一时间根本说不完。

 

“我看到你坐上车走了…我以为你不会再回家了…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要我了…我……”他说不下去了,喉咙里发出很浓的哽咽声,“如果是我出车祸就好了…如果是我出车祸了,你现在也不会这么讨厌我…是不是…”

 

樱井盯着他看,仍是醉得脑袋疼,那些话听起来朦朦胧胧,他作不出半点反应。

 

“樱井翔…我也最讨厌你了…我最讨厌你了…”

 

这句话樱井倒是听懂了,这也比较像是二宫会说出来的话。

 

“我知道…你讨厌我…没关系…我不在意…”


评论(143)
热度(242)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