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25

(。・∀・)ノ゙嗨!


————————

圣诞节过完之后医院几个同事约了场年末聚餐,小原开着车过来载樱井,进了他家门,看到樱井站得很高,正给他家客厅那大灯换灯泡。新灯泡一换上,发出柔和温暖的光芒,把整个客厅照得像个家。樱井拍拍手,把梯子搬到墙边去靠着。小原站在一旁,等樱井走近了才看清他的脸。


“哟,樱井医生这脸是怎么了?”

 

樱井翔不说话,小原又左右看看,没有看到二宫的身影,便试探性地再问一句,“这是被棒球砸了么?”

 

樱井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小原一声叹息,“这棒球还真够狠的啊,六年前砸了你们家小祖宗,现在又砸了你。”

 

“别跟我提他了,真的,求你了。”

 

小原知趣地闭嘴,拉上樱井去参加聚餐。藤原医生也到了,看到樱井翔这一脸惨状,甚是关切地问了问,“翔君,你的脸怎么了?”

 

“没怎么。”樱井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藤原医生也没继续往下问,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年末的聚餐,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天,聊的无非也都是家常琐事,哪个医生升官了做了科室主任,哪个医生又买了辆好车,哪个医生跟患者好上了,不到半年结婚生了孩子。二十代的后半段,一个有些尴尬的年龄段,樱井的人生大事都没有什么进展,便沉默埋头一直吃吃吃。

 

大家也不再像大学时代那样一聚餐必定不醉不归,一顿饭吃下来酒都没开几瓶,早早散场,有孩子的回去抱孩子,没孩子的回去陪老婆去了。

 

樱井本想搭小原的车回去洗洗睡,无奈藤原医生喊住他说是想和他一起走回去。小原不愿意当电灯泡,扔下樱井跑了。樱井拉上外套,塞好围巾,推开餐馆门时一阵冷风夹着雪花刮进来,他打了个哆嗦,第一次觉得谈恋爱挺麻烦的。

 

“翔君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藤原医生挽住他的手,又问了一遍那个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

 

“嗯…不小心摔的。”樱井光顾着裹紧外套不让寒风钻进他的衣领,也没有意识到这种谎话在一个医生面前有多容易被拆穿。

 

“是这样。”藤原医生的声音依旧温柔,也没有要拆穿他谎言的意思。

 

两人这么携着手走了一段,雪越下越大,樱井觉得自己快要冻僵了。这么冷的天,不知道二宫和也那个臭小子回家了没有。那天他罚他在客厅面壁,隔日二宫就跑出去了,一直不回来,到今天都三天了,他忍着怒火给二宫打电话,一连打了十几个全部被按掉了。他正准备打第二十个的时候,那头终于有人接了,不是二宫,是个小男生的声音,他似乎知道樱井翔是谁,电话一接起来就颤着嗓子告诉他说小和去洗澡了不方便接电话,又说小和哥哥你不用担心,小和最近在我家里玩,我我我我会好好照顾小和的。樱井怒火中烧,猛地摔掉了电话。

 

“翔君?”

 

藤原医生摇了摇樱井的胳膊,樱井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忙道歉,“啊不好意思…”

 

“翔君总是这样。”藤原医生无奈地笑了笑。

 

“是么…真不好意思…我…”

 

“不用解释也没关系哦,人总会有走神的时候嘛。”

 

“是么…”樱井有些局促地抚掉了落在他前发上的雪花。

 

“近几年来,一到年末就总会有些神经紧绷,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翔君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完全没有,樱井翔觉得自己仍是活力无限,就在三天前,二十六岁的他还生龙活虎地和他十八岁的弟弟打了一架。

 

“过去没有想太多,但最近总很想安定下来,看着妈妈们抱过来看病的小宝宝,自己突然也很想要一个小宝宝。”

 

藤原抬眼看了看街面,他们已经走到樱井家门口了,她把手从樱井的臂弯中抽了出去,深吸了口这冬夜里的冷空气,“所以…我就陪翔君走到这里了。”

 

樱井心下有些明白了藤原的意思,抬起头来看她,她仍是那样微笑着,“翔君是个很好的伴侣,只是大概还有更重要的人需要翔君去照顾吧,怪我太心急了,无法再陪着翔君一起走下去。”

 

樱井说不出话来,藤原短短几句话说得透彻明白,他根本说不出一句能够挽留她的话,又或者他自己也渐渐明白过来,他真正在意的到底是什么。

 

留不住,那么就好好告别。

 

“谢谢你…”樱井出声朝她的背影喊道,“藤原桑,这段时间,谢谢你。”

 

藤原转过来朝他笑,“谢谢你,或者对不起这些话,翔君该留给更重要的人。”


评论(99)
热度(208)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