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32

(●°u°●)​ 」

————————


樱井翔把二宫和也的手扯下来,“你别这样…”

二宫把手放开,撇撇嘴,“我怎么了?你就是不敢承认…

“竟然喜欢上自己的弟弟,这样真的没关系吗?哥。”二宫看着他。

樱井翔乱了一天的心绪,听到二宫这么说了之后突然觉得很泄气。

“对不起…”樱井翔跟他拉开距离,“昨天晚上给你造成困扰了…对不起…

“我会自我调节好的…那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樱井翔很少对他这么客气又疏远地说话,二宫急了,“你就是不敢承认!还说这种话…

“就一句对不起就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吗?你知不知道你给我造成多大的困扰,你现在一句对不起就想把我给敷衍过去了!”

“那…我怎么做才能……”

“你就说你是不是喜欢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你…”

二宫话都还没说完,就看到樱井翔一张突然放大的脸,然后他就被他哥扶着肩膀按倒在椅子上了。

“是…我是喜欢你,就算你是我弟弟,我还是忍不住…不想看你谈恋爱…想让你一辈子都待在我身边的…那种喜欢,我现在说出来了…那你呢…你打算怎么拒绝我……你说出来…我们今晚就做个了断……”

二宫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他本想好好地整一整樱井,解了那些年被樱井翔把控着生活的愤怒。到头来还没整个尽兴,倒是给自己招来个大麻烦。

樱井翔这话是什么意思?要让他怎么回答?他脑袋空空,根本想不出一条合适的答案来,这人却还在那边说什么要立刻做个了断。

大门那边响起来的开门声救了二宫,樱井很快放开了他,站起来朝门口看。

是二宫妈妈和樱井爸爸回来了,他们拿着许多画,大抵是忙了一天画展的事。

“小翔…小和…”二宫妈妈犹豫着喊了他们一声。

樱井应了一声,说餐桌上有给他们带回来的便当,让他们等会儿热热吃。

二宫看了樱井翔一眼,他想这人真是疯了,那边站着的明明是在十年前就抛弃了他们俩,根本就称不上爸妈的一对夫妻而已。他现在却在这儿好言好语地跟他们谈论晚饭的问题。

二宫妈妈走过来,抽出袋中的一幅画,“小和,你来看妈妈画的……”

二宫甩开她的手,“我不想看!把你的这些画拿开!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然后他很快头也不回地跑上楼去。

樱井站在一旁,看到了那幅二宫不愿意看的画。

画布的中心是个小孩儿,一手拿着个棒棒糖笑得特开心。一幅画里除了小孩儿,其他一切景象都是模糊的,隐约有个稍高一些的人牵着小孩儿的另一只手,那人只有个背影,看不清脸。

“这是他?”樱井指着小孩儿问她。

二宫妈妈摸着有些粗糙的画布,“是,他小时候就长这样,特别可爱。

“总笑,他不爱哭,真想哭了也会一个人找个地方偷偷哭。

“我没有办法陪他长大,就希望他能这样一直笑着,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

十年走来,他是这样笑着开心地长大的吗,樱井也不知道。



二宫洗完澡出来,他母亲站在他房间门口等他。

“走开。”二宫毫不留情地把她推开。

“小和,对不起…你要怎样才肯原谅妈妈…”

“你为什么跟我道歉?你难道不应该去跟樱井翔道歉吗,他原谅你了吗?他和我非亲非故,摊上你这么个后妈,他有什么义务要帮你养孩子…”

“小和…和哥哥的关系…不好吗?”

“才没有!我和我哥好得很!”

二宫很快关上门,把他母亲关在外面。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其他屋子收拾好了,樱井翔也不用过来再跟他挤一间。他辗转到半夜,抱起枕头被子想去找樱井翔说话,到他房门前徘徊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下得了手去敲门。干脆还是回了自己屋,打游戏打到天明。

天一亮他听到屋外有响声,赶紧开门去看,樱井翔穿好了一身衣服,戴着帽子,提着旅行袋。

“你去哪里?”

樱井翔一休休了七天年假,本想偷偷开溜出去旅游一趟,无奈还是被二宫抓了个正着。那人知道了他要出去旅游,很快换了一身衣服,一脸兴奋,“我要和你一起出去玩!”



一人游变成两人行,二宫和也打乱了樱井翔一切出游计划。樱井翔是个计划狂魔,出来玩也跟赶场子似的,在哪个景点待多久他甚至全部精确到分钟。

二宫完全就是随心所欲地胡来,看着什么新奇就要上去摸一把,拿着DV拍拍拍个不停,这里逛那里跑,旨在破坏樱井翔所有周密的旅游计划。

他以往是不敢这样胡来的,他以前要是敢这样拖沓樱井翔早就开口骂他了。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底气了,心安理得地挑战樱井翔的底线。

回去的路上二宫累得歪倒在樱井身上,余光瞟到他哥正拿着手帐本涂画,原本计划好的景点,有一半都没能去成,全部被打上了叉。

二宫心里多了那么一丝内疚感,这一路下来樱井翔没骂过他一回,由着他胡闹乱来。

计划没完成他心里肯定是不好受,二宫这样想,而且他本来就没打算带自己出来,估计也是想一个人出来散散心冷静冷静。

这多少年没休过年假的人,好不容易想休息一次,还被他给破坏了。

二宫心里内疚得一发不可收拾,不敢再往樱井身上靠,蹭到另一个空位上去睡了。

樱井翔记完手帐,看着前面二宫毛茸茸的脑袋发呆,汽车一颠一颠的,二宫头顶上那缕翘毛也随着汽车的摆动飘来飘去,樱井翔忍不住伸手去把那缕乱发给他抚平了。

这一抚,二宫不知怎的就被他给弄醒了,转过头来,睡眼朦胧地看着樱井,“哥…”

“嗯?”

“对不起啊…”

他这么说道,也不知是在为哪件事说对不起。说完了他又回过身去继续睡下了,留樱井一个人在后座上愣神。



一周后那两位艺术家的画展布置好了,开幕式的那一天樱井正逢休日,躺在家里睡懒觉,二宫过来敲他的房门,说要和他一起去看画展。

樱井翔很是诧异,没记错的话,二宫前几天还痛恨着他那位母亲。

樱井翔对画展没兴趣,他自认一点艺术细胞也没有,根本看不懂那些玩意儿,无奈二宫执意要去,他也只好换了身衣服陪他去了。

二宫指着画展门口的几个几何图形的铁框框,“这是什么意思?”

樱井打着哈欠,“你问我,我也看不懂…”

二宫拉着他进去,两艺术家正站在台中央致词,二宫站在一个最显眼的,所有人都能看得到的地方,突然牵起了樱井翔的手。

樱井翔浑身一僵,难以置信地去看二宫,却只看到二宫脸上带着笑,看着台上他那位艺术家妈妈。

樱井翔的脸冷下来,甩开了二宫和也的手快步走出人群。

二宫追过去,拉住樱井翔的胳膊,“哥…!”

两人一路拉扯到没有人会经过的楼梯间,二宫被樱井带得一路小跑,喘着气顺势搂住了樱井翔的脖子,樱井翔下了狠劲将他的两只胳膊扯下来按在墙上。

“二宫和也,你闹够了没有?”

二宫刚刚还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被樱井一吼立马怯了,“你生气了…”

樱井看着他,眼神从愤怒到失望,二宫和也从来就最害怕的,浓浓的失望。

“我是认真的…你如果只是觉得有意思…或者是想气他们的话,那你也该胡闹够了…”

“我没有…”

樱井翔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放开他很快下了楼。二宫去追他,樱井走得很快,离开展厅混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二宫站在街这边等红灯,看着街那边樱井翔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急得快疯了。

等到二宫和也重新追上樱井翔的时候,早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他觉着自己像是跑了有两条街。

他死死拽住樱井翔的胳膊不松手,定定地看着樱井,他跑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追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是说…中午一起去吃拉面…还去不去了…”



他们没吃成拉面,樱井翔一天都不愿意跟他说话。

睡前二宫又抱着枕头和被子过来,推开樱井翔的房门,“哥,我今晚能不能和你一起挤…”

樱井翔背对着他看书,一言不发。

二宫自顾自地走过去,把被子和枕头放下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樱井完全不理他,一只手撑着脑袋,侧着身子翻书。二宫伸出一根手指,戳一戳他的背。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特别轻浮的人…”

“你不是么?”樱井反问了一句,这是他今晚跟二宫说的第一句话。

二宫的鼻子酸了酸,很快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躺着。

樱井翔把灯关了,他到了点就要睡觉,不像二宫一样没有生活规律。他躺在床上,马上就要睡过去的时候听到二宫小声答了一句,“你觉得我轻浮…我也不觉得你是认真的…

“什么喜欢我…你怎么会喜欢我…你不讨厌我就不错了…我才不会自作多情…

“你每次生气…我都以为你不会再原谅我了…你每次走…我都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那年你出院的时候,我以为你会回家的…我还蹲在医院门口特别开心,直到看你上了车我才意识到你不是要回家,看着那车我真的觉得你可能不要我了…

“我还跟着车跑了一段…还边跑边喊…我是不是特别蠢…我最讨厌跑步了…”

二宫说激动了,“你从来就这样…!一生气就骂我…要不就不理我…!从来都不让我解释…之后还要怪我不跟你说…!那一年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还说什么喜欢我!”

二宫一翻身把樱井脑袋底下的蓝精灵抱枕抽出来,“你把枕头还给我!你这个烂人…!我不和你一起睡了!”

二宫揪着抱枕的一个角,斗胆往他哥哥身上使劲砸了好几下,然后一手扛起他的大厚被子要走。

还没走两步又被人拽回来按在床上。

樱井按住他的肩,俯下身眯起眼看着他,“你胆子肥了?”

二宫和也被他压在身下,拳打脚踢不安分,“放开我!!!”

“老实点儿。”

樱井翔把他手脚束得死死的,扶住他的脑袋径直吻了下去。

二宫这辈子可还没有尝试过这种接吻方式,瞬间乖顺了下来,僵硬地微启着唇让樱井翔把舌头伸进来,然后别扭地迎合着他,小心翼翼地用舌尖去触一触樱井,引来樱井一阵纠缠挑弄。

那人不知道吻了他多久才放开,二宫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大口大口地喘气,“你想谋杀我!”

“接吻不知道喘气儿?”

二宫沉默,他觉着这事儿才第一次,不知道也很正常吧。樱井适时开口嘲笑他,“傻小子。”

“……”

“那时候你真去医院门口蹲了?”

“真的,蹲了好多天,现在说出来让你好好内疚一下。”

樱井用一根手指嘣了他的脑门儿,“傻透了。

“你觉得我这种烂人会内疚吗?”

二宫又沉默了,樱井翔果然就是樱井翔,什么木讷易调戏好欺负的属性在他身上果然就是十分容易过期。

樱井上手掐他的脸,“下回还有这种事,再敢藏着掖着不告诉我,我就狠狠揍你。”

“那我就告诉我妈!”

“说什么?”樱井又凑近了他,“说你被你哥给亲了?还是说你喜欢上你哥了?”

“谁说我喜欢你了!!”

十秒后二宫开始求饶,“唔…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我喘不过气来了…等一会儿……我…我还没学会…你先教我一下…”

评论(107)
热度(303)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