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会不喜欢少年呢

そばにいるね 34

樱井翔过来的时候樱井修仍是闷闷不乐,二宫和也拉着他的袖子在和他小声说话。

事情的经过他已经听二宫在电话里说了,无非是他亲弟弟没能第一时间知道他这两个哥哥的情感状况,所以别扭委屈了。

“樱井修!过来!”樱井翔朝他招手。

樱井修抬头,看看他哥,一脸委屈兮兮地走过来。二宫和也看着救星到了,赶忙拍一拍樱井修的肩,“小修我去买饮料给你喝好不好?”

樱井修不说话,二宫赶紧把他推到樱井翔面前去,然后顺走了樱井翔的钱包,跑开去买饮料去了。

等他拿着两杯蜜瓜苏打回来的时候樱井修似乎已经不太生气了,站在樱井翔边上一边听樱井翔说话一边点头。

樱井翔见着二宫和也端着饮料回来了,拍拍樱井修,“呐,去道歉。”

樱井修依言走到二宫面前,“小和哥,对不起,我刚刚跟你发脾气了。”

二宫把饮料塞进樱井修手里,“你不生气啦?”

樱井修摇摇头,二宫搂住他的肩膀,“真的假的?”

“真的。”

“那我们一会儿一起去吃拉面,我请你吃。”

樱井修吸了一口蜜瓜苏打,然后转过头跟二宫笑,“好!”

樱井翔背着手逛过来,见着两个小家伙在那儿一边喝饮料一边笑。

“喝什么呢?怎么没有我的份?”

二宫把钱包还给樱井翔,“你又不喜欢喝这个!”

“你们都有,就我没有,我心里不平衡。”

樱井翔抢了樱井修的蜜瓜苏打喝了一口,樱井修急了,扑过去抢,“还给我!小和哥买给我的!”

“让我喝一口怎么了?”

二宫把自己的那一杯塞给樱井修,然后冲上去和樱井翔打架,他最擅长和这人打架了。

“为什么欺负小修!?”

樱井翔招架不住,把饮料还给他们,“怎么还联合起来对付我呢?!”

没有蜜瓜苏打喝的樱井翔觉着自己这地位还真是低。



樱井修不生闷气了,觉着游戏还没打够,想再去相叶家打游戏,二宫自然要陪他一起去,转头问樱井翔,“你今天不用值班吧,一起去好不好?”

樱井翔看樱井修一眼,那人也没会到他的意,揽着二宫的肩不松手,樱井翔放弃,说去就去吧,跟在那俩家伙后面嘀咕樱井修这个大电灯泡,专坏他好事儿。

到了桂花楼,罪魁祸首相叶雅纪跑出来接他们,要请他们吃晚饭,心情不佳的樱井翔拿他出气。

“Aiba酱,我让你收集的那些资料收集了没?档案整理了吗?这可马上就要开学了。”

相叶雅纪顿时孬了。四人上了楼,打开游戏机,黄色战士「Sho酱」跳了出来。

“欸欸?”樱井翔不解了。

相叶雅纪殷勤解释道,“这是Nino的战士「Sho酱」,他六年前创的,可厉害了。”

樱井翔心情大好,似笑非笑地看着二宫,二宫被他这么一盯,耳根都红透了,忙往他手里塞了一个手柄,“呐,你也创一个,我带你打。”



十分钟之后,二宫暴怒摔手柄,“怎么回事儿?你也打得太烂啦!”

这十分钟里,樱井翔的橙色战士「Kazu酱」,从头到尾都在循环着两个动作,勇敢地冲出去,躺尸,再次勇敢地冲出去,再次躺尸,硬是一点攻击力也没有。

他还不满地嚷嚷着樱井修你怎么偷袭我呢,有没有一点尊重你老大哥了,就不能堂堂正正地出来对决么,相叶雅纪你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总针对我呢,你俩都针对我。

二宫和也的竞技之魂熊熊燃烧,黄色小战士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挡在「Kazu酱」身前。

“你保护我呀?”樱井翔笑着看二宫。

“我保护你。”二宫把着游戏手柄很是坚定地说道。



打了一晚上,二宫和也得出结论,樱井家兄弟的游戏基因都不太好,需得多加磨练才行,他决定有空就带着樱井翔打游戏,务必给他练熟了,让他带着「Kazu酱」出去给自己长脸。

仨人打了一晚上游戏,又让相叶雅纪请了顿中华料理,临走前樱井翔把饭钱偷偷压在桂花楼的小柜台边上,转身带着他俩弟弟走了。

一出门他就赶樱井修,“你快回家,一个人不用送吧?”

樱井修跟二宫挥手,“小和哥,明天傍晚一起去打棒球!”

樱井翔非常不满了,“你这人!不能等开学了再找你小和哥打棒球么!烦人!”

樱井修朝他哥做了个大鬼脸,跑了,“我走啦小和哥!我哥特烦!你最好早点和他分手!”

樱井翔撂袖子,“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

樱井修跑没影儿了。



二宫咯咯咯笑,牵住樱井翔的手,“走走走,回家回家。”

樱井被他这么一牵,很是受用,嘴角都忍不住上扬。

“为什么小修这么听你话啊?我今天跟他说了好久他都没法儿消气。”

“怎么说也是我从小带大的亲弟弟,不听我的听谁的?”

二宫点点头,“那他还真挺让人省心的。”

樱井又去掐他的脸,“不要紧,你不省心我也喜欢你。”



两人牵着手一路闲聊,路过饮品店,二宫跑进去买了杯冰拿铁出来,递给樱井翔。

“请你喝。”

樱井接过那杯拿铁,揽住二宫的肩,转头进了公园,他说是要逛公园,但都还没走几步,遇着一个阴暗处,便扶住二宫的肩头吻了他。

二宫一被亲就害羞,一害羞就反应慢半拍,任由樱井翔摆布。

二宫不出声,樱井翔搂着他,“这会儿乖了…嗯?”

二宫脸又烧红了,指指那杯拿铁,“你不喝呀,刚还嚷着没得喝。”

樱井搂着他笑,“一会儿喝,小祖宗给买的冰拿铁,我得多放一会儿。”

二宫由他抱着,抱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这恋爱谈得也太被动了,鼓起勇气偏过头去亲了亲樱井的唇角,碰上去的那一刻,他觉着两人的呼吸都是滚烫的。

樱井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二宫羞恼,把唇移开,“笑什么!”

樱井强忍着,“我不笑我不笑,你继续。”

“不亲了!”二宫坐他怀里很生气。

樱井掰过他的肩头强吻上去,唇齿相依间樱井轻轻地说,“要这样,学会了么?你得强势一点儿。”



————————









这夫夫日常得写到啥时候是个尾……

评论(75)
热度(276)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