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沸腾

そばにいるね 35

二宫要开学了,他第一次想赖在家里不想回学校。樱井送他去车站的时候他故意走得很慢。

“你会来看我吗?”二宫牵着樱井翔的手问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有空的时候。”

他最近特别黏樱井翔,他们俩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这种状态倒是第一次出现。他小时候就特立独行,不让抱不让亲,掐脸要收钱,过马路樱井翔要牵他的手他都不让。现在倒好,恨不得捎上他哥一起去上大学,一秒都不分开,很有种将那冷战三年的时光补回来的架势。

“有时间就去看你。”樱井习惯性地摸了摸他的头,好像他还没长大似的。

二宫有些腼腆地笑了一下,又问,“你不会再找女朋友了吧?”

话音刚落就被樱井翔拍了脑袋,“我看上去像是那种人吗?”

二宫被拍了脑袋还笑,主动伸手去抱了抱樱井,“那我走啦。”

樱井看着他推着行李箱跑远了的身影,莫名有些不舍,明明二宫上大学的城市离家也不远,明明他下周就能抽出时间去看他一回。他苦笑了一下,心里突然明白过来,想将那三年的空白弥补回来的人,大概是自己。

刚见到二宫的时候他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染着黄发戴着耳钉,看着谁都面无表情挺吓人。

二宫也怕他,躲在他母亲后面不肯出来,他母亲说小和这是新哥哥,你不是最想要一个哥哥了吗。樱井站在那儿站了十分钟了连他这新弟弟的正脸都没见到,抱着手不耐烦起来,他觉着小孩子真是麻烦。

刚想找个理由离开,没想到那俩艺术家跑得更快,扔下一句小翔你照顾弟弟就走了。二宫站在原地,怯怯地看着他,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樱井这才看清他的样子,剪了乖巧的平刘海戴着帽子,背着书包,据说是第一天上小学回来。

两人干站着,大眼瞪小眼,十秒之后樱井转过身,“我走了。”

二宫忙背着书包跟上去。

他走得飞快,二宫一路小跑跟在他身后,跑得直喘气,乖巧的平刘海被汗浸湿成几缕乱发。樱井走到一家拉面馆前停下,转身看着那气喘吁吁的小家伙。

“我要进去吃拉面了。”

“……”

樱井开门进去,二宫跟在他身后溜进来。

“老板,一碗拉面。”樱井点了一份拉面,没有二宫的份。

拉面店老板和他挺熟,应了一声,转身瞟到二宫的身影,“这是谁家孩子?”

樱井找个空位坐下来,随手将书包一甩,“不知道。”

那面端上来,二宫就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吃,一对乌溜溜的眼珠跟着那筷子的动作走。看着看着,二宫捂住了肚子,随之传来一阵咕咕声。樱井放下筷子,“是谁的肚子在叫?”

二宫挺怕他的,迟疑了很久才小声承认,“是我的…”

樱井觉得很好笑,“你饿呀?”

二宫点点头,樱井又吃一口面,胡扯道,“没钱给你买。”

二宫又不说话了,继续直愣愣盯着他的面。

樱井放下筷子,“剩下的分给你,你吃不吃?”

二宫赶忙点点头,樱井拿了个小碗给他把面盛出来,二宫不太熟练地使着筷子吃面,樱井从没见过谁吃碗拉面能吃得这么香的。

他剩下来的面也没多少,一个小碗都没盛满一半,二宫很快就吃完了。

“好吃吗?”

“好吃。”

“你还想吃什么?”

二宫非常慎重地思考了两分钟之后给了答案,“还想吃糖。”

樱井就到便利店里买了两颗糖,全部塞进了自己的嘴了。二宫就走在他旁边,不哭不闹地看着他吃糖。

回了家之后,他去洗澡,洗完澡出来听见二宫在房门口跟他妈妈说话,二宫说了什么他没听见,他只听见二宫妈妈说这大晚上的没有地方能买到糖,想吃明天妈妈再买吧,你先睡觉。

樱井回了房间,莫名半宿没睡着,拿了钱包跑出去,跑了一条街找着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三罐糖果,搁二宫房门口摆着。

他就这样,欺负二宫一次,自己内疚十年。十年来每一回去超市他都要买糖,即使二宫大了不再喜欢吃糖了,他总还是习惯性地买。



现如今他没几年就进入三十代了,黄发耳钉远得就像是上个世纪的模糊往事。但二宫小时候的事他竟是每一件都记得无比清楚,仿佛那些事就发生在昨天,一转身二宫仍是那个跟在他身后想吃糖的小孩。

樱井自嘲地勾起嘴角,想着自己站在这人流如织的车站门口忆什么往昔,还不到三十代就这么多感慨,活脱一个为人父母十几年的形象。

恰巧小原给他来了个电话。

“你在哪儿呢?不是说要去看车?”

“啊我在车站,你来载我?”

小原开着车过来接他,一见着他就调侃,“哟,这谈了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呐,瞧瞧这气色。”

樱井坐进副驾驶座,系上安全带,“能不能不酸我?”

小原撇撇嘴,“不能,别扭了十几年的小祖宗让你一追就追到手,哪有这么好的事儿,我怎么也得酸你五年吧。”

樱井忍不住笑,“不跟你说这个,快看车去。”

“你那破车终于想起来要换了?也得亏你爷爷的破车你也能一开开个这么多年,又不是没钱,干嘛不早换。”

樱井解释,“以前有点钱总想着给他攒着嘛,哪敢花钱,又怕他没法儿上补习班被同学嘲笑,又怕他买不起最新的漫画聊不进朋友的最新话题,又怕他身体不好出什么毛病……

他叹一口气,“你说我怎么能害怕这么多事情?”

评论(74)
热度(262)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