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帽子

年末最后一天,樱井跟了一场大手术,因着是教授新带的一批大学生,前前后后做记录打下手,直至病人推回病房,跟值班医生交接清楚了这才算结束。

等他换了衣服背了包,推开医院大门时,外面落了大雪,整一片枯黄草地覆在雪中,没有暖黄路灯,倒是一阵冷风吹来,吹落枝头上的一挂积雪,吹得人险些冻掉耳朵。樱井裹紧衣服,将上衣拉链拉至最高处,抖成糠筛了仍一路小跑着奔向公交车站,险险赶上了最后一班公交。新年前夜,沿街大大小小的店都早早关了门,倒老式居民区里一片灯火通明,想是家人多团聚了,很有些过年的气氛。

樱井看着车窗外,想那家伙不知道在家里做什么,吃没吃晚饭,兴许正趁他不在家大打游戏。他们家就两人,也不讲究什么团聚,把年过得如往常日子一般。

不过没点仪式感那家伙是不会高兴的,樱井下了公交,又急急忙忙赶去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那店几乎被人买空了,樱井好不容易才从货架深处挖出了一块蔫了吧唧的蛋糕来,看着十分寒碜。临了付款时又想起来没给二宫买个新年礼物,只好从门边架子上又挑了一顶小猪帽子,塞进袋子里当作新年礼物。

那两层小楼灯火通明,二宫一人在家时就爱把灯全打开,樱井问他是不是害怕,他也不承认。樱井揣着袋子抖出钥匙来开门,客厅里电视声音传来,二宫趴在被炉边上睡着了,呼哧呼哧小猪似的打呼。樱井不禁失笑,觉得他跟个小老头似的。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茶几上摆着一盒子鸡翅,吃了两个,还剩下两个,大概是那小孩留给他的。

樱井唇边带了点笑意,小猪崽子听见点声响惊醒过来,先是懵了几秒,而后反应过来,怒瞪着樱井准备发作。樱井笑嘻嘻的没个正形儿,伸手要去拿鸡翅,问道:“给我留的?”

二宫一把将盒子抢过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两只鸡翅上各咬了一口,又递过去给樱井。

樱井憋着笑,接过来,“你这是什么架势?我又不介意吃你吃过的。”

他的确不介意,二宫人小食量也小,又对自己的食量没有准确的认知,点餐都要点大份,吃不下了又不好意思,只能硬塞,还好樱井总能及时看穿他帮他扫尾。

二宫作弄他不成,气得脑袋冒烟,嘴里飘出一个哼,瞪他几眼,转身要上楼,樱井在后面喊他,“我买了蛋糕哦。”

二宫脚步迟缓了些,樱井故意将塑料袋弄得窸窣响,“还给你买了新年礼物。”

话音还没落,那人就不情不愿地回来了。挤在他身旁,探头探脑往塑料袋子里看。

“难看!”二宫见着那顶小猪帽子,不满地皱鼻子,“你在楼下随便买的!”

樱井拿出来递给他,哄道,“戴上我看看。”

“我不戴!”二宫微撅着嘴发泄不满,“别人家都不是这样过新年的。”

别人家的总是最好的,有一大家子人有被炉有年糕汤,他们家什么也没有。

樱井把手垂下来,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手揉了揉二宫的头发,“对不起。”

二宫下意识地转开眼,心里还是不舒服,甚至莫名其妙地酸了一下,他也不想听到樱井说这句话。

新年还是要过的,二宫用手拂了拂头发,戴上了小猪帽子,嘴还是撇着,“我要吃蛋糕。”

樱井将蛋糕递给他,二宫凑近了深深闻一下,“香!”

樱井重新笑开了,给他把猪帽子摆摆正,又忍不住上手捏了捏他那吹弹可破的面皮。二宫很宽宏大量地任他捏,没跟他计较零花钱的事儿。

二宫吃蛋糕,樱井拆泡面。二宫看着他哥的毛衣袖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磨出来一个小洞,毛线头散着,洗过太多次已经有些泛白了。

二宫第一次感到疑惑,他总觉得樱井苛扣他零花钱,偷偷藏着生活费,可樱井自己也没吃过什么好的,一盒泡面拆开来,自己吃面他喝汤,两件毛衣从秋穿到春,多少年了也没见他换过新的。

二宫在这突如其来的困惑当中感到了莫名的沮丧,他掰下一块蛋糕递给樱井,“哥,我们家是不是很穷?”

樱井笑着看他,“干嘛突然这么问?”

“我妈给你的生活费够用吗?”二宫不抬头,整张脸快要埋进蛋糕里,“如果不够的话……我以后可以少吃一点…”

“瞎想什么呢?”樱井用筷子敲他脑袋,“是不是零花钱用完了。”

樱井一边说一边掏口袋,“给你点零花钱好不好,拿去买点喜欢的漫画。”

二宫看到他那块磨破了的袖口,又在那莫名的沮丧中感到了一点委屈,“我不要!”

樱井看他微红了眼眶委屈又生气的样子,不明就里,“怎么了?”

“你什么都不懂!”二宫没头没脑地吼了一声,然后站起身跑上楼去了。


樱井将那碗泡面吃得干干净净,面汤也不剩一滴,又收了收茶几上的餐盒残渣,胡乱洗了个澡上楼去了。临睡前他查了值班表,医院放了几天假,没人愿意值班,他倒挺乐意去的,给的补贴够高,二宫下学期还得上补习班烧钱,想着想着脑袋里那堆事儿散了开去,留下一团混沌,他朦朦胧胧地跟自己说新年快乐。

然后门嘭的一声被推开来了,本命年的小家伙穿着棉质睡衣站在门外,抱着一场大被子,“我做噩梦了…”

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怯,二宫抿了抿唇,“哥哥,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

樱井分了一半的床给二宫,又很慷慨地伸了一只胳膊给他枕着。

“这样还害怕吗?”他拍了拍二宫的背。

二宫躲在他怀里,摇了摇头。

“哥哥,”二宫的声音由被子里传出来,闷闷的,“对不起。”

樱井捏了捏他的脸,又顺手揉乱了他脑后软软的头发,“傻小子。”

二宫抬起头,小男生的一双眼在夜色下亮晶晶的,好似有泪,“新年快乐,哥哥。”


评论(28)
热度(149)

© 兔村 | Powered by LOFTER